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閱讀13(1 / 2)

肉餡小甜餅 一顆蘿卜 1291 字 11个月前

肉餡小甜餅 作者:一顆蘿卜

分卷閱讀13

肉餡小甜餅 作者:一顆蘿卜

分卷閱讀13

是我的錯,是我不好,把卿卿嚇到了。」

月容抽噎,帶著哭腔罵他,「秦晟你個混蛋!」

秦晟寵溺的笑,用指腹溫柔抹去她的眼淚,捧著她的臉深深吻了上去。

月容掙扎,扭著頭不給他吻。

但敵不過他的力氣,捏著下巴舌頭就闖了進來,掃刮她的牙肉,霸道的纏著她的舌頭吮吸。

月容也覺得自己不爭氣,怎么就由他抱著吻了呢,自己的手也環上了他的脖子。

他掌心貼著她的背,暖呼呼的,月容心也軟軟的,緊綳了多日的心此刻就像泡在梅子酒里,熏陶陶的。

似乎把多日的相思和想念都化在這個吻里,兩人都吻得氣喘吁吁仍不停下,月容勾著她的舌尖,小口小口的咬,秦晟緊了緊手臂,將她更深的擁進懷里。

終於回來了,他要把她娶回家了。

秦晟輕輕咬了下迎上來的小舌頭,退了出來。

月容枕著他的胸膛喘氣。

他的手在她背上撫摸,月容抬頭問他,「你有沒有傷著哪里?」

見他沒回答就想剝了他的衣裳自己察看。

秦晟看她著急的模樣,摟著她一陣低笑,「沒有,你放心吧,老子身手好得很。」

月容睨了他眼,「身上的傷還嫌少呢。」

每次回來看到他身上新添的傷月容就生氣,嬌縱的耍脾氣都是因為不想他繼續去戰場。

可是這個男人,有他心里的抱負和想法,現下,他也終於完成了他的抱負,平安無事的回到她的身邊。

兩人就這樣抱著聊天,沒過一陣秦晟發現懷里的人兒睡著了。

月容這陣子都沒休息好,眼下黑影顯眼,秦晟輕輕撫摸她的臉頰,眼神專注,臉上是罕見的柔情溫存,看她睡得香甜,拂開她臉頰的發,輕輕將她放在床上,蓋好了被子,吻了下她的唇再轉身出去。

院中張老爹帶著一桿煙,見他出來,抖了抖灰。

欣慰的看著秦晟,「平安回來就好,那丫頭快擔心死了。」

秦晟恭敬的頷首,「爹,也是我的錯,讓她擔心,爹,我想擇個日子和容兒完婚。」

張老爹笑,看了眼月容的房間,揶揄道,「我閨女可答應了?」

秦晟笑笑,道,「可不是嗎,終歸是磨得她答應了。」

張老爹高興道,「哈哈,行!」

秦晟也看著月容的房間,臉上笑意盎然。

【蘿卜啰嗦:嗯,小甜餅進入完結倒計時。】

第十九章 一輩子都是你的(劇情完結章)

月容看著在房間里假裝忙這忙那的男人,拍了拍桌子,「秦晟,你過來。」

秦晟抬頭望她一眼,磨磨蹭蹭的走了過來,咳了下,「媳婦。」

月容壓著火氣,「寶兒才兩歲,你就帶她去騎馬?」

秦晟自知理虧,可實在熬不住寶貝閨女的撒嬌,心一軟就帶她去了,本以為今兒個月容回娘家看望岳父,要遲些才回,不會被她知道。

誰知兩撥人恰好就在家門口撞見了,女兒正靠著他胸前坐在馬上,還拍著小手說好玩,讓他下次又帶她去騎馬。

月容一見差點嚇暈,氣到不行。

父女倆個也心知不好,秦晟使眼色讓奶娘帶寶兒下去,自己心虛的跟在月容身後回了房。

見她冷著臉,也不敢湊上去。

外面人都傳秦大將軍懼內,秦晟摸了摸鼻子,老子哪里懼內了!老子那是愛媳婦。

「媳婦,咱們閨女兒眼巴巴的望著我,你說我能拒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