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1 / 2)

午夜,司靈站在陽台上,溫柔的晚風吹動她的發梢。

視頻接通後,她見蘇元裴身後的環境,提醒說:「開車就不要打視頻了。」

「對你舅舅的車技這么不自信?」蘇元裴架好手機,調整好角度,低頭系好安全帶,啟動跑車,「想好去哪玩了?」

「到時再看吧。」最近事情比較多,司靈也沒有想出去玩的興致。

蘇元裴目視著前方車輛,「怎么?」

「最近有事。」

「什么事?」蘇元裴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肘拄在車窗邊緣,支著下巴。

司靈有些不知道該怎么說,畢竟不知道蘇元裴聽後會是什么反應,「……我答應了朋友,去參加《桃園眷》的試鏡。」

蘇元裴挑了挑眉,他不像司澤那樣死板,他只在乎,「男主是誰?」

司靈回答:「是個小角色。」

正巧碰上紅綠燈,蘇元裴踩下剎車,黑著臉問:「劇組叫什么?什么眷?」

司靈:「……」

看來蘇元裴是以為被別人搶占了角色,只能演個小角色,「我沒……」

「我知道。」紅燈已過,蘇元裴繼續向前行駛,「不指望司澤那老家伙有用,舅舅回來就是給你撐腰的。」

提到這里司靈也沒有心情解釋了,她知道蘇元裴馬上就要回國了,但現在她垂著眼,眼神暗了暗,「我昨天碰見他了……」

「嗯?」

司靈不知道怎么開口,感覺「弟弟」二字很別扭。

「司徐禮。」

沒想到居然和方晨晨是一個班。

聽見這個名字,蘇元裴的面色徹底沉了下來,壓抑之下聽起來幾乎是咬牙切齒,「他做了什么?」

司靈察覺到沒有收好情緒,想快速結束這個話題,「沒什么,就在晨晨的學校碰見了。」

二人之間沉默了片刻,蘇元裴開口,「靈靈,你怪舅舅嗎?」

司靈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