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2 / 2)

暴雨驕陽 遠游 1747 字 10个月前

「對不起,是我錯了,我就是因為太愛你了,才一時失手,我不也去蹲牢房了嘛,給我機會補償你吧!」

「好啊,現在正是你補償的時候。」她用刀慢慢地在他的胸膛割出一道血痕,又割了好幾道血痕。金泰修痛地尖叫,全身抽蓄。

一旁詠晴見狀,想到自己被菸燙的情景,心中不忍,脫口說道:「可以了,別太殘忍,我們是來討回公道的。」。

「討回公道?哼!」莉莉絲突然拉開她胸前的衣服,露出整個上身道:「你看,這變態做得好事,這噁心的畜生!」。

詠晴一看莉莉絲的胸脯,被虐的留下無數疤痕,慘不忍睹,乳頭竟然也被切除,完全不像女性的身體,一股噁心感在她的胃部翻騰,她不知該說什么,愣了幾秒才蹦出「抱歉」二字。

莉莉絲也不理她,她拿了水就往金泰修頭上倒,倒了一桶又一桶,使他不停地嗆水,「清醒多了吧。」她又拿出刀子,貼在他的乳頭旁。

「不,救命……我錯了,我給你做牛做馬,求你放過我……」他苦苦哀求。

莉莉絲一刀下去,又下了無數刀,將金泰修的胸膛切得血肉模糊,不斷涌出血來,他痛得口吐白沫昏迷過去。

詠晴見莉莉絲拿出噴槍要火燒他的胸部,便伸手阻止道:「你要做什么?不能殺人。」。

「死了,還便宜他了。我是要幫他止血。」她按下噴槍按鈕,火燒他的傷口,痛感讓他瞬間驚醒,慘叫聲凄厲,突然,空氣中瀰漫一股肉香。詠晴一嗅到氣味,便忍不住吐了。

莉莉絲在一旁大笑,表情近幾瘋狂。

「夠了,我們把他丟到山上吧!」詠晴說,按照計劃將他偽裝成車禍。

「不行,我還沒切了他的命根子呢!」

「這樣違反規則,會被逐出月亮門的。」

「你以為鄭玉蘭真的想要我們遵守規則嗎?」

「這什么意思?」

「我們做了這么多報復行動,這些年怎么可能沒人找上月亮門,你自己想想。」

莉莉絲說的話,一直在她耳邊回響。確實,許多報復的手法很粗糙,若不將目標給抹除了,怎能隱藏自己?更別說這二十年都沒人找上門。鄭玉蘭雖然令人懷疑,不過,詠晴打算忽略一切,如果不抓住月亮門這根稲草,她會掉下萬丈深淵的。就算要毀滅,也得把羅智赫他們一起拉下墊背。

她們先將車部分燒毀,製造假車禍,再把金泰修丟在車旁,偽裝成自己爬出車外,「但他不會說是你干的嗎?」詠晴疑惑的問。

「說了又如何,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鄭雅茹這個人了,幾年前她已被死亡宣告,消失在人間,更何況有人會追查嗎?」莉莉絲露出邪魔般的笑臉。

第一次任務結束後,鄭玉蘭正式將李詠晴收入月亮門,舉辦了一個簡單的入門儀式。

「給自己取個新名字吧!代表重生,執行任務時也不會暴露真實身份。」鄭玉蘭說。

詠晴想了一會兒說:「暴雨。」。

「暴雨……」她呢喃道:「暴雨驕陽……,好名字。」鄭玉蘭看著她,牽起她的手說:「從今天起,你正式入我月亮門。」。

☆☆☆☆☆☆

姚政宇來到案發現場,一名員警拿著資料向他說明:「被害者肩膀至後背都有老虎刺青,綽號大貓,是北區黑虎堂成員,有多項猥褻、性侵前科。朋友發現他時,他已被反鎖在廁所多日,奄奄一息。」。

「被反鎖在廁所?有沒有搞錯?」政宇指著廁所薄薄的塑膠門,這不是一踢或一撞就開了?

「喔,因為他全身被繩子綑綁,眼睛與嘴巴也被封住,動彈不得。」

姚政宇看了一下報告,除了全身被綁,有被棒子歐打的傷之外,肛門也被硬物侵入。這擺明是尋仇吧!他想。

「人在醫院?」他問負責的員警。

員警稱是。

「醒了沒?」

「醒了。」

姚政宇回到警局,整理出大貓所犯案的被害人名單,來到醫院,一一詢問大貓。

「警察大人,我真的不知道是誰,那時候我才走進廁所,眼前突然一黑,醒來時就被綁起來,眼睛也被矇住,後來就是一陣亂打,還被……過程中他們完全沒有任何聲音,人走了,也不放我,我就這樣被按摩棒插著好幾天,干!屁眼都爛了。」

政宇看著大貓猥褻性侵過的被害者名單,全都是弱女子,又看著病床上這流氓大漢,他反而想多踹這個人渣幾腳。他想起組長的話「這類案子過個形式就行了」,不禁猶豫了一會兒,便將他的案件收起,繼續辦別的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