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閱讀5(1 / 2)

見鬼(H) 花衣吹笛人 1288 字 10个月前

見鬼(h) 作者:花衣吹笛人

分卷閱讀5

見鬼(h) 作者:花衣吹笛人

分卷閱讀5

水。肉體的撞擊夾雜了噗噗的淫糜水聲,這樣抽頂了數十下,那人又將宋岩翻過身來,讓他跪趴在床上,翹起屁股對著自己。那人抓著宋岩的臀瓣,巨根緩緩沒入黑色的穴口。

宋岩被干得渾身無力,只能忘我地叫喊,身體傳來一陣又一陣快感,讓他頭暈目眩,仿佛看到了五彩斑斕的幻象。

他四肢癱軟,只能任由那人操弄,不知那人將他換了幾個姿勢,宋岩只記得自己被插射了幾次,最後完全暈了過去。

臨近天明時分,那人再次消失。宋岩在床上昏睡了一天,傍晚時分醒來,他幾乎無法直視自己的身體。從床上起來的時候,他的兩條腿都在發抖。

宋岩打開淋浴,任由熱水沖刷自己的身體。那人留在他體內的東西不少,他深吸了一口氣,顫抖著將手指伸向了脹痛的穴口。

撕裂的痛感讓宋岩不禁一陣顫抖,看著摳挖出來的白濁液體,宋岩痛苦地閉上了眼睛,在心里一遍遍地問自己:「為什么會這樣?」

他踉踉蹌蹌地跑去客廳打開電腦,看到了佛珠買家的留言:「賣掉的東西拉出去的屎,懂不?不退。」

宋岩跌坐在沙發上,渾身冰涼。

到了晚上,那人又出現在他的房間里。宋岩昨天被折騰了一夜,正睡得迷迷糊糊,忽然感覺有人在撫摸自己的身體。

他睜開疲憊的眼睛,在黑暗里看見了一個影子。知道是他,宋岩卻完全沒力氣抗爭了,只能任由對方擺布。

一連數十日,那人猶如揮之不去的夢魘,夜夜在凌晨時分來臨。

宋岩經常在半夜被弄醒,一睜眼便看到自己雙腿大張,正被那人大肆操干,或是坐在那人身上,下身迎合著某種節奏,艱難地吞吐那人的巨根。有時他實在太累了,身體沒有反應,嘴里也會被塞入一根充滿腥氣的粗大物事。

…………

假期早就過去了,宋岩強打起精神回去上班。大家都知道他前段時間請假是因為母親的事,對於他的精神恍惚,一開始沒有人太在意。

沒想到過了一段時間,宋岩的精神依舊萎靡,漸漸的便開始有人不滿。雖然沒有直說,但同事間那種故意疏遠的態度讓宋岩意識到了不同尋常。

這是他的第三份工作,也是目前為止最適合他性格的工作,眼看就要被毀了。那天晚上,宋岩一直沒睡,故意等到那人出現,還沒開始前戲,他遞了一盒膏油過去,說:「用這個。」

那人不解,宋岩擰開蓋子,取了膏油抹在那人的下身,又往自己的後穴抹了一些,然後轉身對著那人,催促說:「來吧。」

那人似乎有些訝異,但只是頓了一下,隨即便抓著宋岩的臀瓣挺進。

這段時間,他們夜夜相會,宋岩的身體被操得爛熟,再加上膏油的輔助,後穴早已柔軟如泥,那人稍稍挺身便輕易進入了宋岩的體內。

等身體適應了那人的摩擦,宋岩喘著氣開口:「你以後能不能早點來?我快支撐不住了,我需要足夠的時間休息。」

那人沉默地撞擊了一會兒,似乎在思考什么,最後同意了宋岩的要求:「以後你的十點到十二點屬於我。」

宋岩趴在床上,把臉埋進了枕頭,閉上了眼睛。

那人又抽頂了一會兒,忽然聽見宋岩沙啞著嗓音懇求:「玩夠了就走吧。」聲音極低,像是帶上了哭腔。

那人停下了動作,將宋岩翻過身來,拿開他蓋住臉的手,果然在他臉上看見了淚痕。

宋岩索性睜開亮晶晶的眼睛,直直地望著那人,問:「為什么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