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房風波(2 / 2)

他的語氣不像作假,是真的在佩服木蘭,但是佩服歸佩服,他還是起了懷心思。

「只是,這個秘密只有左將軍知道,不跟我們說,是不是不把大家當兄弟啊?」

木蘭見不得花安為難,主動解釋道:「我哥哥戰死沙場,父親也在戰場上斷了一條腿,我也是迫不得己,才替父從軍。未免節外生枝,就誰也不敢說。左將軍認出我後,我以死相逼,他可憐我,才沒對外講。」

木蘭叄言兩語,摘除了花安當初主動包庇她的過錯。

她不想連累花安,把錯都攬到了自己身上。

洛北辰點了點頭,「哦,替父從軍啊。」

木蘭見洛北辰開口,心里泛起一絲恐懼,右將軍主要就是抓軍紀,帳篷里出了一個女子,肯定會被他上報的吧......

林尋歡又往前走了一步,直接走到了木蘭跟前,像平時兄弟一般勾肩搭背地靠在了木蘭身上。

「替父從軍,忠勇孝悌都全了,我是很佩服的。只是啊,木蘭,你可知道軍營中的女子都在干什么嗎?既然你都做到這個份上了,也不介意在那件事上,慰勞一下我們這些兄弟吧?」

木蘭的臉頓時白了,「林尋歡,我也是和並肩作戰的兄弟,你怎么能這么折辱我?」

林尋歡勾唇一笑,手也不老實伸進了她的衣服里,還故意捏了捏她沒怎么仔細裹的胸脯。

「兄弟?你是兄還是弟啊?咱帳篷里的幾個兄弟也都齊了,你看哪個有你這么大的胸啊?」

花安見林尋歡對阿姐動手動腳,頓時惱了,抬手就要揍他。

「林尋歡,你他媽放開我阿姐!你這個人渣!」

林尋歡手里揉捏著木蘭的胸,摟著人轉了一圈,躲到了一邊,嘴里還不忘喊著:

「小川、天佑,快拉住左將軍,別讓他發瘋傷到他寶貝的木蘭阿姐~」

白小川和江天佑不明所以,但看著左將軍確實氣昏了頭的樣子,還是上前制住了他。

「左將軍,你冷靜一點。」

花安要被氣死了。

「白小川!江天佑!你們他媽放開我!林尋歡你這個狗娘養的!你放開我阿姐!」

木蘭見花安被制住,想要動手上前幫忙。

「小川,天佑,你們放開他!」

林尋歡哪里會讓她躲開,收緊五指狠狠地捏了一下她的胸,混不吝地和她說道:

「木蘭,你猜你替父從軍的事敗露了,會連累多少人呢?你欺君罔上的父親,還有知情不報、拼死護你的左將軍,你猜,他們會落得什么下場呢?」

木蘭一聽,頓時不敢掙扎了,冷靜的開口問他:

「你想怎樣?」

林尋歡放開了她,走到花安跟前,在眾人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給了他一拳。

花安的嘴角頓時流出了血。

「林尋歡!以下犯上,你找死?」

洛北辰見他動手打了花安,也惱了,一把抓住了林尋歡的衣服領子。

林尋歡混不吝地掙開他,語氣里滿是嘲諷。

「偽君子,我不過是做了你們都想做的事罷了。」

見木蘭不理解,林尋歡還極有耐心地和她解釋:

「你這個弟弟啊,只心疼別人,不心疼我們。被發配到軍中當軍妓的女子,有幾個是身家干凈的?要么就是殺人放火,要么就是父母親族搜刮民脂民膏仗勢欺人才被流放,再可憐的官家小姐,不也是喝著可憐的窮苦百姓的血長大的?你弟弟可憐那個軍妓,讓兄弟們今晚的快活落了空。」

林尋歡走到木蘭身邊,捏住了她的下巴,笑著問她:

「所以,你這個當姐姐的,打算怎么替他補償我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