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排現場,在狹窄的設備間里,被助理用手指(1 / 2)

即性(NPH) 湖里有羊 1280 字 10个月前

熱火朝天的演播室里,戀愛綜藝《即興》正在緊鑼密鼓地彩排中。

現場總負責、總制片人林凌,卻在黑暗又窄小的設備間里,被單手扣在一個滾燙的懷里。

焦頭爛額、忙到一半,突然被男人拉扯了過來。

可手上的對講機無視氛圍的旖旎,繼續鐵面無私地傳遞著一個個焦急的訊息。

「凌姐,莫星辰不肯出休息室,吳導要彩排呢。」

「凌姐,安冉不肯穿我們准備的衣服。說要穿自己的職業裝……「

」凌姐……「

懷抱的主人許澤可不顧林凌的掙扎,伸手拿過了對講機,隨便地丟到一邊。還把自己的衣服脫掉,蓋在這惱人的東西上。

年紀輕輕的少年,眼神純凈清澈,朝氣和荷爾蒙從每一個毛孔里透出來。

白皙帥氣的臉龐配上明顯的六塊腹肌,肌肉緊實堅硬。眼前的肉體可口非常,只是胸前心臟的位置,卻有個近乎15公分猙獰的傷疤,像是曾經被人從這個位置活生生掏出過心一樣可怖。

林凌並不矮小,165cm的身高也算中等偏上。可在男人的懷里,額頭才剛剛到他下巴,顯得像個嬌小的布娃娃。

他身,把她抱得更緊,湊在她的耳邊,聲音和人一樣干凈,近乎耳語地說著帶著魅惑的話,」你太緊了。需要放松。」

怎么可能不緊張。

半年前因為自己的直播事故,導致全組人被電視台開除。而要強的她最終選擇了將20多個人全扛在了自己的肩上。

可那個事故讓她成為業內避之不及的人。用盡人脈,最後只能在心動網絡獲得了這么一個機會。雖然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網絡的戀愛綜藝……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和心動網絡甚至都沒有合約。

如果明晚首播,數據不好,直接原地解散。

這怎么可能不緊張。

「許澤,現在不行。」

她心緒不寧,沒有心情,掙扎著轉身就想走。

更何況,這薄薄的門,什么都擋不住。外面的聲音,聽得那么清晰。人來人往,她都可以聽到何小滿似乎又因為什么事情在哭。

可許澤身體滾燙,鼻息炙熱,一口含住她的耳垂,溫度像是能融化人。

耳後是她的敏感點。酥酥麻麻,像電流一樣,微小的刺激卻異常勾人。

」就給我五分鍾。「

一本正經。像是要談什么正經事。

手上卻輕車熟路地解開了她的上衣,扯開黑色的乳罩,露出雪白飽滿的乳房,粉色的乳尖俏生生地挺立著。

外面是熱火朝天的演播室彩排現場,生死攸關。而她在設備間里,幾近赤裸,被自己的助理一把托起,頂在牆上。

」沒問題的。「

許澤像是能看穿她心事般地,出聲安慰她。手上卻已經揉捏起柔軟的乳肉,在手里變幻出不同的形狀。

「你還有4分50秒。」

許澤的嘴角忍不住向上勾了一下。

他知道她所有的敏感點。

乳尖被粗暴地含住,口腔里的溫度滾燙。舌頭快速地上下撥弄著乳頭,時而吸吮,時而用牙齒輕輕地刮過,快感於乳尖處爆炸,游走全身。

林凌閉上眼,任由許澤脫掉了她的褲子。

然後,他就吻了上來。

這個吻開始是充滿著安撫意味的。

他的舌纏著她的舌,兩個人呼吸交融。可突然間就變成了暴風驟雨地占有,他吸著她的唇,勾著她的舌,仿佛是要把她吃掉。

兩個人呼吸逐漸加快。窄小的房間里滿是春色。

林凌感覺到自己身體逐漸變軟,軟到那些壓到她喘不過氣的壓力似乎壓不住她了。

他還在繼續占有,吻得她快要喘不過氣。一只手輕輕拉扯乳頭,他知道這里她有多敏感。

「唔……」呻吟的聲音果然從唇邊逸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