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從這里爬出去(2 / 2)

她是邢父身邊的高級助理,年紀輕輕就坐在了這個位置上,那天邢父帶著自己去談合作,如果不是那場意外,邢父如果不是為了保護自己他就不會死掉,刀子插在邢父的腹部,當場死亡。

「……」

他一腳踢開了那只帶血的手,淡漠的站在那里:「把她丟出去,以後,不許她再踏入邢家大門。」

「邢梟……」

陶薇薇帶血的手被他踢開,傷口的疼,疼的她幾近暈厥。

門口突然間闖進來一輛車子,橫沖直撞而來,門口的佣人沒有攔住來人,黎紹瑾從樓下跑上來,看到渾身都是血的陶薇薇,身後是拖出來的血帶,黎紹瑾腦海里頓時一空,走過去抱著陶薇薇:「薇薇……」

陶薇薇的目光還望著邢梟離開的方向,黎紹瑾伸手想要將她抱起來,陶薇薇將他給推開,他瘋了似的吼道,「陶薇薇,你是瘋了嗎?你不要自己的命了?」

陶薇薇什么都想不到,她推開黎紹瑾又爬了回去抓著帶血的手指,死死地、緊緊地抓著那只手指頭。

手指上還有她的戒指,她的訂婚戒指。

陶薇薇努力的笑起來:「我的戒指還在,邢梟……你不能不要我了……」

邢梟背對著她立著,走到靈前去點燃了三支香插在靈前,陶薇薇掙扎著想從地上站起來狠狠地跌在地上。

「薇薇,我帶你走。」黎紹瑾再也看不下去,抱著陶薇薇便轉身往樓下去,陶薇薇身上的血好似水龍頭似的怎么都堵不住,剛剛坐著的地上留下一大灘鮮紅的血,刺目驚心。

她已經徹底的暈死過去。

黎紹瑾抱著陶薇薇站在靈堂,看著黑白相框里冷面肅穆的中年男人,眼底里有哀思,再看懷中已經暈死過去的陶薇薇,他盯著邢梟高大的黑色背影咬牙說道:「邢梟,你會後悔的,你一定會後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