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孔雀(1 / 1)

第二大腦計劃 jyun66 593 字 10个月前

周馥思一出生便被托付給了鄉下的外公外婆,直到他小學叄年級,母親的事業終於有所起色,他才被接回城市。

在鄉下時,外婆每天交給他的任務便是喂雞,一旦他提著一盆米糠靠近雞舍,分布零散的雞就會主動向他靠攏,卡在籬笆邊上急不可耐地走來走去。但這些雞越是嗷嗷待哺,他就越不想讓他們輕易地吃上食物。所以他會先繞著雞舍走幾圈,讓它們成群結隊地跟他白跑,之後再突然敲籬笆一下,把它們嚇一跳,再走幾圈,停下來,伸出一只手裝作要播撒糧食的樣子,不太聰明的雞見狀會往地上啄,結果自然是空歡喜一場。

有年春天母雞下的雞蛋孵出了許多雞仔,這些毛茸茸的黃色小生物只會跟在母雞屁股後邊一搖一擺地踏步,小周馥思覺得它們好傻,卻又經常盯著它們發呆。蹲在地上,透過籬笆的縫隙觀察雞仔細而分叉的腳趾和圓滾滾的肚皮,他突發奇想:鴨子能游泳是因為有腳蹼,如果給雞仔人為地裝上腳蹼,那雞仔是不是也能游泳了呢?於是他趁母雞不注意一把抓過那只最胖的雞仔,劫回房間。

他撕下《寫一手好字》的封面,用剪刀剪出腳蹼的形狀,再翻箱倒櫃找出透明膠,粘到反抗卻又束手無策的雞仔身上,接著,他拿出自己用來洗臉的盆,到門外的水龍頭去接一盆清水,接著便是實驗最為關鍵的部分,把小雞丟進水里。

同樣都是處於初期的生命,一個卻能把另一個控於指掌。雞仔的兩掌滑稽地快速擺動著,嘴里發出尖銳的咕嘰聲,落水時,撲騰翅膀,奮力掙扎,水花飛濺。

他意識到這樣行不通後,趕忙把雞仔抓起來,這一幕被剛從田地里回來的外婆撞個正著。

整件事的結局是他被外婆用掃帚狠狠揍了一頓。而關於那只雞仔,他先用毛巾把它擦干,又放它進被子里捂著保暖,可即使這樣,在第二天,那只全雞舍最肥的雛雞還是永遠合上了它的眼。

回憶起自己竟還有這樣的童年經歷,周馥思只覺得好笑。誰又能想到,現在看起來像個闊少的他,在過去只是個廝混於田間、干盡壞事的野孩子呢?

現在,平凡工作日的傍晚,他正在竹林給校園里的流浪貓喂食,此情此景莫名勾起他剛才的一系列回憶。其實貓比雞要聰明得多,只要他提起貓糧的包裝袋,發出咔嚓的聲響,貓咪們就會兩兩叄叄地從四周竄出來,繞著他轉,蹭他的腿。而竹林深處大籠子里關的那幾只孔雀才更像記憶中的那群叄黃雞。比起喂貓,他或許更適合去喂孔雀,但可惜校園里的孔雀有專人喂養,輪不到他插手。

他也絕不是那種善良到會主動來照顧流浪貓的陽光少年,這僅僅是在履行作為學生會生活部部長的職責。「喂食校園里的流浪貓」這個擔子竟然交付給了生活部,他怎么想都覺得這不是一個合理的決策。可生活部竟然因此而人丁興旺,這使他更為疑惑,這些毛茸茸的小生物,腦化指數只是人類的七分之一,竟然能這么富有魅力嗎?他隨機挑選一只吃得正歡的橘貓,抱起來,與它面面相覷。橘貓不滿地喵嗚一聲,可被他卡著胳膊提起來時,下半身也只是自然垂落,沒有亂蹬,據說這是一種信任的體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