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房夜 qцУцsнцωц.xγz(1 / 2)

留種 水龍吟 1086 字 10个月前

送走房嬤嬤後,林婉在屋內閣門口徘徊許久,深呼吸幾次,才推門走進去。

裴遠已經穿得整齊,就站在距她不遠的地方,一身扎眼的喜服隱隱流光。

他沒有沾床,也未坐在屋中的椅圈椅和美人榻上。

林婉馬上就懂了。

拉動床邊掛的鈴鐺,她喚來守夜的丫鬟,勞她們備洗澡水來。

外面有人長備熱水,等新人辦完事浣洗身體,丫鬟馬上下去准備,不多時,熱氣騰騰的闊敞浴桶就擺進屋子,房中的大丫鬟指示小丫頭們將盤盛的花瓣、牛乳、簇新的手巾放在浴桶邊的木架上,又鋪開先已備好的睡袍,拿手一抖,完全展開,一長一短兩件完全一樣的大紅色絲綢搭在衣架上,顯是怕污了原來的衣裳,備給新人作事後之用。

做這些事時,她們全程沒有發出一點聲音,目光專注,不敢逾矩亂瞟。待事情完備了,大丫鬟領眾人屏氣凝神退出門外,映在門上的幾條影子漸漸拉遠了。

林婉惴惴不安。

她在心里斟酌許久,盡量將措辭放得隱晦而不傷人,「那個你餓不餓?」xγuwangshe.net(xyuwangshe.net)

裴遠望向她的目光里,除了不解,還有些別的什么情緒一閃而過。

他體內埋著閨房助興之物,事先必定清洗過里面。為了適應異物,從昨天下午到今晚始終未取出,也就是說一直沒有進食。

林婉拉開飯桌邊一張鋪著綉墊的椅子,背對他坐下,「我有點餓了,先吃著,你先洗個澡吧。」

身後之人一時沒有答言。

他的目光仿佛實體化般,讓她如芒在背。

她拿起瓷湯匙,往碗中盛了些藕荷肉丸湯,盯著湯碗中漂浮的枸杞蓮子,佯裝不經意地敲來敲去,弄出些散碎聲音。

身後沉靜許久,才傳來一陣舀水聲。

這頓飯吃得非常一言難盡。

佳餚盛宴在眼前,林婉一邊享受美味,一邊綳著,等屋中另一個人什么時候弄完。

待身後的水聲不見,屋中再次恢復沉寂,滿桌的湯菜差不多只剩一半。桌邊堆了一堆雞骨頭,她抹抹油汪汪的嘴回身,看裴遠的頭發用木簪在頭頂綰了個利落的發髻,此時正穿著中衣,盯著搭在手上他那一件睡袍出神。

她掩嘴打了個飽嗝兒,走向浴桶,「洗完了你就先去睡吧。」

實話說,林婉准備在床下湊合一晚上,現在正是暑伏天,直接躺在地板上也不礙什么事,何況地上還鋪著絨毯綢緞。

她向浴桶走過去,想就著泡澡的水洗一洗手,結果剛沾上桶緣,就從斜地里插來兩只大手,裴遠的袖子不知何時挽上了胳膊肘,他也不看她,聲音沉沉的,「我伺候林小姐沐浴。」

林婉跟觸電似的忙縮回手,退開叄步遠同他保持安全距離,「不用,真不用。」

慌亂之間不當心推翻了手邊的架椅,銅盆「咣當」一聲砸翻在地,里面的半盆水都撒在地上,她看見水里的巾帕,忽然想到方才聽見斷斷續續的舀水聲,有點發愣,「你是用這個擦的身,沒有進浴桶?」

他的回答很干脆,「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