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故 ⅹγúzнaǐωú.ǐň(1 / 2)

小綿羊歷險記 魚蛋串串 1362 字 10个月前

姜星辰本來想和楊小綿一同去叫醒剩下的人,但是由於時間緊張,楊小綿便催促他分頭行動,姜星辰去叫醒何悅和劉佳,她去叫醒張叮和黃炳。

她快步走到張叮的房間,房間里空無一人,她轉身便去黃炳的房間,想必兩個小情侶應該是一起休息了。推開黃炳的房門,果然張叮就在黃炳的卧室躺著,兩人相依著側躺著,若不是黃炳的黃毛和耳釘太刺眼,看起來也像是一對正常的情侶。

猶豫了幾秒,楊小綿選擇了先叫醒張叮,兩人看著都睡得很沉,呼吸平穩,似乎都沒有在夢中遇到弗萊迪。她先是用力拍了拍張叮,後者毫無反應,她只好拿出殺手鐧,掏出那根縫麻袋一樣粗的針,思考片刻,決定還是扎張叮的手臂。

「好痛!」

扎了兩下後,張叮喊著痛醒來了,睡眼朦朧,神志還沒恢復完全,她看著床邊的楊小綿疑惑地問:「小綿姐,你怎么進來了?」

楊小綿:「進來救你的,我們都睡著了。」

張叮滿臉困惑,花了數秒才理清現狀,轉頭看到身邊還在睡熟的黃炳,嚇得一哆嗦,趕緊猛推黃炳。

黃炳原本平穩的呼吸變得急促,面孔煞白,五官扭曲,似乎夢到了什么恐怖的東西。lāsuщu.xγ(lashuwu.xyz)

張叮哭喊道:「小綿姐,救救他!」

楊小綿直接拿粗針扎黃炳的身體,但是卻毫無作用。

張叮一把奪過楊小綿手上的針,自己動手來喊醒他,可是無論她下手多么用力,甚至黃炳的皮膚已經被扎出了幾個洞眼,洞眼滲出了絲絲鮮血,黃炳仍舊沒有醒來。

張叮無助道:「為什么?為什么?」

此時,黃炳的身體緩緩顯現出一道道駭人的傷口,皮肉外翻,傷口之深到甚至可見些許白骨,那是被弗萊迪的利刃劃下的傷口,黃炳在夢中承受的痛苦已經遠遠大於針扎的刺痛。

楊小綿看著張叮哭喊著,拼命想要叫醒黃炳的樣子,有心無力,她也沒有辦法能叫醒正在遭受弗萊迪酷刑的黃炳。

原本搖著黃炳手臂試圖叫醒他的張叮感覺到手掌濕潤,她抬起手看去,驚恐的發現黃炳的手臂上的肌膚一點點的在剝落,現在的黃炳就像是躺在砧板上的牲畜,被屠夫一點點的解剖,先是皮膚,被一點點的刮下,接著,皮膚下鮮紅的肌肉被一片又一片割下,腥紅的血流淌出來,浸濕了整個床,原本淺色的床具已經被沁的鮮紅,完全看不出原本的顏色。

張叮已經被面前這景象嚇得失語,眼睛直直的看著黃炳活生生的被一點點解剖,黃炳仍舊是閉著眼睛,只是五官已經扭曲,不知是因為疼痛還是恐懼,或者兩者皆有。

楊小綿知道已經無力回天,她把已經呆愣的張叮拉下床,張叮仍死死的盯著床上的黃炳,喃喃自語:「不會的,不會的,只是做夢。」

楊小綿本想把她帶離這個房間,但是她仍然固執的不肯離開,瞪大了眼睛看著逐漸白骨的黃炳,黃炳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的消失,先是胳膊的肉被削光,露出了白骨,再然後就是腿部,最後到黃炳的臉,臉頰的肉最先被削掉,接著鼻子被切掉。

似乎是已經承受到了極限,黃炳哀求道:「讓我死吧,讓我死吧,讓我死吧,求你了,求你了。」

夢中的弗萊迪突然良心大發,看著已經被折磨的抱著他褲腳求饒的黃炳笑著,給了他最後致命一刀。

而夢境外,床上的黃炳化為了一灘血水,消失了。

張叮癱倒在地上,顫顫巍巍的爬到床邊,看著那一灘帶著肉渣的血水,仍舊不敢相信,這一切發生的太快,明明十幾分鍾前他們還在嬉笑著,黃炳還向她許諾會帶著她一起出去,還答應她這次回主神空間以後再送她一束最好看的花。

楊小綿看著淚流滿面的張叮,不知怎么安慰,雖然她有些討厭黃炳,但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就這么在自己的面前被殘忍地殺害,她還是心有余悸的,對於張叮,更是失去了愛人,千言萬語也無法讓她寬慰。

楊小綿蹲坐到張叮身邊,輕輕撫摸著她的頭,輕輕的說:「人死不能復生,你要好好活下去才好。」

張叮在她的肩頭小聲的啜泣著,渾身顫抖,她不知道自己是因為失去了黃炳而感覺到傷心的顫抖,還是因為看到他遭受的酷刑而感覺到恐懼的顫抖,失去了黃炳,她在這個世界該如何繼續下去。

楊小綿看到門口的姜星辰帶著剩下的幾人正欲進來,她做了個禁聲的動作,讓幾人在門口等著。一直到張叮不再啜泣,她拍了拍張叮肩膀,安慰了幾句,張叮緩解了一些。

楊小綿:「你去洗一下換一身衣服吧,身上都是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