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意外的相識(1 / 2)

大國無疆 火熱人生 2693 字 2022-11-07

筆趣閣 www.18xxs.com,最快更新大國無疆最新章節!

「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也無法可說。不妨請你們老板自己出來看看,我不知道我自己全身上下哪點遭你覺得不對勁兒了。我就是一個來應聘的機械工程師,雖然沒有什么大學的畢業證、肄業證之類的東西,但我相信我有足夠的能力勝任公司分配的工作。」

這聲音發生在一位身高一米八五的『超高華人』和一位金發美國女秘書之間,男的叫張宇,進這家美籍華人公司來就是討一口飯吃,沖的就是這家公司高薪招收機械、化工等行業的技術人才,工程師級別的人物更是待遇頗高,而且最重要的一點,這家公司號稱絕對沒有任何的種族歧視,這對在美國活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華人們而言,簡直如同天上天上掉下來的大餡餅,生死關頭捏住的救命稻草,所以對於肚子里已經有些空曠的張宇而言,這種公司是打著燈籠火把也難再找到一家的。

從初始的測試到接下來的面試招聘官,這兩個環節還是由美國人來負責,正當張宇還懷疑這家公司究竟是不是以華人為主的時候,他卻被通知獲得了通過資格,也就是說半只腳甚至半個身子已經踏入這家公司,而剩下的最後一個環節也相當簡單,就是見見老板,讓老板了解了解自己未來的員工。

對於這樣一個結果,張宇自然非常滿意,當他還在夢著自己如何如何升官發財為公司做出多大貢獻的時候,負責交接的秘書怎么都不相信眼前的事實:一個華人能有一米八幾的身高、儀表端正、相貌堂堂。轉念一想,她的老板不也是華人,同樣有著近一米八的身高也同樣帥氣,但仍舊讓她懷疑的一點就是張宇自稱他就是那位已經獲得應聘資格的華人機械工程師。細心的秘書反反復復查看手中的資料,這個只寫了出生年月地點的家伙,連家庭背景、學歷、工作經歷什么都沒有的人物,更加令人懷疑了,所以一陣爭吵就在所難免了。

「好吧,剛才算是我的失禮,我誠懇的向您道歉,不過我請您相信我陳說的是事實。另外,如果你始終不願相信我的真實,那不妨請貴公司老板出來,讓他親自見我一面,考一考我,讓他決定是否錄用我。恪盡職守的美麗秘書,您覺得呢?」一直爭論下去,只會讓雙方更確信自己的答案,冷靜下來的張宇很快變化了態度。[]大國無疆1

「好的,先生。我可以讓我們的老板特別接見你一次,但是能不能把握住機會就是你的事兒了。」說完,秘書捏著輕飄飄的資料踏著輕快的高跟鞋很快消失在走廊拐角,約么五分鍾之後她微笑著走到張宇面前說道:「我們老板聽說您是一位華人非常高興,您和他的對話將不會有任何的時間限制。請吧!」

「好的,謝謝。」張宇突然覺得有種不安的感覺,說不清為什么,就沖剛才女秘書進出前後的態度,難道真的如外面的人所說,這公司的老板有「怪癖」,還特別喜歡黃『色』皮膚的,想到這兒張宇不禁一陣冷汗,不過為了工作他還是毅然整理了一下衣冠跟著秘書出發了。

「你就是張宇?」剛剛一進門,在一張放滿各種文件資料的書桌後的一個年輕人便對著張宇說道。「先請坐,我們有時間慢慢聊!」說完,年輕人示意秘書為張宇端來一張皮椅。

屁股剛一落座,張宇突然有種『回家』的感覺,剛一門其實張宇已經注意到這家公司老板的辦公室布局,俗話說老板和員工天生就是敵對關系,知己知彼才能高薪高福利,然而一陣快速掃描的結果卻令張宇心底有一種回家的感覺,並且伴隨著一陣更加強烈的不安,尤其是坐上了轉輪皮椅看到老板的裝束之後。

