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老公來了,去接一下(1 / 2)

林輕羽抓了抓耳垂,「其實那個時候吧,我還……」

因為惡作劇這個小誤會解開後,周墨也沒有把那些謠言怪到她頭上,林輕羽覺得周墨還挺大氣的。

大大方方地說開,加上事情又過了一兩年,那些事也就不是什么事了。

所以林輕羽就想說,其實那個時候我也不完全是想捉弄你,我還挺喜歡你的,但是我不好意思,而且不想影響學習,所以就算了。

現在看到你考上大學了很高興,如果你以後的女朋友聽說了以前的那個謠言。她林輕羽雖然不能以死謝罪,但保證為他作證,還他清白。

……吧啦吧啦,諸如此類的話。

但是話還沒說完,許颯丟的橘子就砸到了她腦袋上。

在頭腦中激情四射的感言就此終結。

「林輕羽,你老公來了,去接一下。」

林輕羽的手機放在了野餐墊上,剛才江震打來電話她沒聽到,是許颯幫忙接的,說現在已經在山腳下。

江震又不是第一次來綺石山了,而且剛才也給他發了定位,林輕羽說他不能自己過來嗎。

許颯搖搖頭,模仿江震的語氣,「你老公說不行。」

「為什么?」

「他說遇到了滑坡上不來,也擔心你被泥石流沖走了,不放心,說: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林輕羽:「……」

許颯拍拍她的肩膀,順便接過她手里串燒烤的活兒,還催她,「快去吧,別讓你老公等急了。」

說話完全不顧在一旁的周墨的死活。

-

林輕羽到山下的時候看見江震靠在車門上,雙手抱臂,懶洋洋地站著,冷笑的表情卻像是能把牙咬碎。

「林、輕、羽。」他勾勾手,「過來。」

林輕羽腳底打滑,掉頭走人。

「哎哎哎你別拉我啊!」

林輕羽沒走幾步,就被江震提著衣領往回拉。

「我來了你跑什么?」江震彎腰就把她鎖在自己的胳膊底下,掐著她的臉問,「帶我過去看看那個泥石流長什么樣。」

還泥石流,泥石流怎么不把她這個小東西沖走。

國慶七天都是大太陽,他來的路上開著車都得戴墨鏡,現在晚霞漫天,草尖兒都是暖洋洋的。

現在撒謊都不用打草稿的?

林輕羽對著他拳打腳踢,說她福大命大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