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校霸(3)(1 / 2)

一手握了叄個雞蛋,依次在餅台邊磕碎,竹推推開蛋液,宋廷芝問:「夠嗎?」

卓清及說餓也不餓,「夠了夠了。」

宋廷芝又抓了個蛋過來。

蛋液烤成均勻薄餅,他墊了兩片生菜,切了叄根腸,夾了幾夾子里脊肉、土豆絲、干絲,把煎餅塞成了大包子,對半切開遞給卓清及。

卓清及咬下一大口,香得吱哇亂叫。

宋廷芝問:「今天怎么又沒來上課?」

一中周六也要上課。

卓清及:「%¥#@#¥%」

宋廷芝開了瓶水遞給她,「不急說話,別嗆著。」

卓清及把嘴里東西順下去,回答他:「有點事兒。」

「什么事?一個人嗎?跟男生還是女生?」

「男的。跟我說有個人要對付你,我就去了。寶,你認識姓陸的人嗎?」

「哪個lu?」

一二叄四五六那個,大寫的。

宋廷芝想了想:「姓路,道路的路,倒是有一個幼兒園同學,這個陸我就不認識了。」

「哦,」卓清及嚼啊嚼,「那估計是假消息,編來騙我的。」

宋廷芝一點兒印象都沒有,再問也問不出什么頭緒來。難道還真像陸鹽玉說的那樣,單純是看他不爽?

反正她已經漏了一句了。

宋廷芝把台面擦擦:「賊心不死。知道你有男朋友了還想方設法騙你單獨見面。」

卓清及「嗯嗯」地附和。

「他們知道你有男朋友吧?」宋廷芝盯著她。

「知道啊。」

雖然不知道她們認為的是哪一個,但肯定都知道她有男人的。

「下回不要被這種話騙到。要是針對我,直接找我就是了,還到你那兒預告干什么。」

「人家一提到你,我就沒有思考能力了嘛bb~而且要動我的人,怎么會不提前跟我打招呼,誰不得給我個面兒啊。」

宋廷芝笑了笑,摘了一次性手套,拿了手機發消息。他等了一會兒,卓清及毫無所覺似的,還在吃東西。他推了推她,叫她看手機。

[今晚我媽不回來,去我家?]

他如一支青竹站在路邊,看著一本正經的,卻偷偷給她發這種邀約。

路燈不是太亮,小餐車上懸著一只昏黃燈泡,眉目間的清華朗潤底下,慢慢透出一股子風流韻味。

這開過苞跟沒搞過的就是不一樣哈。

她確實有被勾到,哈喇子不由得從下面流出來。

卓清及知道他沒直接問是怕周圍其他出攤的攤主聽見,於是貼近了他,小小聲問:「阿姨怎么不在?」

「有點事兒出去了。」

卓清及學他:「什么事?一個人嗎?跟男生還是女生?」

「應該是男的。」

卓清及眨了眨眼,拉長了語調:「哦~~~~~」

「你來嗎?」

「當然啦。」卓清及笑眯眯,仰頭想要吻他。

宋廷芝往旁邊站了站,在台子下面牽住她的手,摸了摸她的掌心:「等一等。」

好飯不怕晚,可以等,可以等的。

最後一節晚自習的放學鈴打響,學生們陸陸續續出來,不管傍晚在食堂吃了多少,都被少年人的身體消化掉了,肚子空得恨不得把見到的全吞下去。

宋廷芝忙碌起來。他記性好,不僅讀書好,用在這種地方也好,既記得住人,又記得住喜好。顧客往跟前一站,就知道要吃什么,酸甜辣咸,要加什么不吃什么,都不用多說。有家長知道他們家的情況,也放心過來買點夜宵。

卓清及吃完自己專供的蛋餅,在旁邊找了個地兒站著,等他生意做完。

宋廷芝沒爸,跟他媽兩個人相依為命。他媽沒念過什么書,就是長得特漂亮,年輕時候做過模特,還拍過台歷,生完孩子以後做不了這份工,又學出一門做包子的好手藝。

她早上早起賣早餐,白天在盤的小店面里賣飯,晚上出車來兒子學校門口攤煎餅。有時候她休息,宋廷芝就會跟學校請假,替她出攤。

卓清及跟宋廷芝好上以後,反正嘴里這口是沒斷過,他媽媽不僅面食做得好,鹵菜也不錯。宋廷芝有次給她帶了叄斤雞腿,她晚上餓的時候翻出來吃,一個人全吃完了,坐她旁邊的裴翼然餓得不行,光拿饅頭蘸湯,也吃了不老少。

