第四章 扭曲在生與死之間(1 / 2)

猩紅法則 又見自在 2110 字 2022-10-31

筆趣閣 www.18xxs.com,最快更新猩紅法則最新章節!

看著死豬般翻倒的胡金花,趙白城其實要比趙富貴更加驚愕。

以往胡金花要收拾他,好比是用牛刀來殺雞崽子,三下五除二就能捶個死去活來。除了咬牙硬挺,趙白城從來沒有其他選擇。

但今天,就在剛才,他卻如此簡單地逃過了一劫,連頭都沒回、手都沒抬,整個過程就像吃飯穿衣那么自然而然。有那么一會他甚至覺得能聽見胡金花揮手時的風聲,身體完全在自行躲閃,不需要去看,也不需要去想。

面對攻擊,是個活人都會躲,這是本能反應,但趙白城卻不明白自己的這種反應從何而來。之前他只是莫名其妙地知道,正在進行的就是最節約體力最有效的閃避方式,即便大娘合身撲來,自己需要移動的范圍極限也只在三步之內。

三步。

斬釘截鐵般的確定。

趙白城全身的寒毛都已經豎起,他仿佛成了一個旁觀者,如山洞里的骷髏一般,在冷冷看著開始變得陌生的自己。

從發現白骨骷髏,到被面具吸血,再到那些或濃黑或妖紅的細絲如蟲群般鑽入體內——他經歷了有生以來最為離奇也最為恐怖的遭遇,現在事情卻還沒有結束,反而像是剛剛開始。

是那些小蟲在幫我嗎?

趙白城一顆心跳得猶如擂鼓,在趙富貴扯著嗓子的呼救聲中,下意識地再次按了按臉龐——觸感溫軟,毫無異樣。

趙富貴常被老婆痛毆,卻因為死要面子而從不吭氣。這會兒他大呼來人幫忙,幾個聽到動靜的鄰居暗笑不已,只當他是被打得狠了,慢悠悠趕來後才發現倒在地上的居然是胡金花,不免大為驚訝。

農村里磕磕碰碰根本不叫事,一個婆娘邊上前掐住胡金花的人中,邊抬頭打趣:「這太陽是打西邊出來了,富貴翻身了啊!」

片刻後胡金花透出一口長氣,昏昏然被扶起後發現眾人臉色古怪,很快如嚎喪般開始哭罵,把大腿拍得噼啪響,「這是造了哪門子孽啊……嗚嗚,我這個做大娘的要被侄兒打啊!」

鄰居都是一愣,紛紛將目光轉向站在旁邊魂不守舍的趙白城。

一個躺著像座肉山,一個站著如同豆芽。真要對著干的話,只怕小狗剩會被母老虎的一身肥膘彈得倒飛出去,這「打」字又是從何談起?

也不知是被老婆罕見的葵花帶雨狀,激起了爺們本色,還是覺得在外人跟前丟了大臉。趙富貴突然大步上前,舉起瘦骨嶙峋的胳膊,用盡全力一記耳光甩向趙白城。

這一下突然發難,旁觀者還沒來得及反應,趙富貴的手掌已經到了趙白城頰邊。他個頭再小,畢竟是個成年男人,誰都看得出要是抽個結實,只怕趙白城連爬都爬不起來。

趙白城仍在怔怔出神,但身體卻自己動了。很小的動作,他的雙腳如釘子般釘在原地,上身微微後仰,隨後收縮目光,看著抽來的手掌從鼻尖不到一寸的地方掃過。

趙富貴反被自己的力道帶得剎不住勢,整個人打了個旋,一頭撞在地上,滿嘴是血,哼哼唧唧吐出半顆門牙。

鴉雀無聲。

娃娃家靈活點並不奇怪,讓眾人驚愕的是趙白城直到最後瞬間,才動了這么一下,別說是慌張害怕,就連半點表情變化都沒有。反倒有點像他才是大人,在戲耍張牙舞爪的孩子。

趙白城猶豫了一會,想要伸手去扶趙富貴,注意到對方驚怒交集的眼神後,終究還是打消了念頭,輕聲道:「大爺大娘,你們要打就小點力氣打,省的摔了。」

他腦子里一片稀里糊塗,這句話倒是處於好心。但在胡金花夫婦耳中,卻成了莫大的諷刺,臉上都是**辣的發燒。

「弄了半天是自己摔的啊,我說呢!」鄰居中有人嘀咕了一句。

趙白城默默走回自己的小屋,掩上了門。寧老大說過,萬事不過一個「理」字,趙白城覺得自己今天並沒有做錯什么,倒也坦然無畏。

趙富貴兩口子你看著我,我看著你,神情都是一般的精彩。胡金花捂著頭上磕出的大包,咬牙切齒,卻再也沒了繼續追打的念頭。在她的理解范圍里,今天的事情就只能用「撞邪」來形容,想到趙白城死去的爹娘,不禁悄然打了個寒戰。

下午趙兵趙勇放學回家,到了廚房一看,鍋台冷冰冰的,什么吃的都沒有。等看見躺在床上不聲不響的胡金花,兩人才知出了事。

彈小鳥那檔子事被趙兵趙勇視為奇恥大辱,沒跟任何人提過,卻不知正中了寧老五下懷。對彈那會,趙兵頗有心計,還知道動作大、力度小。而趙勇卻害怕凶神惡煞的寧老五當真會割了自己的雀雀,不敢不用力,抓著哥哥胯下猛彈。可憐趙兵這兩天都得蹲著尿尿,連手不敢去碰那又紅又腫的小東西,心中早就把趙白城恨出個窟窿來。

如今連母親都吃了癟,趙兵再也按捺不住,知道親老子沒法指望,便偷偷拽著趙勇出了家門,要去找舅舅出頭。

「狗剩能找大人幫忙,咱們也去找!到時候舅舅收拾寧家那幾個,我倆就摁著狗剩打,看看到底誰厲害!」趙兵在路上大叫。

「小舅還在坐牢哩!」趙勇的話像是潑上頭的冷水,讓他慢慢停下了腳步。

胡金花娘家在十多里以外的天門村,家里兄弟四人,排行最末的五弟胡彪常年跟一幫大癩子廝混,心狠手黑見錢不要命,算是跺一跺腳全村都顫的人物。幾年前,他在搖單雙的賭場里放水,也就是高利貸,後來因為水錢收不回來,當街將人砍得血肉模糊,至今仍在蹲苦窯。胡金花在牯牛村與人起沖突,常會把胡彪掛在嘴上,說是等我弟弟出來就怎么怎么,氣焰囂張至極。

趙兵要搬救星,心里倒有八分是想仗小舅的勢,被趙勇這么一提醒,頓時如同泄了氣的皮球。

小舅還沒放出來,嚇嚇一般人能行,寧家兄弟個個都凶,會買賬嗎?狗剩要沒有他們在撐腰,還不是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現在到底該怎么辦?

趙兵愣在原地想了很久,心中漸漸有了計較,冷笑著把傻愣愣的胞弟一扯,「走,回家!先弄點東西吃,吃飽了有勁了,咱們就去找狗剩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