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 2)

等兄弟倆出門後姜瑤從屋里出來吃早飯。

饅頭放在鍋里溫著,還是熱的,但味道不怎么好吃,沒怎么發酵,不夠松軟,要是涼了能把人活活噎死。

便宜大哥的廚藝只能勉強填飽肚子,以後做飯還得姜瑤自己來,雖然她也只會做一些家常便飯。

吃完飯後姜瑤把雞放出來,在地上撒了一捧干玉米粒,然後鑽回屋里睡回籠覺。

睡了一個多小時醒來晾在外面的衣服已經曬干了,她從徐清河屋里拿了針線將衣服補好。

針腳歪歪扭扭,縫合處周圍皺巴巴的,姜瑤也只能湊合穿著。

院子里的母雞咯咯咯地叫著,叫聲格外嘹亮。

姜瑤走到雞窩旁看到里面有個雞蛋,連忙取出來。

徐家不像村里人攢雞蛋賣錢,雞生了蛋都是自己吃的,只是最近家里的兩只母雞只有一只生蛋,肩負著一家三口補充營養的重任。

她將雞蛋放入櫃子里,挎上竹籃去自家自留地摘菜。

家里前後院的空地都被徐清河用柵欄圍起來種草葯,除了搭了架子種的黃瓜、豆角外,別的菜占地方只能種在自留地。

自留地離家有一段距離,姜瑤走了將近十分鍾才到達目的地,摘了幾個茄子、一大把紅莧菜、一把空心菜和半籃子辣椒。

回到家里沒什么事做,她開始燒水准備泡茶,待會給兩個便宜哥哥送茶水喝。

昨天下午因為天熱曬人決定不再送茶水的想法收回,上午也得送一回,夏天上午雖然沒有下午炎熱,但對地里干活的人來說也很辛苦,面朝黃土背朝天的。

姜瑤從來沒想過要像村里別的婦女下地干活賺工分,也不想上山割豬草挖野菜,這些活都太辛苦了,不到吃不上飯的地步她才不要干。

家里又沒多少活干,要想刷好感可不得多送幾趟茶水。

茶水泡好後她就拎著茶壺來到地頭。

村里人不是頭一回見她來送茶水,但還是覺得很稀奇。

「哎呀!徐小妹又來送茶水了。」

「總算知道體貼兩個哥哥了。」

「十七歲的大姑娘了,也該懂事了。」

村里大多數人受過徐家的好處,以前有什么病痛到徐家開的葯房治病收的錢少,徐家人每年都會回老家給村里人開義診,也正因為這個原因徐家三兄妹逃到村里後雖然成分不好,但沒受過苛待。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好,人多了免不了有幾個極品,比如王鳳娟。

王鳳娟長著一張鞋拔子臉三角眼,顴骨又高,面相不討喜,性子也不討喜,蠻橫無理,潑辣無賴。

三年前她和她閨女劉美麗看中了徐清河,前者是因為徐清河在醫療點工作每個月有七塊錢的工資,想著把閨女兒嫁過去扶持娘家。劉美麗則是看上徐清河長得斯文英俊,性格溫和,想趁著徐家人成分不好,鳳凰落架不如雞時拿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