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不想成神成仙(2 / 2)

整整七百個穿越者,他為什么偏偏找到自己?

種種疑問凝在心中,她也升起過再回去詢問的念頭,可一想到老者的修真條件又不禁讓詩善柔升起了一陣無力的感慨。

她在地球時是一名典型的無神論者,不拜仙佛,不信鬼神,不服命運。

可經此老者所言她只覺得滿是諷刺,為什么?

自己曾經可是對所謂的鬼神仙佛是滿滿的不敬,甚至誹謗褻瀆之事都沒少做。

可他卻承認了,承認自己是什么狗屁天命者,還要拯救什么鬼世界?

這世界需要自己去拯救嗎?

那那些鬼神仙佛呢?

吃干飯的?

憑什么讓自己去拯救世界?

老子是欠你的?

就在詩善柔越覺得可笑的時候她忽然停住了腳步,因為她看到一只白鶴正閑庭信步般走了過來。

這白鶴有兩三人高,龐然大物,它正好奇的打量著自己,暗褐色的小眼睛眨呀眨的,甚至調皮。

一絲動人的甜笑綻放在詩善柔的唇邊,她的善意似乎是被這只灰鶴感受到,就見它又挪動了兩步,低下了修長的脖項,昂起了那可愛的小腦袋就在自己面頰輕輕磨蹭了起來。

詩善柔被它摩挲的很舒服,眼神也變得愈發柔和起來,「白鶴啊!這是我的夢境,你是如何出現在我的夢里。」

她也探出手心在白鶴脖頸間輕輕摩挲,又是不禁悵然一嘆:「那老者說要助我成仙成神,卻是要我背負一個拯救世界的名頭,你說我若是自己尋仙,修真成道,可以嗎?」

這白鶴極具靈性,它瞧著詩善柔惆悵的面容,發出「啊啊」的鳴叫聲,忽然它後退兩步撐開寬闊如巨型門板的翅膀,一聲長嘯,騰入空中,轉眼間便消失不見。

這白鶴一扇動翅膀,驚天動地,宛若卷起了兩道無形龍卷,那力道差點將詩善柔吹飛。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我的無奈,你哪能懂?」

詩善柔一個踉蹌好不容易才穩住了身子,當看到那白鶴不見了蹤跡,面上的那份凄怨的神情,的確是人見人憐。

「也許根本無人能懂。」

她如此安慰自己。

如果,如果自己成了英雄,在千百年後,後人指著自己的雕像前對小輩說,看!這個男人就是我們的英雄,是他拯救了我們。

若是這樣那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可如果千百年後有人說,看!這個女人就是我們的英雄,是他拯救了我們。

若是這樣,詩善柔只會覺得自己死不瞑目。

她只想以一個男人的身份流芳百世,讓後世無數少女為之心動。而不是以一個女人的身份,讓無數少男將自己作為意yin的對象。

這將不是流芳百世,而是第一個,異界的,蒼老師。

「或許我應該問問他修真能不能變回男人。」

突如其來的念頭讓詩善柔沉吟不決,也許這將是自己變回男人最快的選擇,也許會變成又一個壓抑心氣的莽撞舉動。

她決定要親自回去問問,雖然決定了,但是她仍舊在心里做好了遭受打擊的准備。所以她還有些膽怯,復雜的思想來到了她的腦子里,讓她走的忽快忽慢,也使她時而感到迫切的興奮,時而感到傍徨的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