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亮門(1 / 2)

暴雨驕陽 遠游 2035 字 10个月前

「晚上還是睡不著?」

李詠晴搖搖頭,「葯量不行再加了?」。

「不行。」王雅芝看著她極深的黑眼圈,她嘆了口氣道:「之前有跟你提過回去上瑜珈課吧。」。

「我不想。」如果可以,她一點都不想出門。任何事她都覺得煩透了,提不起勁,也沒任何興趣,就連定期回診也是媽媽硬拖來的。現在她只想回到她的小房間里躲著,好想直接昏睡,永遠都不要醒,但是卻怎么也睡不著。她心想,安眠葯一定得需處方箋才能買,但是王醫師又堅持不加重劑量。對了,那抗組織胺呢?它的副作用有嗜睡的效果,也許可以試試看。

「詠晴?」王雅芝拍拍她的肩膀,「在想什么?」。

「沒事。王醫師,我可以走了嗎?」她准備起身。

「等等,星期日你一定要去,我會去接你。」

「去哪兒?」詠晴有點恍神。

「去瑜珈教室,老師她很想幫你。」

「不用了,先走了。」她開始煩躁起來,練個破瑜珈,能幫我什么?她能讓時間倒流嗎?能幫我殺了那些毀了她人生的雜碎嗎?詠晴起身,走去開診間的門。

「星期日去接你喔。」關上門的時候,王雅芝又說了一遍。

☆☆☆☆☆☆

星期日午後,李詠晴被扶上後座時,腦袋還有點迷迷糊糊地。王雅芝從她的房間里發現許多治療鼻子過敏的成葯,都含有嗜睡的副作用,她無奈地嘆了口氣,將葯全都丟了,帶著她上了車。

車子開往她所任職的醫院附近,經過詠晴出事前工作的銀行,再轉入一條幽靜的巷弄,開進一處隱密的透天厝。這里是瑜珈老師鄭玉蘭的住宅,一樓是她教授瑜珈的教室。

王雅芝牽著詠晴下車,走進屋內時,她已清醒許多。這里曾是她再熟悉不過的地方,畢業後考上銀行工作沒多久,就與同事一起來這練瑜珈,一星期上兩次課。

老師的個性沉靜淡泊,雖然與她很少聊天,也沒什么交集,但是每次來此處,都覺得身心受到洗滌,躁動的心也平靜下來,在職場上吸收到的負能量也釋放不少。

也許,真的該來這兒冥想,練練瑜珈,做什么都好,只要能擺脫這該死的惡夢。

她走進瑜珈教室,老師就站在門前,看到她便平淡地說:「來了啊。」她望著詠晴幾秒後才開口道:「跟我來。」她走到瑜珈教室側面,有個圓弧形洞門,洞門內是個書房式的小空間,三壁都是書櫃。她走到書櫃前拿出一本書,一面書櫃便自動敞開了,就像電影情節里的密室。

「來吧。」老師站在敞開的書櫃前,向她們招手。

詠晴看一眼王雅芝,雅芝點了點頭,兩人隨著鄭玉蘭走進書櫃後面的密室。

密室內十分寬敞,客廳的擺設很居家,鄭玉蘭帶她倆走進其中一間房間,房間內竟然擺滿了武器,除了刀、槍、十字弓等等,還有很多奇形怪狀類似刑具的東西,有個女人戴著護目面具,坐在工作桌前正在擺弄機械。

那女人看見鄭玉蘭她們走進來,便停下手邊的工作,脫下護目面具,看著她們笑咪咪地說:「喔!你們來了!」她站起來,向詠晴伸出手,介紹自己:「我叫莉莉絲,是月亮門中負責武器、刑具製作與修理,當然有的時候也會一點點小發明。」她向她眨眨眼。

「月亮門?武器?」詠晴看向王雅芝與鄭玉蘭。

「喔喔!王醫生,你沒先跟她說我們的秘密組織嗎?」莉莉絲淘氣地說。

「我是想說,但怕詠晴的身心都還沒准備好。」她想到今天在詠晴房間內發現的抗組織胺葯物,還有她整天精神恍惚,這樣的狀態下做什么都很危險,可是,治療了近一年,實在是一籌莫展,只好帶她來見鄭玉蘭,沒想到,老師竟然直接帶她進了月亮門。

「把他們……」莉莉絲露出邪惡的微笑,做了個割喉的動作後說:「之後,什么病都會好的。」。

「什么意思?」詠晴見莉莉絲的割喉動作,激動起來,問王雅芝:「是復仇嗎?」她記得非常清楚,王醫生曾說過,會幫助她復仇。

鄭玉蘭在一旁輕聲說:「不是復仇,是討回公道。」。

詠晴心底升起一把怒火:「復仇就是復仇,討回公道不就是復仇!」偽善,她心里暗罵。

她平靜地說著:「也許一開始是為了復仇吧。我在二十多年前組織『月亮門』時,也是被復仇心所占滿。」她輕柔地牽起詠晴的手,「但是二十年過去了,仍是一場空,我仍然找不到我那失蹤的女兒,仍然不知要找誰復仇。」說到此處,鄭玉蘭面無表情的臉似乎微微一顫,但很快又恢復淡漠。

「是你找不到復仇的對象才這么安慰自己吧!」詠晴仍怒氣沖沖,想甩掉鄭玉蘭的手,但她的手似乎有股巧勁,讓她不管怎么出力,都甩不掉。

「你可以將自己的目標設定為復仇,但若你想加入『月亮門』就不能只考慮自己。」

詠晴一臉不解。

「老師,別再跟她打啞謎了,看她的樣子,王醫生一定什么都沒跟她說過就帶她來了,我來解釋吧!」莉莉絲在一旁對王雅芝翻白眼,「我們『月亮門』是老師創立的秘密組織,專門對付這個社會的人渣,尤其是那些欺負弱小、強姦婦女、虐待或販賣兒童、家暴、販毒、偷拐搶騙之類的,那些人做著惡行卻沒被發現,有些人即使被抓竟然可以被判緩刑,有些關了幾個月或幾年就可以假釋出獄,法律何用?不過是懂法之人的游戲罷了。所以,就換我們出馬,以暴制暴。」。

「就像蝙蝠俠那樣?」詠晴說。

莉莉絲大笑:「沒錯!我們就是這樣打擊犯罪的。」。

「莉莉絲你說得太簡化了。」王雅芝在一旁搖頭。

「說簡單點才好懂呀。」

「所以我可以把那些至今還逍遙法外的人渣給……」殺了,好像還太便宜他們,詠晴咬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