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慮(1 / 2)

出了辦公室,司靈抬頭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烏雲密布。

果不其然,三人剛一上車,就開始下起了大雨。

方晨晨上車後,安靜地靠在一側,車外大片的雨撲面而來,被阻斷在玻璃窗外。

她抬頭朝外一看,不少學生朝她投來八卦的目光。

*

司靈換好衣服從卧室走了出來。

這套公寓的離學校比較近,是司靈的舅舅蘇元裴之前買下的,但因為他常年在國外,已經很久沒住人了。

整個房間藍灰暗色調,雪茄色的橡木地板,五米的挑高,掛著復古的水晶吊燈,及奢華又……悶騷。

方晨晨正坐在客廳看電視,穿著白色的棉質睡衣,在暗色的環境里額外顯眼。

她聽見響動朝司靈的方向看去,說,「高特助下班了。」

司靈挑了挑眉,在沙發上坐下,輕輕嗯了一聲,看著面前的餐食還一口未動,「怎么不吃?」

方晨晨有些拘謹,「等你一起吃。」

話音剛落,司靈伸手抬起方晨晨的下巴。

輕柔的觸感帶著淡淡玫瑰花香。

方晨晨微微愣住,一動不動地任由司靈查看自己的臉。

這是她第一次近距離的觀察司靈,長而微卷地睫毛微顫,感嘆著連素顏皮膚也這么白凈。

在方晨晨的印象中,司靈對她每次都是微笑著,眼神似乎含著秋水,溫柔平和。

然而長長的眉眼自帶的清冷疏離是天生的,在沒有表情時的倦怠感,似乎對一切都沒有興趣。

司靈檢查完方晨晨臉上的傷都已經上好了葯,才放下手輕笑道:「快吃吧。」

高特助定了一份牛油果沙拉又為方晨晨准備了一份葡式海鮮飯和一塊巴斯克蛋糕。

方晨晨拿過海鮮飯,吃了一勺後,微微睜大眼睛,開始大口大口吃了起來。

畢竟一天就吃到這么一頓,餓壞了。

「你先住這里,等嘉月過來。」

吃的差不多後,司靈抽了一張紙巾,擦了擦嘴角。

方晨晨此刻也吃飽了,正靠在沙發上休息。聽到這句話,坐起身來道謝:「謝謝司靈姐。」

接著又欲言又止,「那個我……」

司靈微微笑道:「沒事,別擔心。」

方晨晨松了一口氣。

司靈說:「這兩天已經幫你請假了,需要什么跟高特助說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