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雨過天晴?(1 / 2)

暴雨驕陽 遠游 3057 字 10个月前

一個大雨過後的清晨,黃澄澄的陽光從窗外照入房間,光映照在她的側臉,火熱熱的感受,讓她眨了眨眼,翻了個身。原本寧靜的早晨,忽然,被急躁的腳步聲驚醒,暴雨睜開眼睛,從枕頭下拿出手槍,跳下床,躲在門後。

「不好了,莉莉絲不見了。」

暴雨聽見王雅芝大聲叫著,她的聲音喚出所有人,大伙都趕緊走出房間了解情況。

「莉莉絲該不會自己去找羅智赫了吧?」絲絨用電腦追蹤不到她的手機訊號,原來莉莉絲的手機放在她房間的桌上,沒有帶走,暴雨仔細地在房間翻找,看看有什么蛛絲馬跡,可以知道她去哪里。

「我們尋找了這么久,也沒能找到羅智赫的躲藏處,莉莉絲她會用怎樣的方法去找呢?」王雅芝仔細推敲。

「她一定去黑虎堂了,羅智赫跟黑虎堂的關係很深。」暴雨說:「依莉莉絲的性格,直來直往,她一定帶著炸彈與機槍去掃盪黑虎堂,壓著那里的人逼羅智赫現身。」。

王雅芝點點頭道:「這確實是莉莉絲會做的事情,但是這樣做簡直是找死呀。」。

「她就是想找死。」

☆☆☆☆☆☆

三人到了黑虎堂堂主的事務所外面,靜悄悄的,根本無從得知里面的情況。他們在外面觀望一陣子,正打算衝進去時,黑色玻璃門打開了,走出好幾個男人,神色忿怒,他們用手機頻繁地聯絡他人,似乎要聚集手下們尋找羅智赫。

暴雨三人互看一下彼此,等門口的男人們離開後,暴雨及姚政宇就迅速進入,留下王雅芝在外查看大樓外的狀況。

他倆一進門,就有槍分別抵在他們頭上,是兩個穿著花襯衫及灰背心的男人,那兩人也是黑虎堂的成員,因為懼於她身上的炸彈,被迫聽令於她。

「讓他們進來。」莉莉絲站在一處可以看見整個空間的地方,對那兩人說。暴雨看她全身都綁了炸彈,手拿機關槍,指揮著全場,這樣的場面像極了電影的劇情。

她將黑虎堂堂主及幾名干部的脖子都戴上了小顆的定時炸彈,全關在一個無窗的房間內,房門上裝了機關,掛上炸彈,只要門一開啟就會爆炸,莉莉絲以此要脅黑虎堂的成員們聽她指示,要黑虎堂及所屬小組織的成員傾巢而出,地毯式的搜索羅智赫,而且每過兩個小時,干部們脖子上的小炸彈就會爆炸一個,最後則會輪到堂主。

姚政宇看了這般情形,搖搖頭說:「最後就算報了仇,殺了羅智赫,黑虎堂必會在道上發佈追殺令,你能全身而退嗎?」。

「干你屁事呀,管這么多干嘛。」莉莉絲白了他一眼說:「我勸你們快走,你的仇我會幫你報。」。

「我的仇為什么要你報啊,我不走。」暴雨開始檢查身上的裝備,並用無線電與王雅芝通訊,告知已找到莉莉絲。

「王雅芝在外面?」

暴雨點點頭。

「還有無線電嗎?」

「有。」她從背包里拿出一個無線電通話機,丟給莉莉絲。莉莉絲接了無線電後,便小聲地與王雅芝嘀嘀咕咕些事。

此時,房間內響起嗶嗶嗶的聲音,暴雨跟姚政宇瞪著大眼瞧著莉莉絲,像是在問什么聲音,莉莉絲指著她桌前的筆記型電腦螢幕說:「第一個炸彈終於要爆囉!」她的語氣壓抑著興奮。

他倆湊到螢幕前一看,原來是房間內的監控影像,只見房間內所有人都十分緊張,像白老鼠遇到危險似的焦慮地動著,大家都離脖子上閃著紅燈的那個人很遠,而那個人正焦急地想把脖子上的金屬環拆掉,弄得脖子與肩膀都是血,還拼命地拔著、拉著,尖叫著,只聽嗶嗶聲越來越快、越來越響,突然,啵地一聲,炸彈爆炸了,那人被炸得腦袋開花,腦漿四溢。

