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皮肉之苦(2 / 2)

乍出此言,整個大牢的空氣在瞬間凝結,詩善柔甚至能夠清楚地聽到自己那砰砰作響的心跳聲,那劇烈程度簡直就是要從胸膛中掙扎出來。

「你是詩善柔?老子還是天王老子呢!」

忽然響起的一道譏笑聲如瘟疫般蔓延開,整座大牢都爆發出震耳的譏笑聲,陣陣落落如潮水般此起彼伏。

「這娘們是想出去想瘋了!」

「哈哈!抽她!快點抽她!」

辱罵,輕蔑,嘲笑,像燒紅的烙鐵打在她的心上,她真的不明白,為什么所有人都不信自己就是詩善柔?就算是自己面上沾滿了泥污,也不可能看不出一點點的端倪吧?

為什么這些人甚至連懷疑都沒有,為什么個個都是如此干脆利落的否認?記憶中是不會出錯的,到底是他們有眼無珠,還是自己的記憶真的出了錯?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錯?

詩善柔想不明白,但是她可以肯定如果不能證明自己就是詩家二小姐,要么被拉出去砍頭,要么就在這個像是棺材般的牢房里恐渡余生。

正在躊躇如何跟這人解釋,就見他滿面陰郁地打開了牢門,不經意的一瞥,那眼神冷地就像是在看一個死人。

獄卒站在自己面前,詩善柔那張沾滿泥污的面容驟變煞白,一股不祥的預感的涌上心頭,使他心驚肉跳起來,「你!你要做什么!」

下一刻,他就到了自己面前。自己結結實實的挨了他一個耳光,半邊臉頰頓時紅腫開來,嘴角破裂,鮮血緩緩的流了出來。

「給臉不要臉,不給你點教訓我看你就不會長點記性!」

這獄卒從腰間解下牛皮鞭,詩善柔看到此,只覺得片體生寒,如墜冰窟,一張玉臉已變的死灰般蒼白。她心里明白,這一頓皮肉之苦是免不掉了。她自然也明白以自己這個嬌弱到打人都不痛的身體,這一番下來不死也得殘一陣子。

「你會後悔的!」

詩善柔只來的及吐出這么一句話就迎來了狂風暴雨般的抽擊,凌厲如狂風呼嘯的鞭笞聲讓人毛骨悚然,所聽聞者無不是雞皮疙瘩都升騰了起來。

痛嗎?痛!

恨嗎?恨!

她把所有怨恨埋進胸中,足足半炷香的時間過去,她竟是連半個求饒的字都沒有說,自始至終都未曾發出一聲慘叫。

獄卒不知何時離開了,詩善柔那小小身軀,蜷曲成一堆,頻頻抽動,口鼻之間的血跡已凝固。她目中盡是怨毒之色,面孔扭曲得變了形。加上遍身血污,簡直凄厲如鬼。

此刻她的思緒是亂七八糟的。在她狂熱的頭腦中,她對自己所遭受的痛苦明沒有明顯的觀念,對外界也沒有任何確切的印象。她的耳朵中老是在轟隆隆地發響。她所知道的只是,她的痛苦是極其可怕的,她渴望復仇,渴望無情的渴血的復仇。

她恨,恨她命運的多厄,恨她所遭遇的不公,恨她的身份不被人承認,恨她的體弱嬌嫩只能任人欺辱的可笑。

然而此刻耳邊卻是忽然傳來了一道蒼老的聲響,那話語讓詩善柔剎那間辛酸苦辣一齊涌上了心頭,淚珠猶如斷了線的珍珠般,沿著勻稱的面龐滾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