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力量(1 / 2)

猩紅法則 又見自在 2199 字 2022-10-31

筆趣閣 www.18xxs.com,最快更新猩紅法則最新章節!

寧小蠻聽到敲窗動靜後嚇了一跳,等推開窗戶看見趙白城,顯得又驚又喜,豎起指頭「噓」了一聲,打著手勢讓他爬進屋子。

窗戶太高,趙白城踮著腳才能看清里面,此刻飢火中燒,也顧不得找東西墊著,一跳一扒,竟是輕而易舉翻了進去。

寧小蠻收起了娃娃,大概是在擔心先前的自言自語已被趙白城聽見,神情有些靦腆,但更多的卻是好奇,「狗剩哥,你來找我玩嗎?我爹跟人喝酒去了,我媽睡著了,咱倆悄悄玩。」

她穿著貼身的小褂小褲,更顯得嬌美可愛,又哪里有什么過家家的「媽媽」樣子。趙白城卻顧不上笑她,兩眼發直道:「有沒有吃的?我餓。」

寧小蠻一呆,現出憤然神色,「你大娘真壞!狗剩哥,你等著,我給你拿去!」

做哪行吃哪行,寧老大家里從來不缺葷腥。寧小蠻直接把整鍋骨頭湯端了進來,一路上歇了好幾回,邊走邊偷眼瞅著大屋,唯恐母親醒了會把趙白城嚇跑。

回到房間放下湯鍋,她又轉身出去打飯,特意挑的大碗。趙白城早已急不可耐,撈起肉骨頭如狼一般啃,等飯送來,接了筷子三兩口便扒下半碗。

「好吃不?」寧小蠻見他恨不得把鍋吞下去,極為高興。在醫院時趙白城常沒胃口,她就想著法子哄他吃東西,現在卻變成了他主動要東西吃,吃相還這么嚇人,身體自然是已經大好。

趙白城嘴里塞滿東西,只知道點頭。

一頓飯吃得活像是豬八戒進了高老庄,直到寧小蠻把柴灶大鍋里的鍋巴都刮得半點不剩,趙白城才勉強吃飽。小丫頭看著他明顯隆起的肚皮,很是心驚膽戰,「狗剩哥,你會撐死不?」

「大概不會吧……」趙白城心里同樣沒底,起身走走居然沒多少不適感,只是肚子一顛一顛頗為累贅。

他逐漸明白過來,光憑自己,像這樣不要命的吃法只怕早就撐死了,那些蟲子應該才是真正的餓死鬼投胎。有一點讓他覺得頗為奇怪,沒來時滿心想的都是肉,等肉吃到了嘴里,卻似乎總覺得少了些什么。就如同撓癢癢沒用夠力氣,體內的躁動淡化了許多,但仍然存在。

趙白城有點摸不著頭腦,不好意思抹了嘴就走,卻又找不到什么話說。好在寧小蠻生性活潑,嘰嘰喳喳倒也沒片刻冷場。

從跳房子贏了誰,到丟沙包誰耍賴,趙白城只聽得眼冒金星,見三個竹節娃娃被放在床頭,便隨口問道:「這娃娃是你爹做的嗎?」

寧小蠻點點頭,拿過來一個個給他看,「這個是阿布,這個是果果,這個……」說到這里停了停,頰邊漾出小小酒窩,「這個大的是狗剩哥,我讓我爹前兩天剛做的。你不在,我就跟它玩兒。」

趙白城拿在手里拉了拉串竹節的繩子,那娃娃便噼啪作響,紐扣做成的手腳動個不停,像在打拳。他雖說遠比同齡人早熟,但畢竟還只是個孩子,一時玩得興高采烈,頗為羨慕寧小蠻能有父親陪在身邊。

