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分(1 / 2)

臨近正午的陽光照射在一幢被鮮花包圍的精致別墅庭院內,潔白的月季投下一道淡淡的陰影。

在別墅二樓栽種的三角梅今年開的額外旺盛,就連一樓的落地窗旁也攀附著不少。

西側庭院中的陽光玻璃房內,一位身段柔美的女人正坐在象牙白的沙發上,此刻正低頭修剪著花束的根部,插入精致的水晶花瓶內。

保姆端來切好的水果,小心放在桌上,在得到女人後方的男人示意後才輕聲離開。

桌上的手機開始震動。

女人抬眸看了一眼來電顯示的名字,隨後拿起手機。

不遠處男人注意到了她的動作,看著她那纖細的手指摁下了接聽鍵。

「喂。」

她的聲音極清。

男人推了推鏡框,明顯有些意外。

女人搬進這里一周的時間,之前有不少電話打進來,但都是沒有接的。

老板還特別吩咐他,不要讓其他人打擾女人的清凈。有什么事由他去負責安排處理。

「好,我知道了。」

沒多久女人掛斷電話,將最後一枝修剪好的花束插入瓶中。

漫不經心拿過一旁早就備好的濕毛巾,擦了擦手。

「高特助。」

聽見女人輕喚,高特助合上面前的筆記本電腦,朝她看去。

女人如瀑般的黑發微卷,秀眉纖長,雙眼明澈,眼尾長而又平直,自帶一番清雅淡然的氣質。

此刻玻璃房內柔和的陽光照下來,眸光激艷,周身鍍上一層微微的金光。

只安靜坐在那里,就足以撩人心懷。

她就是司家的大小姐,司靈。

遲疑了幾秒高特助反應過來,面不改色回應道:「我在。」

司靈說:「去十一中。」

高特助疑惑,「司小姐去那里做什么?」

那不過是一所普通高中,距離玫瑰山庄開車也要一個小時車程,為什么突然要去那個地方?

似乎是察覺剛才的提問有些冒犯,畢竟哪有下屬問領導為什么的,又說:「抱歉,按老板的囑咐,這段時間我需對您的衣食住行負責。」

「你也一起。」司靈站起身,「讓廚師今天不用備餐了。」

說完便離開了玻璃房。

半刻鍾之後,司靈換好衣服坐電梯下到地下車庫,高特助站在黑色高級轎車旁候著。

高特助打開後座車門看著她坐了進去,為其關上車門,自己則坐進了副駕。

轎車緩緩啟動,開出玫瑰山庄。

出發前高特助將筆記本換成了便攜式的平板,在屏幕上敲敲點點後,轉頭看向後座的司靈,詢問:「司小姐,需要這邊先聯系校方的負責人嗎?」

司靈微微側目看著窗外,嗯了一聲。

高特助轉過頭,掏出手機撥出一道電話。

其實幾年前他見過萬洺集團的司總,為人高冷,言語犀利。

雖然只見過兩次面,卻也在他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

萬萬想不到,有一天他會受命負責照顧司總的親侄女,而自己的老板和司家居然是親家關系。

當他第一眼見到司靈,就能想到司總。那雙眼睛,簡直就是和司總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再經過幾天的相處下來發現言行上也像,都是惜字如金的主。

讓人不得不佩服司家的基因。

司靈看著窗外的人行色匆匆,陽光透過繁密的枝葉,斑斑點點落在街邊斑馬線上。

這里距十一中學還有兩三公里,司靈以前的私立中學就在這片區域。

曾經熟悉的街道升級後更新了不少新的店鋪。

她和湯嘉月就是初中時的同班同學。

不過……她們已經一年多沒見了。

到了校門口,高特助摁下車窗,與門衛溝通後,欄桿緩緩抬起,駛入校內。

這個時間點正是學校午休時間,所以校內不少老師學生從車旁經過,紛紛投去好奇的目光。

停好車,高特助率先下車,為司靈打開車門。

因為最近都不需要到公司,所以高特助穿著休閑,白色蠶絲短袖和黑色西裝褲,利落的齊耳短發,額前的劉海向後撩起,並且還帶著眼鏡,斯斯文文,清爽順眼。

二人一下車就引起不少周圍學生老師的注意。

剛到高二老師辦公室門口,就聽見里面傳出老師正在教育學生的聲音。

「戀愛影響學習,愛情影響前途。」

「馬上就高三了,對你們是很重要的階段,老師也都是為了你們好,怎么就不聽呢?」

「家里平日是怎么管教你的?」

話到這里,不知為何,老師卻沉默片刻。

也不再多扯其他的了。

「等下人到了我要好好說道說道。」

隨著是重重的一聲,書本砸在桌面上的聲響。

門口圍觀的人開始多起來,聽里面消停了,高特助上前敲了敲門。

「請進。」

高特助踏進辦公室,「我們找方晨晨。」

一名女老師聽見是找自己學生的,從座位上站起身,臉上堆著笑容,說:「您是方晨晨的家屬吧?」

高特助正想回答,司靈也走進了辦公室。

辦公室里的老師們既驚喜又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