秘書知趣地離開之後,張宇正式開始了和老板的對話,千篇一律的對話無非就是圍繞著工作和未來待遇的問題糾纏,當然興趣愛好和家庭情況還是需要微微了解一些的。

「明天開始,你就可以正式上班,試用期為一個月,薪水為正式工資的一半,公司可以提供免費住宿和三餐供應,但無醫療保險。。。。」年輕人說著說著,意識到自己好像說錯什么的時候,對面的張宇已經皺起了眉頭。「我說的醫療保險不是其他意思,簡單的工傷之類事故公司可以為你提供一定幫助,當然公司也有醫務室,發燒感冒之類的可以免費救治!好吧,願意就可以在這份文件上簽字了。」

「哦,原來是這個意思!」張宇雖然嘴上答應了一嘴,但心底的不安感覺已經更加強烈,另一個時空里經過嚴格訓練的他不會聞不到異味,但這絲異味怎么也不能讓張宇產生危險的感覺,只好將它當成第一次應聘上班的恐懼感吧!

張宇剛一走出公司大門,剛才還待過的老板辦公室就有了另一段對話。

「立刻叫人跟蹤調查一下他,不過千萬不要『露』出什么馬腳!」年輕人很是輕聲地對著另一人說道,他心底有太多的疑問和不解,能夠連過兩關且獲得優秀評論的年輕華人,中國人什么時候出了這樣的奇才,滿清外派留學生不見得有這樣水平的留學生出現,而且既然是來應聘,誰還會穿一身非常不合體的衣服來。總之,有太多的疑問讓人心生警覺。

第二天的早上八點,正式上班的張宇並沒有一絲的興奮之感,昨天應聘之後發生的事情讓他很不愉快,已經不乏一次想要辭職不做的他想了想那高的離譜的違約金,還是硬著頭皮來上班了,不過在此之前他需要先搞清昨天的那件不愉快之事。

「我很失望,非常非常失望!」

「不要提你失不失望的問題,我只想問你一句,你究竟是何方神聖?」

張宇剛一進公司就被秘書叫到了老板辦公室,感覺正和他意的時候,秘書轟然的一聲關門聲提醒了他這個房間只有他和年輕老板了,所以張宇直接表示了心中的不滿,而沒想到桌子後的年輕人更快,直接把剛才還占理自我感覺具備優勢的張宇噎住了。

「不要給我說你是大戶人家的兒子,因家庭突遭變故所以讓你這么一個品學兼優的愛子流浪海外,甚至到了只有住公園的份兒;也不要給我說你是什么天才之類的話,這個世界已經有了一個自學成才的愛迪生,基礎文化教育都沒影兒的滿清是培養不出你這樣的怪物的。而且,身手還不錯嘛!」年輕人一開口便說出了昨天所發生事情的主要緣由,那就是懷疑與對抗懷疑,跟蹤與反跟蹤,直到最後被跟蹤那人實在忍不住出手傷人。

「你在國內也是這樣暴戾?如果我說得沒錯,估計國內肯定是犯下了命案才奔走到美國來的吧,紐約警察們還真是吃白飯的,讓你這么一個怪物招搖撞騙這么長時間!你應該不屬於這個時代,對吧?或許你也看出了我的來頭,我無所謂,但你的處境非常令人堪憂。」

「我總算知道為什么我的畢業成績為合格,而不是和其他學科一樣的優秀,刻意的偽裝永遠會『露』出不可避免的瑕疵,真實的永遠是真實的。」張宇被人識破了身份,第一次執行任務的失敗加上第一次「實戰」身份偽裝技巧的他終於認識到自己的不足,明白了當初基地為什么給他一個合格而不是優秀的原因,也明白為什么不能執行外勤任務的緣故,連一個小小公司的老板都很快發現了自己的來路不明,自己還有什么話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