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校霸(14)(1 / 2)

卓清及和許寧寧不大來往,也就收作業的時候講過幾句話。在學校的時候,許寧寧除了上廁所都在座位上,卓清及則流竄於教室以外的一切地方。

她印象里許寧寧是個細聲細氣的小美女,而宋廷芝又是個乖乖漂亮寶貝,長相好,性格更好。本來卓清及沒這根筋,被朋友一帶,忍不住開始想,兩人如果在一起,感覺像兩只小白兔談戀愛,肯定可愛死了。只是不知道宋廷芝碰到沒那么主動的女生要怎么做愛。

她回家睡了一覺,起來後洗了把臉,坐床邊想了想,最符合人設的衣服是校服,但是穿自己學校的校服真的不行,做得正爽的時候看到旁邊搭著的校訓,會立即萎掉。那就穿別人的學校的校服好了。

她翻出來一套jk制服。

她認識的姐姐很喜歡這些衣服,也買了很多,她去她店里幫忙的時候,姐姐都會送她幾套新的。她往書包里揣了幾本練習冊,騎車去了宋廷芝家。

宋廷芝被她call下樓,他穿暗綠色t恤和灰色家居褲,站在一盞昏黃的燈泡底下。雖然臉色很冷淡,但是,嗚嗚嗚,漂亮死了漂亮死了我的寶貝。

卓清及把車子停好,想把他拉到單元門的陰影後面抱抱,宋廷芝沒動,問她:「什么事?」

卓清及收回手:「想你了嘛……」

「如果你要跟我說的只有這個,那我現在送你回家。」

卓清及抱住他的手臂,眨眨眼睛,「剩下的話可以去你房間說嗎?」

宋廷芝轉身:「把車鎖上。」

他按亮樓道的燈,卓清及跟著他往上走,她聽到有人開門關門的聲音,她原本就站在他後面,拖拖拉拉扯出半層樓梯的距離,出來倒垃圾的阿婆跟他打了招呼,路過她時,瞥了她好幾眼。

卓清及經過他家門,往上又走幾步,直到阿婆出了單元門,她才急急回頭,鑽進他家里。

他在玄關等她,房內沒有開燈,卓清及一眼看到另一間卧室門縫里漏出光,她一驚,小聲說:「你媽媽在家?」

宋廷芝勾唇:「怕什么?」

他攬過卓清及的腰,把她抱起來,經過他媽媽的卧室時,他隔著門講:「媽,同學來找我寫作業。」

他媽媽模模糊糊回了一聲,就沒動靜了。

卓清及驚得渾身緊綳,被他抱進房間,連人帶書包跌到他床上,她坐坐好,扯扯裙擺,小聲問:「你媽媽不會過來看嗎?」

她朋友到家里,爸爸媽媽如果在家,都是要招呼兩句的。

宋廷芝:「不會,她忙得很。」

「哦,哦。」卓清及小心翼翼問:「你生氣了啊?」

宋廷芝拉了椅子坐在她對面:「對。你知道為什么嗎?」

「呃……因為我五六節課沒上?」

「你都知道,為什么還要這么做?」

卓清及從床上滑下來,跪在他腳邊,上半身貼住他小腿,「bb,我去補習了。老師本來周末給我上課,但是她朋友約她去旅游,問我可不可以調時間。我想她都沒怎么請過假,我就去了。」

「你在補課?」

「嗯嗯,」卓清及狂點頭,把轉賬紀錄拿出來給宋廷芝看,「這個是我高中時候換的補習老師,研究生剛畢業。我姨姨推薦過來的。」

宋廷芝拿過來細看,每月一筆,金額出入不大,逢年過節還有過節費紅包。對面給卓清及也發過進步獎勵。他點開頭像看了幾條朋友圈,一些實驗室門牌,獲獎的競賽證書,還有自拍照。是個女生。

「去補課為什么不跟我說?」

「我想跟你講的呀,我下午還看到你了呢。但是那么多人在,我朋友知道就算了,要是那些好學生知道了,我怕影響你嘛。我就沒過去。」

「影響我什么?」

「我在他們眼里就是個小混混,你一開始不也這么看我的嗎。」

宋廷芝撐住她腋下,把她舉起來抱到腿上,卓清及倚在他懷里,屁股上放著他的手,她看著近在咫尺的宋廷芝的臉,有些意亂情迷。

宋廷芝顛著腳,雙手同頻率拍她的後背,營造一個人體搖籃,他耐心講:「我不在乎這些。我要是在意別人怎么想我,我活不到現在。不管在哪兒都可以直接找我,站到我旁邊來。」

「那親親呢?」卓清及望著他開合的嘴唇,完全貼到他身上了。

宋廷芝環住她,低頭咬住她唇瓣。

舌頭相交抵住,左右繞著圈打轉,卓清及難耐地哼了兩聲,雙腿夾起來摩擦,她扣住他的手指,拉到自己胸上,宋廷芝幫她揉了一會兒,蹭著她唇角,「乖寶,不然你那個補習就不要去了。我給你上課,你還省一筆補習費。」

