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淫亂皇子女】2 pò18Ъ.Ⅽòм(1 / 2)

初皎月看著身旁喜孜孜吃著雪花糕的少年,思考著自己似乎有點玩過頭,這樣保護下去她還是難逃被臭皇帝下葯的結局。狄澤發現皎月的目光,將自己咬一半的雪花糕遞到姐姐面前,習慣被餵食的她想也沒想就張口。

她嘴角沾染上純白糖粉,他細心替她擦拭。

幸福的時光很快就過去,她頂著的假身分已經十四歲,宮外肖想公主之體的大臣們早就暗耐不住,各個想辦法連絡她母妃。

皇帝很快就將這事情處理好,同時宮里也流傳原主真實的身分。

「狗種跟假公主,挺配的。」「說那狗種沒事,但千萬別扯公主,那可是皇帝的女人。」

手上拿著白梅,正准備前往明月殿的狄澤聽見了,略過議論自己的言論,他所有的精神都放在「皇帝的女人」──

「弟弟,你看雪人!」鼻子紅通通的皎月站在大雪中,她前頭就是兩個小雪人,純白的風景加上漸漸退肉感的小美人,開開合合的小嘴嘻笑著,狄澤腦中想過的是皎月認真替自己「呼呼」的畫面。

他輕輕嚥下口水,「姊姊堆的嗎?」他將白梅遞給婢女,同時接過批風替皎月披上。「姊姊穿太少了。」

如黑夜的雙瞳溫柔的望著自己的姊姊,怎么能忍純潔如白梅的姊姊被染污呢,啊──姊姊早就是他的人了啊。

感受到視線的皎月內心是崩潰的,表面上還是得維持孩童該要有的純真,「弟弟肚子餓了?」ushuwuh.om(yushuwuh)

「嗯,餓了。」只不過想吃的是姊姊。狄澤伸手牽起皎月往墊里走,內心所想的是該好好思考姊姊的婚約。

兩年間,狄澤出現再向月殿的時間越來越少,皎月也開始被教導各種「房事」,傻乎乎人設被灌輸的都是「讓人快樂的游戲」,她不能臉紅只能懵懵懂懂的點頭。

「這件事情不可以跟十一皇子說,而且也不能跟皇子一起玩喔。」嬤嬤仔細教導皎月,她清楚兩人之間青梅竹馬,也感受出狄澤對公主有不同心思。

「為什么呀?」喜歡跟狄澤分享的皎月露出水亮亮雙眼,發自內心提問。

「因為這個游戲不能跟兄弟姊妹玩,不然就算輸。」不喜歡輸的皎月自然是當真。「那可不行呢──」

享受吃飽睡睡飽吃生活的皎月輕松等著命運之日到來,能如此悠間的原因是──她早就看上宮里暗衛的身材,一被下葯就爬出去找他們,成熟的肉體,想想就興奮。

初皎月這人很簡單,要做愛也是要跟帥哥做,再不然就是技術棒的,現在只要睡醒吃吃飽睡,事件過後,等女主登場,多棒。

「姊姊……等我……」半睡半醒,皎月聽見熟悉的聲音,人影伸出手輕輕撈起黑絲探於鼻前,似乎有些甜味。夢醒時分,床邊沒有一點溫度,是睡太久,昏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