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清河以前沒少見小妹撒潑哭鬧嚷嚷著要這要那,免不了會感到心煩,大多不會滿足她無理的要求。

但現在她的要求合理,且眼巴巴地看著自己,聲音軟糯糯的,就像一只搖尾乞憐低聲嗚嗚叫的小奶狗,讓人硬不起心腸來。

薄唇微掀,他正要說話,被忽視的徐清晨眉毛一挑,不甘心的秀起了存在感。

「你要是早點處上對象,家里想辦法給你湊一身衣服,對象給你做一身衣服,就有兩身換著穿了,明天就讓人給你介紹好了。」

村里除非家里條件好爹娘疼愛的姑娘外大多處上對象要嫁人才能置辦新衣服,但姜瑤聽了這便宜二哥的話有點生氣,有種想要撕碎他那張臭嘴的沖動。

只是眼下家里條件不好,自己又沒有工作還得靠他吃飯,她只能忍了。

不過忍歸忍,這條大腿是廢了。

一級退堂鼓小能手姜瑤雖然想抱大腿,但沒想過放低身段跪舔,舔狗舔狗只會一無所有。她在心里暗暗決定以後同在一個屋檐下盡量跟徐清晨和平相處,小說里徐清瑤做了那么多錯事最後還能苟到結局,自己好好做人不給便宜哥哥們添麻煩,以後專門抱大哥大腿,怎么也不會混得太差。

「大哥,我不要處對象嫁人,那些人我都不喜歡,不想跟別人湊到一起過日子,我以後都聽你的話,會幫家里干活,你可千萬不要把我嫁出去呀!」

徐清河看著小妹不高興地鼓著腮幫子,撅著的小嘴都能掛一個夜壺,倒也能理解她的想法。

家里現在的情況不好,但也不算太壞,小妹長得不錯,找個人湊合過一輩子沒問題,問題是他們這樣的人都不甘心隨便湊合,不然他和老二也不會留到二十多歲了還沒結婚娶媳婦。

兩人不是以貌取人的人,但眼下的條件能接觸到的都是村里姑娘,雖然她們勤勞淳朴,可大字不識幾個,除了柴米油鹽沒有別的話題可聊,相貌也遠不如自家小妹,湊到一起有什么樂趣可言,還不如像打光棍,兄妹三人過自己的小日子。

「你不想嫁人可以不嫁,我對你只有一個要求聽話別折騰。」

姜萍用力地點頭:「我聽話,我保證以後都聽大哥的話不會隨便鬧了。」

「我相信你,希望你不要辜負我的信任。」徐清河嘴上說相信,心里其實並不相信,只是今天難得心軟哄著她:「明天我讓你二哥去跟鄰居換些布回來做一件衣服,現在這件先洗干凈晾好,過兩天給你補好。」

徐清晨不滿大哥的安排忍不住跳腳:「憑什么讓我去換!我不要去!」

徐清河:「你管錢。」

徐清晨被噎了一嘴,但又不願掏出錢來,別過頭不再吱聲。

姜瑤微愣:「買布不去供銷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