房間內一陣死寂,幾分鐘過去後,干聲、三字經四起,里面的流氓不停地大罵,還有人踹門想出去。

暴雨兩人也看的心驚膽跳,政宇怒道:「你搞什么,這么殘忍。」他跑去門前,想開門放他們出來,卻不知道怎么做。

「你們是沒辦法開門的,還有門上有炸彈,不小心引爆了,大家都陪葬。」莉莉絲在門邊說,並用槍指著姚政宇,要他後退,暴雨在一旁,也要政宇別輕舉妄動。

果然,話一出口,便沒人敢再試著開門。莉莉絲又對里面的人放話道:「我在桌上留了手機,快催一催你們的兄弟或手下去找人,敢搞小花樣,不用等兩小時,我立馬引爆你們脖子上的炸彈。」。

房內的人質聽了都緊張地用手機催促手下快點找人,甚至有人開出百萬獎金追人。

很快地一個小時過去了,無線電傳出王雅芝的聲音道:「外面有人來了。」。

莉莉絲要穿著花襯衫及黑背心的那兩人去守門,並要他們用槍指著來者。黑色玻璃門打開後,進來了三個人,但羅智赫沒在其中。

「阿章留下,你們兩個出去。」莉莉絲說,並要花襯衫及黑背心兩人將阿章壓過來。

「阿章?」暴雨訝異:「為什么要找他?」她記得他是人口販子。

莉莉絲沒有理暴雨的問話,她走向前,用槍指著阿章的額頭,從口袋里拿出鄭玉蘭給她的照片要他看,「這女孩你認識嗎?」。

阿章看了很久,支支吾吾地說:「好像沒什么印象。」。

「給我認真想。」莉莉絲很快地開了一槍,子彈貫穿了阿章的小腿,他痛得大叫,在地上打滾。

暴雨在旁看了照片,心想,難道老師的女兒是被阿章的販人集團帶走的?

阿章抱著自己的小腿,邊唉叫邊回答說:「啊!我想起來了,我真的想起來了,沒錯就是她,這個女孩二十年前就死了。」。

「你敢亂說!」莉莉絲用槍指著他的頭。

「沒有,我沒亂說。」他怕得發抖。

暴雨輕壓莉莉絲拿槍的那手,要她緩一緩別逼太緊。她問阿章:「看你的年紀,二十年前你也不過二十多歲,那時你已經加入黑幫了?」暴雨曾聽老師與王雅芝她們說起掌握人口黑市買賣的集團及黑幫大致的地盤及內部狀況。

「已經加入了,但只不過是個小弟。我記得那時抓了幾個女孩,其中有她。」

「你怎么能確定?」

「她是其中長得最好看的,而且很鎮定安靜,本來我們幾個兄弟將女孩們押上船艙後,打算好好享用一番,沒想到,這女孩竟然會跆拳道,躲在門後踢了我們幾腳,不過還是被我們制伏了,因為她反抗太厲害,我們老大給她餵毒,只是這毒一打下去,她突然就死了。」

「屍體呢?」

「綁上鉛塊投到大海里了。」

暴雨及莉莉絲都憤怒無比,有默契地各抬腳猛踹阿章,莉莉絲一腳踩踏他的老二,阿章頓時發出殺豬般的慘叫。

「夠了吧,他已經得到教訓,剩下的交由警方處理。」姚政宇拉住暴雨,並擋在阿章前面。。

暴雨甩開他的手,「交給警方?姚政宇你還沒醒過來嗎,這個世界根本沒有所謂的公平正義,有的只有丑陋的金錢與權力的游戲,女人及弱者就活該被踩在最底層嗎?說到底,你不過也只是個社會運轉下的小螺絲釘罷了,快走吧!再不走,你的警察生涯說不定就到此為止了。」。

「要走趁早,說不定我會殺了你。」莉莉絲一說完,房間內的炸彈警報聲又嗶嗶嗶地響起,房間內又是一陣騷動,燈亮的那個人哭喊著要幫莉莉絲做牛做馬,要把全部的財產給她,只求她把炸彈拿下來。

「莉莉絲,快停止,別再殺人了。」政宇拿出槍來對准她。

她哈哈大笑道:「我還以為你很聰明呢,沒想到是個蠢蛋。」。

「我殺了你,你就沒法報仇了。」

「好呀,開槍啊,有這么多人陪我也不錯呀。」莉莉絲才說完,暴雨便趁政宇注意力都在莉莉絲身上時,用麻醉槍射昏他,將他抬到角落。

很快地小炸彈又炸開,房間內到處濺血,地上也全是血。里面的人狂喊要出去,還有人哭泣尖叫,黑虎堂堂主倒是挺冷靜的,他幾個拳頭揮出,將太過激動的人打暈,房內馬上安靜下來。

眾人沉默一陣子,整個事務所瀰漫著血腥味,令人作嘔,暴雨望著緊閉的窗,很想呼吸新鮮空氣,她想念媽媽了,不知道她有沒有好好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