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閱讀6(2 / 2)

見鬼(H) 花衣吹笛人 1287 字 10个月前

「你最近身體實在有點糟糕,我建議你去醫院檢查一下。」領導板著臉說。

「我會的。」宋岩點頭,離開公司的時候又被人拉住,一個市場部的同事正要出差,主動提出送宋岩一程。

「宋岩,你還年輕,潛力無限。」同事開車,直言不諱地說,「老板最近起了炒你的心思,你可別讓他得逞。」

宋岩靠在汽車的後座的椅背上,無言地點了點頭。

同事送他上樓,到了家門口,宋岩下意識擋在了門前。

他家里曾經來過一只鬼,無論那只鬼在不在,他都不想讓任何人看到里面的東西。那是他藏了十年的秘密,是一輩子都擺脫不了的東西。

「謝謝你送我回來。」他只能這樣對同事道謝。

「宋岩,你總是一個人獨來獨往的,看上去挺讓人心疼的。」同事拍了拍他的肩膀,「下次來我們部門玩,我帶你認識女孩子!」

宋岩扯出一個干澀的笑容,點了點頭:「好。」

送走同事,宋岩進了家門就躺下了。

他這一覺從白天睡到了傍晚,夢到了很多從前的事,有和母親相對無言的,有一個人吃飯睡覺的,還有和一個黑影糾纏不休的。

宋岩幾乎快分不清現實和夢境了,一摸臉上,全是眼淚。

半夢半醒間,他看見一個黑影坐在他的床邊。

「我回來了。」那人說。

宋岩迷迷糊糊地看了他一會兒,心想,我就知道你不會放過我的,剛才還夢見你往死里折磨我呢。

他轉念又一想,你回來干什么呢?於是他沒好氣地說:「滾。」說完,他翻了個身,用背對著那人。

過了一會兒,宋岩感覺到那人爬上了自己的床,還用手摟著自己。

「我病了,你別動我。」宋岩說著,還伸手推了推那人,那人卻紋絲不動。

「宋岩。」那人在他耳邊說話。

宋岩滿心焦躁,只好轉過身面對著那人,眼也不睜地問:「你什么時候才肯走?」

那人頓了一下,打量了他一會兒,皺眉說道:「你做夢了。」

「我知道我在做夢。」宋岩很不耐煩,又推了一下那人,一臉煩躁地問,「你到底什么時候才肯走?」

那人說:「我不走。」

宋岩沉默地在床上挺屍,過了一會兒,他像是忍無可忍般鑽進了被子,極其粗暴地扯開那人的衣服,張嘴就把尚在沉睡的肉根吞了進去。

他閉著眼睛含住龜頭,一手握著那人根部,一手上下滑動,一邊舔弄一邊嘀咕,催促對方快點射出來。

宋岩侍弄了一陣,那人的肉根越發硬挺,馬眼一張一合,卻遲遲不見發泄。宋岩舔了舔上面吐露的一些液體,用力吸了一口,耳邊頓時傳來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那人撐起身子,看了在睡夢中的也無比專注的宋岩一會兒,忽然放低了聲音,認真地叫了一聲他的名字:「宋岩。」

這一次,宋

分卷閱讀6

分卷閱讀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