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Рo1⒏red」(1 / 2)

入夜之後徐清晨才回來。

這一回他拎著大包小包,兩只手都占滿了,除了必須要買的糧油米面和一斤羊排外還買了一堆東西,以至於這趟買賣沒剩下多少錢。

徐清河接過糧油米面放到灶房的櫃子里,剩下的全是給姜瑤的。

除了昨晚答應她的幾本故事書和一雙回力鞋,還有一條漂亮的布拉吉,粉白格子娃娃領樣式,很適合年輕女孩子穿。

姜瑤提著裙子貼在自己身上,借著煤油燈燈光仔細打量。

這條裙子的腰線收得比較高,有種胸部以下都是腿的效果,穿著應該會比較顯高,配上泡泡袖和裙擺處的波浪花邊,就算放在後世也不會過時。

姜瑤比較愛美,喜歡穿漂亮的裙子,高興地轉了兩圈才放下,就像一只翩躚飛舞的蝴蝶。

停下來後她笑盈盈地誇贊:「謝謝二哥,我很喜歡,你眼光真好,以後的二嫂有福了。」

正在吃面的徐清晨聽女孩提到『二嫂』這個稱呼,心里莫名地有些不舒服,頓時沒了胃口,食不下咽。

這次去買的回力鞋縣城的供銷社沒有貨,他賣完草葯後坐公交車去了趟市里的百貨大樓才買到這條裙子和其它東西。

買這些東西時百貨大樓的櫃員還以為他要結婚才這么舍得給對象花錢,她們將女孩子喜歡的時興的東西都拿出來讓他看,挑選的時候徐清晨心里想的是她會不會喜歡,而不只是出於愧疚。

大抵是昨天的影響短時間內無法散去,不能單純將她當做妹妹看待,他沉聲道:「你喜歡就行,別的沒影的事兒少提!」

姜瑤撇撇嘴,看著裙子的份上不跟他一般見識,等命定官配來了看他還能不能擺一張冷臉。

除了裙子還有一塊紅底碎花布料,大紅底色配上怒放的金玉菊,白花黃蕊,盡態極妍,格外明艷大氣,如果能做成吊帶裙肯定好看得要命。

可惜這年頭著裝不能太過暴露,做成吊帶裙不能出門,悶在家里無人欣賞未免太浪費了,得好好想想設計一個好看又能穿出門的樣式才行。

接下來她從袋子里翻出眉筆、口紅、雪花膏,以及奶糖一斤、糖山楂一包和兩罐麥乳精,眉頭漸漸皺緊。

正所謂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狗二哥不僅是突然對自己好,買了這么多東西,都快把她的吃喝穿用全包了,摳門人設崩塌得地基都快沒了,實在是太古怪了。

她再次看向沉著臉吃面的青年,有些懷疑道:「二哥,這些東西是你買的嗎?」

徐清晨也皺起眉頭:「不是我買的還能是誰買的,不要你這個拖油瓶在城里獨自享福的媽嗎?」

姜瑤倒是沒想過原主那位自私自利的媽會給她買的,小聲囁嚅道:「我只讓你帶書和鞋子,你突然買這么多東西回來,每件都不便宜,就忍不住懷疑是不是要把我嫁出去。」

雖然她在村里屬於婆婆不中意的媳婦人選,但臉長得好看,就算成分不好,要嫁給城里一些二婚男人還是狗得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