做生意時間久了,對每天能賣多少都有個數。不過因為卓清及在,宋廷芝給了她多人餐的量,就比平時早了會兒掛出售罄的小牌。他簡單收拾了操作台,等人少了些,就騎上電動叄輪往家走,卓清及騎車跟在他後邊。

叄輪停在車庫里,他要把那些廚具再仔細擦洗一遍,卓清及拿了鑰匙先上樓。

宋廷芝這些事做慣了,手腳麻利,很快收完。他敲自己家的門,卓清及好像就等在門邊似的,立即開了門,她手指挑著個細帶蹦到宋廷芝面前,譴責他:「嘖嘖嘖,看不出來,宋廷芝,你還喜歡這種啊。」

宋廷芝定睛一看,臊紅了臉,把她往里面推。

卓清及手腕上纏個白綢帶,拎著的那件也是白色,她從宋廷芝衣櫃里面翻出來的時候,琢磨了一會兒,才想出來,這玩意兒兩根線掛在胯上,下面跟兜襠布差不多,不過用蕾絲做成了蝴蝶翅膀,腿張得越開,蝴蝶的翅膀就展得越平。

卓清及把那條小內褲收進掌心,塞到宋廷芝褲兜,雙臂環著他腰,手放在他臀上捏了一把,她挑眉,「想看我穿?」

宋廷芝喉結微動。

卓清及踮腳吻他,小腹擦過鼓起的一包。她摸他水潤唇角:「我知道了,想看。」

宋廷芝把她抱起來。

他們家衛生間不大,只有淋浴,也沒有什么干濕分離的花樣。卓清及抱膝坐在馬桶蓋上看他脫衣服。

吃得多動得多代謝高,搬貨清掃和長期伏案學習,都是體力活。體脂低了,穿衣服看清清瘦瘦,脫了衣服肌肉線條就很明顯。

夏季校服是polo衫,他解開叄顆扣子,露出鎖骨凹陷處的v,下擺拉到胸口,卓清及讓他轉過去。肩寬腰窄,背肌舒展。領子從頭上剝出去,他甩了甩頭發,理好後看她。

真是個漂亮寶貝。

卓清及吹了聲口哨。

宋廷芝抱住她,聞了聞她的頭發,把靠牆角的大紅盆拿過來蓄了水,讓她坐在里面,他把洗發水倒在手心搓泡沫。

「下午還去哪兒了,味道這么雜。」

卓清及干脆躺下,頭枕在澡盆邊上,眯著眼享受他的按摩:「坐了趟環城公交。五六點鍾的時候,人可多了,大部分是老年人,一些帶孩子的家長,還有逃課的學生。我一邊看他們,一邊想他們今天遇到了什么事兒。」

「有想我嗎?」他托著她後腦,按揉耳邊的穴位。

「嗯?」

「那個點學校在上下午最後一節自習,我寫題的時候走神了五分鍾,在想你。」

卓清及後背蹭著盆底往前,肩膀都擠出來了,宋廷芝原本蹲著,現在只好跪在地上,用大腿去接她。她覺得位置差不多了,就閉著眼撅起嘴巴。

宋廷芝親她一口,她又心滿意足蹭回去。

「想到我未來老公啦。」她雙手在腹部交迭,「看到好多媽媽帶著小孩。有些是接小孩放學,小孩坐在電動車後座,歲數小點的靠著媽媽後背,大一點的在玩手機。有一些是小嬰兒,爸爸推著推車陪媽媽去買晚餐。我看到一個特別帥的,他穿西裝,懷里抱著寶寶,手上有公文包,站在路邊等老婆。

我就想啦,我有寶寶以後會是什么樣的。我老公會是什么樣的。」

宋廷芝耐心聽:「想到了嗎?」

「寶寶想不出來,但是老公,」卓清及伸手摸他的臉,「是這樣的。」

宋廷芝忍不住,又不想讓卓清及看到他這副不值錢的樣,用泡沫糊了她眼,偏過頭去笑了好一陣。

卓清及大叫著撩水洗臉,抓著他手打了好幾下。

宋廷芝心里高興,也不覺得疼,笑完繼續幫她洗頭,卓清及不計前嫌,接著交代行程:「然後康棉找我,讓我陪她買衣服,我就去了。還陪她試了不少香水,估計味兒都竄了。」她指指胸口,「手上噴不下,我在這兒也試了一瓶,你聞聞,看好不好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