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宋先生的婚後日常 第7節(1 / 2)

怎么可以說女孩子胖呢?就算我真胖了,他也應該誇我有肉感美了!

宋先生若有所思:「這樣啊。」

手一松。

我連忙抱住他脖子,整個人掛在他身上:「宋臨燈你又嚇我!!!」

宋先生重新抱住我,走過客廳昏黃的區域,暗色覆下,我看不清他的臉,只能聽見他聲音帶著點笑。

「嚇了你這么多次,你還是每次都上當。」

我不服氣:「那不是因為你就喜歡我上當么?」

「我有嗎?」

「你就裝傻吧你。」

每次他一嚇唬我,我總會想各種理由掛他身上,我這么聰明一女子,要不是為了他那點小心思,我會每次都裝傻上當嗎?

作者有話要說:

我又開始了短小的日常。

第14章

宋先生又是深夜才回來,我縮在沙發上睡得迷迷糊糊,他才靠近,我眯瞪著眼朝他伸出了手要抱。

「下次記得蓋條毯子。」他摸摸我露在外面的的胳膊和腿,聲音低低的,「空調溫度打這么低,身上哪哪都涼。」

他從來沒有說過「不用等我,早點回卧室睡」之類的話,因為他知道我肯定不會乖乖聽話。

我打了個呵欠,眼里都是水,順著他的動作往他懷里鑽,冰涼的雙手也忍不住朝他腰下的衣服里塞:「那你下次不要這么晚才回來。」

他頓了頓,沒說話。

隔天晚上,他回來得早些,我睡到半夜忽然驚醒,摸了摸旁邊的被子,空的,涼的。

宋先生應該是等我睡著後又出去的。

我趴了會兒,慢慢沒了睡意,索性裹著被子蹭去沙發攢睡意。

宋先生回來看見我又游盪到了沙發上,揉了揉眉心,對我這種認沙發的行為實在無可奈何。

早上睡醒,我下樓時感覺客廳怪怪的,給花園里的花草澆完水之後偶然一回頭,從落地窗看進客廳,忽然發現最顯眼的地方變得空曠曠。

沙發不見了。

我:「……」

晚上,宋先生六點就回來了,也沒跟我解釋為何一夜過後家里的沙發全部憑空消失的事兒。

半夜睡醒,我習慣性摸旁邊的被子,碰到硬硬的喉結。

他輕拍我後背。

我頓了一下,翻過身,拉起被角擋住彎起的嘴角。

作者有話要說:

短小的我毫不心虛地又來了)

第15章

蕭瑪說高中同學最近打算搞個聚會,離本市近的都來,問我要不要去湊熱鬧。

我是個宅女,當然第一反應就是不,蕭瑪早猜到我會這么說:「真不來?我可是聽說你老公高中就暗戀你了哦,你確定不來聽聽他是怎么暗戀你的?」

這我要不去還是人嗎?

聚會地點在一家外包的露天花園里,環境挺不錯,在蕭瑪的嫌棄下,班長和我聊了半天宋先生的「暗戀史」。

「其實吧,你們結婚之前,我一直以為我的感覺是錯的,你高三不是談了個男朋友么,臨哥畢業之後又毫無留戀地出了國,我就以為你們真是單純的青梅竹馬,誰知道你一畢業就和臨哥結婚了?」

「高一那年運動會,你記得不?你那次被趕鴨子上架跑三千米,名都報上去了臨哥才知道你要跑三千米,當天下午體育課他就從體育老師那兒要到了特權,拉著我們全班提了你名的人跑了整整一節課的步,我一男的真是大姨媽都要被跑出來了。」

「下學期分班,臨哥本來都選了理科,聽說你選了文科,也去跟老師講要選文科,當時我正好在辦公室,幾個老師死活不同意,最後拗不過他才放他走的。那誰,就那李光頭,數學老師,也帶我們文科班,以前不老嫌棄你數學差么?估計就是覺得你紅顏禍水,撩走了他手底下那么好一理科苗子。」

「對了,高二上學期,臨哥晚自習閑著沒事就翹課去小樹林喂貓,還給一只撓人最厲害的貓取了你的名字,有一次我和女朋友去那邊約會,正好聽見他叫那只貓的名字,叫楚小陳。」

「我女朋友特別喜歡嗑cp,她天天跟我說你們倆賊配,長得好看,青梅竹馬,一個暴躁傲嬌,一個笑面黑心,天生一對,搞得我總錯覺你倆一對。」

「元旦那天晚上我們兩班男生打完球去吃飯,臨哥先回去了,說和你約好了。當時我有點喝高,回宿舍的時候走錯路,拐到小樹林那邊去,臨哥正蹲在亭子的台階上逗那只貓,我腦子糊塗,加上被我女朋友荼毒得太深,脫口就問臨哥是不是特別喜歡楚小陳。臨哥以為我說的是那只貓,說喜歡個屁。」

「我當時酒就醒了,覺得臨哥曲解了我的意思,正想問他是不是喜歡楚陳陳的時候,你就來了。」

「後來也一直沒那個勇氣去問了。」

「臨哥出國前一天,把那只貓送去我叔叔家的寵物店,我那天在店里幫忙,看見臨哥不要那只貓的時候還挺心酸的,問他怎么不要這貓了。」

「他說這貓外面有別的貓了,他不同意,決定拆散它們,現在想想,估計那時候臨哥說的就是你有了男朋友,他想拆散你倆,但最後還是什么也沒做,反而出了國。」

「我前幾天登q發現臨哥竟然在線,就和他聊了幾句,問他既然早就喜歡你了,怎么不早點近水樓台先告白,他說他又不是畜生,當時你們還都沒成年,他下不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