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漂亮秘書(2 / 2)

通天之門 紫——蛋 2182 字 2022-11-07

林紫芸不自然的後退一步,誰知道,地上剛好有一個香蕉皮,她好巧不巧踩在上面,整身子朝天昂去,眼看是要摔個四腳朝天。

韓毅到底是受神聖光門里,那兩位精靈訓練過的,肉身更是擁有三級的實力。

他快速上前,雙手閃電般的抱住林紫芸的細腰,林紫芸這才避免摔個四腳朝天的尷尬境地。

林紫芸條件反射的抱著韓毅的脖子,心臟跳動加速,冷汗都出來了。

剛才若不是韓毅抱著她,她就慘了,不摔個進醫院,也會形象全失。

兩人此時姿勢有些……咳咳。

韓毅緊緊抱著林紫芸的細腰,林紫芸抱著韓毅的脖子,兩人的下身緊緊連在一起,而小韓毅這時居然升起國旗。

頂在林紫芸的下體處,還在跳動。

「好軟,好舒服。」韓毅忍不住的更貼近了。

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離接觸一個成熟美女,成熟女人的體香,以及她成熟的肉身,讓韓毅有些迷戀,不自主的在林紫芸細腰上抓了抓。

「砰!」

這時,一聲巨響傳來。

教室門被撞開,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同學,扛著剛才暈倒的老師走出來。

這位同學見到韓毅居然抱著林秘書,站在門口愣了。

傻眼了。

在這同學背後,還有許多其他的同學,他們也紛紛看見了這一幕,一個個吃驚的看著韓毅,太牛了。

簡直就不是人啊,妖孽。

第一天上課,揍暈兩個老師。

把校長的秘書抱在懷中,兩人的姿勢好曖昧。

而讓人驚奇的是,林秘書居然沒有生氣,相反還抱著韓毅的脖子,那姿勢,就好像啪啪啪時的姿勢。

「啊!」林紫芸醒來,連忙推開韓毅。

力氣出奇的大,韓毅居然退了一小步,還好韓毅身體結實,不然,還真會被林紫芸推倒。

雖然只是一小步,但也有很大的力量了,要知道,韓毅的肉身力量,在地球上已經是數一數二的高手。

這讓韓毅不由眯眼打量林紫芸一眼,眼中閃過一絲異樣。

「我踩到香蕉皮,差點摔倒,還好韓毅同學扶住我。」林紫芸連解釋道。

「明白。」高大男子點頭道:「我先送老師去醫務室,你們繼續。」

說完,一溜煙的跑了。

其余的同學也跟上去,朝著學校醫務室跑去,看林紫芸跟韓毅的眼神中,充滿了別樣的味道。

「真的是踩到香蕉皮了。」韓毅對著他們背影喊道。

幾個跑在後頭的同學聽到韓毅的話,回頭給了個曖昧笑容,隨後,也是快速跑了。

「現在的高中生,怎么個個都不純潔了?」韓毅聳聳鼻子,無奈的說道。

「這次被你害死了。」

林紫芸紅著臉說道,白了一眼韓毅:「走吧,跟我去校長室,你又搞暈一個老師,他醒來,肯定會找你麻煩的。」

「好吧,還真需要去解釋一下。」韓毅點點頭。

來到校長室,林紫芸把事情解釋了一遍,聽完林紫芸的解釋,杜彬海這位校長徹底的服了面前這位少年,扶著額頭,全身顫抖,好像馬上就要暈倒似的。

他有種想吐血的沖動,果然是他偶像的家人,一個德行,真不讓人省心。

「小林啊,我單獨跟韓毅說幾句,你先出去。」杜彬海揮手說道。

「好的。」林紫芸點頭道,擔憂的看了韓毅一眼,走出校長室。

她也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如此擔心這位剛認識的男孩子。

等林紫芸將門關上,杜彬海這才一指旁邊的沙發:「坐吧,我們需要好好談談。」

韓毅沒有客氣,直接坐在沙發上,杜彬海坐在對面沙發上,雙眼對視著韓毅,韓毅也看著杜彬海,兩人開始了眼神的戰斗。

最終,這場眼神戰斗,杜彬海輸的一塌糊塗,首先移開了視線。

他實在是受不了韓毅那深邃的眼睛,就好象一潭死水,不知深淺!很容易讓人迷失在其中,又好似浩瀚的大海,宇宙,時而寧靜,時而波濤起伏。

「為什么要這樣做?難道仗著我不敢開除你?」杜彬海問道。

「沒有。」韓毅搖頭道。

「那是為什么?這才第一天,你就搞暈兩個老師,這要是以後,還得了?」杜彬海皺著眉頭說道。

「別說的這么難聽,什么叫搞暈?他們又不是女人。我搞他們做什么?」

韓毅翻著白眼說道:「就算他們是女人,我也不喜歡,我喜歡大美女,對了,你那秘書不錯哦,沒被你潛規則吧?她有男朋友嗎?」

「額!」杜彬海愣住,他完全沒想到這方面去。

看韓毅的眼神,又變了。

面前這位,貌似很無恥的啊!說話還很直接,沒腦子一樣。

難怪那兩位老師會暈過去,杜彬海懷疑,自己再跟他多說幾句,自己恐怕也會受不了,直接暈倒在這校長室的沙發上。

「總之,算我求您了,以後別再惹事。這兩件事情,我會幫你擺平。」

杜彬海雙手合十,仿佛參拜廟里的神佛,對韓毅認真說道。

好似把韓毅當成廟宇里的神佛一樣,求他別給自己惹事了。

他雖然是校長,但韓毅一而再再而三的惹事,他也壓不下去啊,要知道,這里可不是獨裁主義,不是他一個人說的算的。

就算是他一人說了算,他也要堵住其他人的嘴啊。

「為了掩人耳目,你必須受點懲罰,本來之前只讓你掃一個月的地,現在看來要加大量,半年吧。當然,包括全校所有廁所。」

杜彬海直接說道:「不能再鬧事了,在鬧事,你在學校期間的衛生,都歸你了。」

他故意給韓毅找點事情做,希望可以讓韓毅長點記性,下次做事別這樣的獨特,別這么沖動,心底里嘆息,到底是年輕人,沖動啊。

不過,貌似那股熱血的沖勁,當年他也有,還真有些懷念。

「額,好吧。」韓毅聳聳肩道。他心里也有鬼主意呢,現在已經是高三,再過幾個月就要考試離校,哪有半年時間打掃衛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