「要是我爹還在,我就要個木頭槍!」趙白城一句話出口,隨即想起就算自己的父親還活著,也未必肯給做,神情漸漸黯然。

寧小蠻看出他的異樣,想了想,把剩下兩個小竹節娃娃也遞了過來,「狗剩哥,我把它們都給你啊!等我爹明天回來了,我再讓他給你做木頭槍。」

趙白城奇怪地看了看她,並沒有接,「都給我干啥?」

「它們是一家人,得住在一起啊!你喜歡就都拿去。」寧小蠻滿臉認真。

「我不要自己舉著自己玩。」趙白城咧開嘴,拎著大娃娃晃了晃,「小狗剩,加阿布跟果果,再加小蠻,這樣人才齊啊,還是留在你這里最好!」

寧小蠻這才發現一大一小兩個狗剩湊到一塊,好像確實有點別扭,吐了吐舌頭笑了。

趙白城早已知道人情冷暖的滋味,見寧小蠻當真是對自己極好,心頭不禁熱乎乎的。他原本想好要告訴寧小蠻今天發生的古怪事情,此刻卻猶豫起來,只怕一旦說出,小丫頭便會把他當成怪物,從此再也不像這樣待他了。

一直呆到天蒙蒙亮,趙白城才翻窗離開。臨走時他幫已經睡著的寧小蠻掖了掖被,拉滅了燈。在醫院時,寧小蠻學著母親照顧人的舉動,也常幫他把被蓋得嚴嚴實實,怕一不小心傷口就受了風。直到如今趙白城回想起來,寧小蠻小心翼翼的模樣仍在眼前。

我要是死了,她一定會哭吧?

趙白城頗為沮喪,那些小蟲的存在像塊沉甸甸的大石,壓得他透不過氣來。村子里靜悄悄的,人們都還沒起。幾條土狗在路邊「嗚嗚」地咬成一團,也不知是爭搶什么,趙白城轉頭看了看,慢慢停下了腳步。

極淡的血腥味從涼風中傳來,他用力吸了吸鼻子,跟著發現體內那股焦躁感已再次發作,變得強烈無比。

土狗正在撕扯搶奪的,是一只肥大山鼠——沾血帶腥,皮開肉綻,像塊即將四分五裂的破抹布。在牯牛村,狗拿耗子向來不是什么稀罕事,它們常會成群結隊地鑽林子,不敢進入深山,但卻足以成為尋常小獸的天敵。

看著連內臟都從腹腔中擠出的山鼠,趙白城沒有任何惡心感,反而被土狗血淋淋的咀嚼動作引得舔了舔嘴唇。

比起寧小蠻家的肉骨頭湯,趙白城意識到那些小蟲、或者說是如今的自己,似乎更喜歡眼前這種生肉。經過半個晚上,隆起的肚子已經平了下去,他並不知道這樣的消化速度是不是正常,卻無比清楚地肯定現在又餓了,而且比昨晚更加難以忍受。

趙白城向土狗走去,眼神開始恍惚,沒有焦點。摸起一塊大石時,冰冷的觸感讓他稍微清醒了些,愣在原地。

人和狗是不一樣的,但他現在卻在對著一只死老鼠流口水。

幾乎逃也似的,趙白城奔向住處,生怕再過一會,自己就會變成怪物,被人發現然後活活打死。到了伯父母家中,他看到趙兵趙勇兄弟倆正站在小屋前,在探頭探腦地向里張望。

「你們干啥?」趙白城問。

「找你!」趙兵惡狠狠地回答。

沒過多久,三人先後來到村尾那口老井邊。趙兵趙勇見居然沒費多少周折就把對方弄來這里,心中都是暗喜,尤其是趙勇,一路上都在摩拳擦掌。

胡金花昨晚一直躺在床上扮死人,趙富貴又怒又臊,同樣沒心思做飯。趙兵趙勇放棄去舅舅家搬救兵的計劃後,不得不自己燒了點粥吃。兩人不比趙白城,平時在家基本上是油瓶倒了也不扶,這次費了吃奶的勁才燒好粥,結果還是糊的。等硬著頭皮吃完,人已是又累又困,也顧不得報仇,一覺睡到了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