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1 / 2)

走出翡翠夜宴,置身於夜晚的城市。

喧囂的車水馬龍,路燈的耀眼照亮城市的上空,底下一片燈光輝煌。

聽著高特助和任佐一路上的攀談,司靈才知道蘇元裴馬上轉回國內發展的動向,現在商政兩屆都十分關注,不但是他因為發家在國外,關系網稠密,手下還掌控著還有江盛海運和方海郵輪。

聽說風淮集團當然也有合作意向。

所以最近高特助就是在忙著在處理國內的一些事宜,還有和上面的人打交道疏通關系。

而任佐的父親就是領導干部。

今天上午他們才見過。

任佐也認識了司靈,知道她是蘇元裴的外甥女,面子上客氣了幾分。

送他們上車前,又提了一句,「今天是我那朋友沖動了些,回去我定會好好讓他反省。」

司靈點點頭,現在她酒意全無,也知道剛才她自己是有些口無遮攔。

任佐在關上車門前,特意看了姜曼一眼。

但對方根本沒注意他。

高特助今天沒有叫司機,他從公司出來,詢問了方晨晨後就直接開自己的車就過來了。

「司小姐,老板說回去後讓你回去給他回個電話。」他一邊說著,一邊啟動轎車。

車內周景明坐在副駕,兩個女生坐在後座。

「好。」司靈這才從包里拿出手機,現在已經自動關機了。

姜曼:「我今天去你公寓吧,明天我就回收拾東西搬來和你一起住。」

司靈將手機又重新放回包里,笑著回答:「好啊。」

「我們好久沒一起泡澡了,我有好多話要跟你說。」姜曼抱著司靈的胳膊,聲音軟軟的,帶著點撒嬌的味道。

周景明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打斷她們,「司靈,剛才李導發消息說後天就到華城,到時候我接你去試鏡。」

「好。」

姜曼順著話,問道:「這個李導的全名是不是叫李海?」

周景明回答:「是的。」

姜曼心里了然,李海算是影視圈里的名導,有幾部作品她也看過,評分也不錯,想來是靠譜的。

正好這幾天的時間至少要學習一下經紀人的基本職責,補習專業知識。

高特助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也和司靈熟悉不少,相處起來放松人也放得開,「沒想到司小姐的朋友居然是大明星,我媽特別愛看你的劇。」

姜曼對高特助比較好奇,「你是靈靈舅舅的助理?」

和司靈認識這么多年,也只是在口頭上知道有這么一個舅舅,卻從未見過。

高特助點點頭。

姜曼:「那做特助一般做什么?」

涉及到工作保密性,高特助只總結說:「主要六不要。不巨細,不決斷,不攬權,不越權,不越位,不缺位。」

姜曼後靠在座位上,雙手環抱在胸前,眉毛輕輕一挑,「喲,不錯啊。」

高特助嘴邊噙一抹笑意,看著前方車輛,話音一轉詢問周景明,「需要我將你送到哪兒?」

「我已經讓助理開車過來了,他的車就在前面。」周景明低頭看著手機,向高特助指了指前方一輛黑色的保姆車。

下車前帶好口罩和墨鏡,全副武裝完畢,轉向司靈,瞧不見神色,只聽見溫潤的聲線輕緩。

「後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