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被主神搶走的系統(2 / 2)

「罷了!這世界新神夠多了,那些活了幾萬年的老神也該下去了。」

老頭像一尊雕塑,總是那么個表情:不樂不憂,不慌不忙,不躁不萎,不焦不愁。

話音落下,那老頭悄無聲息地來,再悄無聲息地離開,就仿佛從未出現過。

.................

醒來的瞬間,少女只覺得呼吸一窒,意識中的黑暗光色和眼前昏暗燭光瞬間出現了混淆,但是幾秒之後「他」已經從混淆里清醒過來。

自己此刻躺在一張木床上,蓋著的好像是獸皮制成的毛毯。不遠的木桌上點著一盞油燈,暗淡的燭火恍惚不定,牆角的灶台上正煮著一窩食物,只能看得見沸騰乳白湯面和不斷升騰的白色香煙。

彌漫的肉湯香味不可阻擋地沖擊著她的嗅覺神經,口中也跟著開始分泌大量的jin液,甚至連肚子都開始不爭氣地咕咕作響。

那種劇烈到能讓人痙攣的胃痛,讓她認為自己至少也有十幾天沒有吃東西了。

她實在無法忍受這種跟抽筋似的飢餓感了,剛要試著起身,木屋外一陣狗吠,木門突然「嘣」的一聲被推了開,一個陌生的中年女人走了進來。

「閨女你醒了?是不是餓壞了?」這中年女人穿著身粗布布衣裳,一舉一動間,都有一股迷人的風韻和光彩,她見少女醒了,當即就放下手中的木盆就迎了上去。

「確實是餓了.....」少女訕訕一笑,有些不好意思。

等等!

剛才她叫我什么?

閨女?

猛地抬起手臂,她的臉一下子變得像窗戶紙似的煞白。

自己這雙手,手指細長,手掌小巧,觸感簡直就可以用柔弱無骨來形容。可就是這么一雙柔荑纖秀如蘭花,怎么看都不像是自己能夠擁有的一雙手。

她忽然有一種毛骨悚然的驚恐。

抬起的胳膊緩緩拉下壓在胸前的毛毯,把脖子壓得離胸部更近一些,對著自己微微隆起的胸部,顫抖著的纖細手指一下,兩下,三下點觸著。

她確信了,那種真真切切隔著衣服摸皮膚的接觸感告訴她,這就是自己的身體。一身裝束,就是傻子都看得出來是一套長裙,而且這樣式明顯就是古代特有的。

「女...女人..」

「我...我怎么..怎么變成一個女人了?」

少女的嘴唇哆嗦著縮成一團,牙齒格格發抖,她悲傷地伸出兩條胳臂,張開兩只痙攣的手抱住自己,眼前一黑忽一下子倒在枕頭上。

乍一看到眼前少女失魂落魄的模樣,中年婦女驚訝地瞪著眼,張著嘴,呆愣愣地瞧著她怪異舉動,久久不動,好像在向天發問:「這閨女是怎么了?」

再一看到少女失魂落魄的模樣又是一驚,騰地站起將她摟在懷里,輕撫著對方的腦袋,忙是一番安慰。

她臉上又是惋惜又是疼愛,面前的小女孩雖然臉上盡是灰土,年齡最多十七、八歲,但是露在外頭的肌膚淡然如雪,潔白嫩滑,竟無半分瑕疵。

尤其是那對垂著又彎又翹的漂亮睫毛下,那雙被被悲傷痛苦浸透的大眼睛,倉皇無助中透露出的高貴氣質,能夠看出絕對是個絕頂的小美人胚子。

「閨女你叫什么名字,說實話,我從沒見過像你一樣漂亮的女孩,你應該是莫城哪家富豪的千金吧?明天一早我就送你回去吧!」

「我叫許...許....」少女下意識地接口回答,話到一半就感到血液在太陽穴里發瘋般地悸動,腦袋像什么東西壓著,快要炸裂了。

我不是許巍....我是誰?當少女想到這個最可怕的問題時,自己的心發出強烈的一顫,雖然木屋里燭光依在,可是在心里總有一種快被黑暗吞噬的感覺。

我是誰?這個女人又是誰?我為什么會變成一個女人?她不斷地在心中發問,同時也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兩手不停哆嗦,全身也在微微顫抖著,自己居然無法控制著這種莫名的恐懼感,那恐懼就像是潮水,一波接著接一波,侵襲著自己的並不太清醒的意識。

冷汗把內衣緊貼在脊背上,少女下意識地打了個寒戰。

她目不轉睛的盯著灶爐中升騰火焰,咬著粉嫩的櫻唇強抑住腦中巨大的痛苦,小小地胸脯微見起伏,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已經布滿了可怕的血絲。

轟!

腦中一聲震響,記憶與痛苦如潮水般瘋狂涌來,一剎那、主神、紫衣少女、系統、陌生的場景人物一齊浮現在眼前,一股無法控制的憤恨的情緒,在心里翻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