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自己硬生生被喂了 Щǒǒ13.℃ǒм(1 / 2)

肖可愛哼了哼,添油加醋把事情跟他講述了一遍。

「他跟你表白?」

肖可愛嘟著嘴:「你也覺得不可思議?」

褚昱琛覺得陸鳴是活膩歪了。

「是有點不可思議。你不是說他是你男神嗎?怎么拒絕人家了?」

肖可愛趴在他懷里嘆口氣:「我一個叄無女,又不是萬人迷,這點自知之明我是有的。

總覺得陸鳴有些反常,不知他打的什么主意……」

小小報復陸鳴一下才是肖可愛的目的!

別看這丫頭大大咧咧的,有時心眼很小的。

陸鳴一事就讓她心中不舒服,逮到機會跟褚昱琛告狀。

不管怎么說,肖可愛是褚昱琛未婚妻。

陸鳴跟她表白,這不撬褚昱琛牆角嗎?

褚昱琛神色不明,深邃眸子劃過厲色。

陸鳴?wpo18.om(w)

很好!!

褚昱琛:「陸家一個小雜種而已!」

陸鳴是陸家私生子,陸凡母親大度,接納了他,只是知道這件事情的人很少很少!

「雜種?」

褚昱琛跟肖可愛提起陸鳴身世。

「小叄的孩子?」

褚昱琛點點頭:「當年陸叔叔遭陸鳴媽媽算計,等把他生下來,陸叔叔才知陸鳴的存在。

那女人要了一筆錢,一個人遠走高飛了,陸鳴被留在了陸家……」

肖可愛驚訝的坐了起來,盤著腿:「陸嬸太大度,若是我可做不到……」

一般人都做不到陸凡母親這一步,當時她明明可以用錢把他們母子打發掉。

褚昱琛目光有意無意落在她雙腿之間,肖可愛完全沒注意到,自己走光了。

「有那么壞的媽媽,看來陸鳴也不是個好東西。」

褚昱琛:「陸鳴不是個安分守己的人,陸凡跟我說過,小動作不少……」

雖然陸鳴才十八歲,但他野心可不小。

陸凡包括陸家人都知道,只是大家都睜一眼閉一眼睛。

「豪門事情好復雜!」

陸家事情並不復雜,留著陸鳴,那是對陸凡造不成任何威脅,若不然世上早就沒有他這個人了。

肖可愛懂了,褚昱琛目光從她蜜桃處移開。

「睡覺吧,我困了。」

肖可愛哦了一聲,乖乖躺了回去。

關了燈,屋里一片黑暗。

好一會肖可愛才睡覺,褚昱琛摟著她,手摸著她後背上的小肉肉。

肖可愛身體有股淡淡奶香味,褚昱琛特別愛聞。

貪婪吸了幾口,滿足感涌上心頭。

手滑到她陰戶前,手指剝開陰唇,摸到了花液。

褚昱琛手指按著陰肉慢慢擠壓,不敢進去太多,只能在邊緣處試探著來。

好想把陽具肏入她逼里,肏的連連求饒……

想法很美好,現實很骨感。

褚昱琛欲火焚身,起身去了衛生間。

半個小時後他才回到床上,肖可愛已經赤身裸體了。

給她蓋上被子,褚昱琛不敢胡來了,摟著肉墩墩進入夢鄉。

早上肖可愛還沒睡醒呢,就被褚昱琛叫醒了。

「怎么了?」

「你來大姨媽了。」

「沒到日子呀?」

褚昱琛也知道,可她的確來大姨媽了。

肖可愛去了衛生間,褚昱琛把床單換了。

穿著一條黑色帶兔子耳朵小內內回到房間。

肖可愛抓頭:「可能是黃片看多了,大姨媽都不正常了……」

褚昱琛把床單扔進洗衣機里,洗個澡,直接穿上了衣服。

下樓給肖可愛買份早飯,隨後褚昱琛離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