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故人如昨(1 / 2)

如火 花兒微笑 1083 字 2022-11-02

筆趣閣 www.18xxs.com,最快更新如火最新章節!

「公子,」元官雙眼模糊中,尖銳而難聽的聲音破喉而出。「你叫什么名字?」她問,到後面聲音越來越弱,幾乎讓人聽不見。站在她面前的這個男子,縱然是過去千百世,她也不能忘記他刻在她心里的模樣。

他拿住她的手,帶著淺淺淡淡笑意的臉面微微的看向她。而後一筆一劃的在她的手上寫下自己的名字。「閭、丘」他帶著喑啞的聲音緩緩的跟她說道。

他說他叫閭丘。

一如最初相見那時。

他搖著象牙白骨扇,穿著一身的黑紫色,略顯邪魅。卻不失一種雍容華貴的感覺。他就站在那里,猶如神袛一般俯視所有的人,臉上依舊是帶著淺淺淡淡的微笑。從看到他的第一眼起,她便愛上了他。

如今相見,卻恍如隔世。

她微微的眯起眼來,想要努力的看清他。樣子,聲音,名字……所有的,都沒有一絲的改變。下一秒,她卻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猛然抱住了他,不停的呢喃道:「閭丘,閭丘。我是元官……」而後一陣氣血上涌,從她口中噴濺出來。

元官算是徹底的暈闕了過去。

夢里。

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三個人的快樂時光。她生性木訥,不大愛說話,但是愛聽著閭丘和子車他們兩個說著話。閭丘總愛穿著一襲的紫黑色衣物,而後頭發只在末梢處用一根黑色細繩系著。沒事總愛扇著扇子。

元官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坐在他們兩個的旁邊,徑自一人喝著酒水。偶爾有時候會插一下話,說著不關緊要的話語。而閭丘總會為了逗子車出聲笑出,想出一個又一個的笑話。那時候,往往是子車一個人在笑。

而後閭丘和元官都會看著她。元官擅長煮酒,她總是一個人在旁邊靜靜的搗弄著那些如綠泥一般的新釀造出來的酒液。她也總是喜歡當一個旁觀者,一個在背後靜靜的看著這一切的人。但是,自從子車死了之後,一切卻都變換了顏色。

子車不同於閭丘和元官一樣都是遠古的上神,她會老,會病,會死。那天,已記不得是子車病重的第幾天。她蒼白無力的躺在床上。臉上依舊是掛著那種貌似幸福的笑容。她偶爾會和陪在她身旁的元官說說話。

那段時間里,子車不知為何和閭丘鬧了矛盾,彼此已是有十多天沒有再見到面。等再見面的時候,閭丘卻是看見元官拿著一把凡間斷刃刺進了子車的心口處。那一剎那,閭丘覺得自己幾乎是快要瘋了。

一個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一個是自己最愛的女子,可是現在,那個最好的朋友卻是要殺了自己最愛的女子。閭丘每每想起這一幕的時候,都會覺得……有一股不知名的氣流盤旋在,梗在,心口間,讓自己幾乎要窒息而死。

其實事情究竟是怎么樣的呢?

元官已經不大願意想起。

但是事實就是,在閭丘推門而入的那一剎那,子車放了一把斷刃在元官的手上,而後抓住元官的手就往自己的心口刺進去——

有多狠,有多痛,也只有子車自己知道。

做完這一切之後,子車用著只有她和元官能聽到的聲音,笑著說道:「這樣,你們就永遠都不能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