卓清及迷蒙地看他,「怎么了?我覺得老師挺好的呀。」

「可能人是挺好的,但是沒效果呀。你從高一就跟她上課,也沒有什么起色,我記得你期中和上次周測都穩定在年級後五十名。」他鼻尖滑過她臉頰,小狗撒嬌似的,「嗯?我給你講吧,肯定有用。」

卓清及沒忍住,嘬了一口他的臉頰,得意洋洋,「我都會呀,我在控分呢。」

「嗯?」

「我不聽老師講課,成績吊車尾還說的過去,要是考太好,老師也不好做,」卓清及想了想,「別人又不知道我會自己去補課,到時候拿我舉例子跟老師頂嘴怎么辦。我只是想自己自由點,對老師又沒意見。」

「那你預備在什么時候發揮你的真實實力?」

「高考吧。」卓清及笑嘻嘻。

「你別藏拙,藏著藏著真拙了。我這兒正好有卷子,不介意做一份吧?」

卓清及看了眼手機,「還有一個半小時我得回家,你是讓我做你,還是做卷子?」

出於短期考慮,當然要即時滿足欲望,但他跟卓清及勢必要久久在一起的,那這一次兩次也無所謂,更重要的是她的成績。

宋廷芝遞了草稿紙給她,讓她老老實實坐在書桌前寫卷子,自己坐在旁邊看書。

學習,行,學習。

卓清及悔得眼淚都要出來了,她偷偷瞥兩眼宋廷芝,他能忍,她忍不了啊。

宋廷芝看她頓了一會兒沒動作,敲敲桌子,卓清及把筆一放,試圖討價還價,「我回家做行嗎?」

「不行,我要看著你。」

她又寫了幾題,感覺渾身難受:「椅子太硬了,坐著不舒服。」

「你坐床上,我去給你搬個小桌子。」

她挑剔,「床上也硬。」

宋廷芝看穿她,「我腿上舒服嗎?」

卓清及點頭。

她站起來讓位,偷偷把內褲拽到大腿中間,裙子邊緣勉強能擋住,等宋廷芝坐在她的座位上,她把他褲子拉下來,伸手捉出陰莖,撅著屁股坐上去,陰唇壓住莖身,她左右扭了扭,把陰唇鋪開,含住它。

宋廷芝深呼吸:「這樣就能好好學習了?」

「再等一等哦bb。」

她扯開jk領帶,解掉叄顆扣子,把小背心卷到胸上,乳粒頂著襯衫凸起來,她側身讓他看,「bb,不要讀書啦,手放這里。」

他托起她的乳,手掌包住乳頭。

卓清及一顫,前後擺臀蹭了蹭,性器鼓脹勃發,硬挺地給她止癢。

「好啦~」她心滿意足,開始寫試卷。

那些一眼能看出答案的題她飛速答完大半張,剩下一些要細想。

就算宋廷芝能硬著給她夾,也不能這么考驗一個青春期的女孩子。

她抬起屁股去蹭他的腰,楚楚可憐地講:「宋老師,我不會了。」

宋廷芝坐直,肉棒在她陰唇里滑動,男孩子堅硬的胸膛貼過來,他要去看卷子,壓得她前傾,「哪里不會?」

她干脆趴到桌子上,手伸到下面,握住莖身,穴口翕張著吞進圓頭:「啊…這里不會。宋老師教教,教教我。」

她慢慢往下坐,宋廷芝後仰,放開了讓她吃,一直只是緩慢按摩乳肉的手也忍不住,捏住她的乳頭。他低喘:「你…怎么能把每件事都弄成這樣。」

「都怪你,怪你。啊……」她扭身抱住他的脖頸,吻他的臉頰,「你太漂亮了,我看到你,就,啊……忍不住……」

她艱難起坐套弄,「你罰我吧,用你的鞭罰我,打死我算了,啊!」

宋廷芝猛插幾下,手臂橫過她膝彎,頂著她站起來,把她放到床上。他叫她趴著,試卷也拿過來放在她臉旁邊,一定要今天做完。

宋老師又粗又長一根肉棒伸進小卓同學穴里,被吸得渾身發熱,道貌岸然宣告規則:寫對一題插一下,一個大題可以換叄分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