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妓失約(1 / 2)

塞外戈壁一望無垠,連天的帳篷蔓延著,是北魏駐扎的營地。

柔然軍隊襲擾,烽火連叄月。

常年的戰爭,不僅消耗著錢財糧食,也消耗著年輕的生命。

國土內最年輕力壯的人,在戰場上拋頭顱灑熱血,保家衛國。

木蘭常常在想,如果自己這一代的犧牲能換來子孫後代安居樂業,那自己願意成為河邊無定骨,換一個盛世太平。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黃昏臨近,晚飯時木蘭所在的營房有些喧囂。

今天是軍妓輪到這個軍營的日子。

右將軍洛北辰見木蘭有些心不在焉,主動問她道:「木蘭兄弟今日還是要為了心上人守身如玉嗎?」

木蘭還沒說話,軍營里說話最渾,戰場上殺敵最狠的林尋歡已經勾住了木蘭的肩膀,勸她道:

「木蘭兄弟啊,要我說就爽過一日是一日,誰知道明天能不能活下來?」

坐在木蘭對面的白小川感慨道:「木蘭你還真是一個痴情的男人,有命回家的話可要好好疼愛你的小娘子~」

江天佑也好奇地問她:「木蘭兄弟的小娘子有軍妓們好看嗎?」

一提到軍妓,林尋歡也開始心猿意馬,臉上露出了回味的神色,感慨道:

「話說剛來的那個軍妓小逼可真緊,水兒也多,叫的也好聽......」

連一向話不多的夏衍也附和道:「確實。」

王軒人長的粗大,胯間的肉棒也不小,咽了咽口水道:「那小娘子的小逼也太緊了,要是不肏開,夾的我生疼,今天你們先肏,我往後排,這樣我肏她的時候,她也舒服,我也舒服,哈哈哈——」

一群大男人,話說的越來越難聽。

木蘭誰的話也沒回答,匆匆扒了飯,收拾好碗筷,從鋪位上找出自己的換洗衣服,出了帳篷落荒而逃。

「我先去浴房了。」

軍營的左將軍也是花家子弟,單字一個安。

花安和木蘭兩家離得近,木蘭比自己年長幾歲,一直喚她「阿姐」。

自己從軍早,擔了左將軍一職。

在軍營里看到她的時候,嚇了一跳,想想其中緣由也大約明白阿姐是代父從軍。

心里對她無限敬佩,想了法子把她調到了自己身邊,照應著她。

兩人苦心經營,一直也沒有被發現。

花安怕木蘭聽了那些渾話心里膈應,慌忙追了出去,壓低了聲音安慰她:

「阿姐別跟他們一般見識,」

木蘭心里一暖,這個鄰家弟弟是軍營里為數不多的安慰了。

她一抬眼,看到一群軍妓朝這邊款款走過來,又分散到各個帳篷里,微紅著臉推了花安一把:

「以後別叫我阿姐了,被人聽到不好。人已經來了,你快去吧。」

一想到昔日陽光溫暖的鄰家弟弟,也和那些滿嘴葷話的大男人一樣和這些軍妓們混作一團,心里有一種微妙的感覺。

「知道了,那你注意別被發現了。」

目送木蘭走遠去浴房,花安去接自己所屬帳篷的軍妓。

小姑娘大約是哪個落罪臣子家的小姐充作軍妓了,嬌滴滴的蒼白著臉,弱不經風地咳嗽著。

旁邊一位紅衣女子擋在她身前,替她出頭說道:

「左將軍,我這個妹妹今日來月事了,您看能不能放她回去?帶著血做也不吉利是不是?我後半夜去您的帳篷怎么樣?」

花安知道帳篷里那群男人的欲望有多大,人真要到了自己帳篷里,他們可不會管小姑娘是不是來癸水,折騰一晚這姑娘怕是活不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