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宋先生的婚後日常 第8節(2 / 2)

我:「……」

前男友這個詞聽起來,有一點讓人頭疼。

他說要慶祝,是真的慶祝,不只是我倆,全公司都收到了禮物,不知道的以為今天是什么法定節假日,一翻日歷才發現沒情況,一群人私下找我打聽怎么回事,我也沒好意思把我那點破事拿出去宣揚,隨便找了個理由敷衍過去。

當然,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我以後再也不用為了防止被錢非遠擄走而縮在家里不出門了!

我!終於可以自由自在地出門玩耍了!

……但是我果然更喜歡宅在家里做個米蟲。

蕭瑪最近自學寫詞作曲,整天待在家里譜曲,今天一大早給我打了個電話,說要借我家的鋼琴用幾天。

我說:「小提琴你要嗎?」

「要!」

「小號,大提琴,豎琴……」

「都要!」

「我看看還有什么……琵琶?二胡?嗩吶要不要,我覺得嗩吶賊牛批,它這聲兒一響,我感覺就像從地獄門口隨便溜了一圈之後又特別囂張地走了回來。」

蕭瑪也不嫌棄,全都打包帶了回去,順帶牽走了幾本音樂類型的書。

兩天後,東西怎么打包回去的,她就怎么打包給我送了回來。

「我覺得我不適合做音樂家,我放棄了。」她深沉地說。

我就知道。

「不過,我在一本書里發現這個。」她遞過來一張舊照片,「照片上面,你那時候還在念大學吧?」

我愣了愣,接過。

照片右下角有一點磨損的痕跡,像是被人捏著看了很多次,照片上面的人我很熟悉,就是我本人。

看頭發的長度,應該是大一剛軍訓完那段時間,頭發還沒到肩膀,臉和脖子被太陽曬得發黑。

照片里,我捧著一杯可樂坐在學校情人河邊的長椅上,望著河水發呆。

看角度,拍照的人應該是站在旁邊的橋上拍的。

蕭瑪把小提琴放回原位,說:「我記得你大學的時候和我說過,要是宋臨燈哪怕回來過一次,回來看你一次,你說什么也不會放他回去。」

但我沒等到。

不,應該說,我沒看到。

……

我笑了笑,把照片貼在手心,低頭狠狠mua了一口:「我短頭發真好看,黑了一個度也好看,我可真是個超級無敵大美人。」

蕭瑪:「……草,你真不要臉。」

我:「所以才能和宋臨燈登一個結婚證上嘛。」

單身狗蕭瑪受不了了,頭也沒回跑了。

她離開後,我在原地站了很久。

之後徹底搜刮了一遍宋先生的書房等我不常去的領地,翻出來一堆舊照片,大多是我大學時的照片,有些連我自己都沒印象。

宋臨燈怎么能這么可愛。

我吸了吸鼻子,鄭重地將照片放回原位,假裝什么也沒發現。

……

宋先生這段時間忙碌完,終於能閑下來,具體體現在他再也不用加班了。

他之前總是突如其來的加班,原來是為了我那點破事。

他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正在公交車上和一位老太太掰扯土豆究竟是脆的好吃還是面的好吃。

看見來電人備注,我立馬住嘴。

他問我去哪了,我說:「在體驗生活!」

「……」

「宋先生。」我抱著懷里的東西,笑嘻嘻地說,「等我回去,送你一份禮物。」

懷里抱著的是一個精致的相冊。

相冊里藏著許多許多,我自己都快要忘記的秘密。

大學那四年,不是只有他悄悄回國看過我,我也偷偷出國去了他的學校,親眼看著他和朋友們聊天,吃飯,看著他對別人笑,看著我的手機冷冰冰的沒有了他的名字的通話記錄。

真矯情。

我真矯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