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7(1 / 2)

情人節 初下筆 1978 字 10个月前

chap7

寬闊的酒店房間里,還殘留著你清爽的體香,我圍著浴巾獨自坐在床沿,懊悔著自己剛才的失控。

看著你努力忽視我對你的無情,在床上溫柔順從的討好,誘人的呻吟努力掩飾自己的不適,為什么…為什么這樣逼迫你,你卻依然愛我愛的死心蹋地,我將難以容忍心里的怒氣,粗暴的發洩在你身上,但你何其無辜,我氣的明明是自己的懦弱。

無精打采的整理衣著,我拿起手機,傳送了與我心相左的訊息『我工作很忙,情人節你自己買些你喜歡的禮物吧!』隨著訊息我動動手指轉帳,伸手掏出大衣口袋里,准備送給你的情人節禮物,深淺咖啡色交織的絲質領帶,綉著你名字的縮寫,好想親自替你系上,一定很襯你淡淺色的雙眸。

收起沒機會送給你的禮物,我調整自己的情緒,大步走出酒店。

冬末的寒風刺骨,我立起衣領、縮起脖子才想到剛剛穿衣時,沒看見我們交往三年時,你送我的情人節禮物,漂亮的深淺灰色交織的喀什米爾圍巾,當初和你一起逛街時,我不過是看了一眼那漂亮舒服的羊毛圍巾,覺得它如果能夠代替我溫暖你白皙的脖頸,襯托你細軟的淺褐色發絲會是多灼人眼目,美麗的誤會下,這條圍巾我圍了十多年,如今你帶走他了,我只希望你能夠忽視上頭沾染的刺鼻女香。

熟悉的黑頭車擋住了我的步伐,面無表情的司機下了車,繞過車頭打開後座的門,褪去年少輕狂的我沒有力氣掙扎,安份的上了車,面對車里父親嚴厲的責備「我說過了!不准再跟那個噁心的同性戀見面,還以為你安份的跟邢家的千金交往,沒想到你還是耐不住那男不男、女不女的下流種誘惑。」

刺耳的侮辱,讓我忍不住回嘴「爸!是我想見他的,從一開始就是我先糾纏他的,你不要這樣侮辱他。」

蒼老的手掌無情的呼在我的臉龐上,嘶啞的聲線不帶感情的要脅「所以呢?我該縱容你那變態的性癖嗎?你喜歡捅男人屁眼的事情傳出去,我在商場上要怎么抬起頭,還是我該先讓他老父親所屬的教會都知道,德高望重的老牧師,生了一個欠男人干的同性戀?我告訴過你,要毀了他的人生很容易,不論是要讓他住在安養院的失智老母親無處可居,還是讓他成為流離失所的無業游民。」

「請您不要傷害他,我知道錯了,我會遵循您的期待。」垂下肩膀,我將身子攤在高級進口車的皮椅上,我真的好恨我自己,連保護你都做不到。

「記得你承諾的,下周三我跟邢家約好了談你們倆的婚事,不要再跟男人糾纏了,我不管你心里怎么想,想隨心所欲過日子,下輩子就別投胎在我們家。」乾癟的手指敲了敲車窗,司機立刻打開車門,我移動沉重的身子下車。

我站在路邊,沒有志氣的彎下腰恭送名貴的進口車離去,寒風中淚水受地心引力吸引的低落在皮鞋的雕花上,我好想生在尋常百姓家,我好想帶你離開,我真的好想躺在你懷里,嗅著你的體香,有你的親吻安慰。

我真的好愛你,我可以為了你拋棄讓我厭惡的這一切,可是我不願讓你受傷,如果我告訴你家里給我的威脅,你一定會難過的責備自己,所以我寧可狠下心扮演一個連自己都厭惡的負心人。

其實女孩沒有什么不好,她年輕、美麗、溫柔有活力,但她不是你,那濃郁的香氣沒有你的清新芬芳,那開懷的笑容沒有你微微上揚的嘴角誘人,為什么跟我廝守終生的不是你?整場飯局我心里想的都是你,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

無法拒絕長輩的期待,我帶著女孩漫步在喧鬧的大街上,經過你喜歡的蛋糕店,上頭的布條提醒我今天是情人節,沒有你陪伴的日子,我渾渾噩噩的忘了你最喜歡的節日,腳步隨著思緒走進店家,我站在蛋糕櫃前,回憶著過去舔去你臉頰上帶著酸甜滋味的鮮奶油,那段過去是如此的甜蜜。

思緒被女孩的吳儂軟語打斷,我將手臂搭上纖細的腰桿,想在女孩身上尋找和你的身影,沒想到我抬起頭卻對上了你失落的眼神,纖細的你被高大的青年攬在懷里,嫉妒讓我失去理智的用冰冷的語言傷害你。

我好恨我自己,只能看著你躲在別的男人身後哭泣,你聲聲的指責是利刃,一刀刀劃開我的真心,我好想告訴你,我沒有變,我依然像當初這么愛你,你拉著男孩頭也不回的離去,如果你有回頭,我想你會看見我難以掩飾的落寞,撿起你扔在地上的圍巾,披在自己的脖頸上,羊毛摩擦的細小靜電音,好似我心碎的聲音,你找到可以勇敢把你護在身後的人了,而那個人不是我….不是懦弱無能的我。

送女孩回家後,我不由自主的轉動方向盤,朝著過去我們共築的愛巢,從停車格朝我們的小公寓望去,客廳的燈還亮著,你還沒睡,我好想上樓跟你解釋,但我又有什么立場,我將頭靠上方向盤,隱忍不住的淚水,懦弱的潰堤「你愛上別人了嗎?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愛你!」呢喃在嘴邊的情意,沒有勇氣當面告訴你,我只能獨自沉浸在悲傷里哭泣。

一早男孩就騎著老舊的打檔車,在我們的小公寓樓下守候,我心里松了口氣,原來亮了整晚的客廳電燈不是有他人相伴,也許那是你對我的思念。

你淡薄的身子步態有些搖晃,紅腫的雙眼訴說著你昨晚的傷悲,青年陽光的笑容耀眼的好像我們年輕的時候,看你拒絕不了他所以上了機車,就像你當年拒絕不了我,所以跟我在一起一樣,你的溫柔都沒有變,可是卻不是我專屬的了!

從那天起,我每天躲在我們的小公寓樓下守候,你從一開始抓著金屬後車架保持平衡,到輕扶著他厚實的肩膀,我知道你們的感情在升溫,之中沒有我可以介入的縫隙,我忍不住苦笑,我又有什么資格介入,這段感情我早該放手,不該拖著你受折磨。

抬頭望向躲在烏雲後頭的新月,微暈的亮光點亮不了我內心的寂寞,車里沉悶的廣播提醒我已經清晨三點,我有點擔心今夜的你為何晚歸,是因為有他的相伴,所以捨不得回到有我倆共同回憶的居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