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烈的快感讓她囈語,每一個詞都像是嘉獎(1 / 2)

即性(NPH) 湖里有羊 1251 字 10个月前

半年前,林凌還是一個調查記者。她的節目也是國內唯一一檔,紀實類調查節目《陽光照不到的地方》。

如節目名字所說,她一直以來,都獨身探險,試圖去揭露城市里那些不被陽光照到的世界。有陰暗的,有溫暖的,有離譜的,也有感人至深的。

她和環衛工人一起看過凌晨,也陪夜店里燈紅酒綠的男女談心。在希望小學里和老師一起工作,也和警察一起蹲守過日日夜夜。

半年前,s市有頻頻有女大學生自殺。經過非常凶險的調查,她發現竟然是背後有組織向女學生惡意放貸。涉世未深的女學生借上了高利貸,還不上,只能被逼著拍自慰的視頻。再還不上,就要被逼著賣淫。

走投無路的年輕人最後往往選擇了最極端的處理方式。

可在披露這件事情上,她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甚至電視台的領導都拒絕了她的方案。她當然知道,是踢到鐵板了。這背後的利益糾結,越查越觸目驚心。

可阻力也越來越大。

最後被逼無奈的林凌,設了一個局。准備以直播的方式,進入那個所謂的金融公司,用最無法撤回的方法,去揭露他們。

可沒想到,被設局的是自己。

她布置了那么多,准備了那么多,結果那個直播乏善可陳,金融公司的人證照齊聚,回答滴水不漏。而她的節目也被點名嘩眾取寵,被電視台取消了。

她成為業界笑話不要緊,可她不僅沒有能救那些女孩,還讓全組26個人,和她一起失業。

那個夜晚,是她覺得自己最失敗的一個晚上。她碎得徹底,只有許澤在她身邊,一片一片把她拼起來的。

他什么都沒有說,只是在她身邊。

逼她按時吃飯,逼她曬太陽,鍛煉和運動。

在她終於哭了出來的時候,抱緊了她,吻住了她,進入了她。

自那天以後,兩人的關系就說不清楚了。

林凌有病。用她心理醫生齊宣意的話來說,就是無法建立親密關系。所以遇到任何追求她的男人,她只有一個做法,就是逃,趕緊逃。

可許澤卻像是什么都不需要。他還是照顧她,對她好。也在擁抱的她的時候,情難自制。

林凌以為,畢竟是比她小四歲。也是他只是,一時興起。才不願意和她這個老女人談什么戀愛。

可她不知道,許澤總是下意識地摸著自己胸口的猙獰傷疤,這道痕跡一直在提醒他,他不配擁有。能用這樣親密的方式,給她帶來快樂,已經是褻瀆了。

就是這么奇怪的兩個人,一段奇怪的關系,卻就這樣持續了下來。

於是,他吻她的時候,她會輕輕地回應。

她會在他面前袒露自己的欲望。

就像現在,他把花灑移到下面,對准肥嫩的饅頭穴。水流那么強勁,陰蒂被沖刷的快讓,讓她渾身顫栗,自己把腿打得開開的。

他把花灑移開一點,讓她稍微喘口氣,眼睛閃閃地看著她。

「今天,能進去嗎?」

還帶著點少年的羞澀。

會這樣問是因為,這個男人實在是體力過於好了,有一次林凌要去開會可被他在床上弄得泄了四五回,開會的時候人都是懵的。生了好幾天的氣沒理他。

那次以後,他總是會問。

他問的時候,也總是這樣的乖巧。手指在她的乳尖打圈。

他是那種精瘦的體格。看著不那么壯,可肌肉線條分外清晰,身體哪里都硬邦邦的,像是蘊含著巨大的力量,隨時准備迸發。

長相卻還是一臉少年氣,眼神清澈。完全不似身材那么硬梆梆,是奶奶的,乖乖的。

她順著他清晰的腹肌線條,一點一點地,緩慢地,向下摸過去。

突如其來的主動,他的呼吸都下意識地屏住了,驚訝地看著她。

她帶著壞笑,伸手摸到了有點扎手的恥毛,不滿意地弄亂了那一叢不太茂密的毛發。

然後一把握住了已經巨大的性器。

「嘶……」這次是換他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