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師尊缺爐鼎】2(1 / 2)

在皎月快被吹走前,總算是回到他們倆生活的院子,一落地,慕白嫌麻煩,一個踏步就飛進他的房間。這院子說真的像極一般百姓會有的,大廳,兩間房間、一間書房、一間倉庫與廚房,前院種花後院養雞種葯草。

平時唯一會踏進他房間就只有兩天一打掃的時候。

皎月被放在木椅上,慕白眼底情緒不明,手指捏著火靈果放在她嘴前,用眼神叫她快吃。她癟嘴,伸出手墊在火靈果下方,張開小嘴吃力的咬下一口。

一入嘴的火靈果和焚天火心法共鳴,嘴中暖暖的,味道挺好卻說不出像什么,不用咀嚼就化成液體,順著喉嚨一路暖到胃。筋脈擴張的舒爽加上靈氣的滋潤,她張開小嘴一口一口迅速將剩餘的火靈果吃光。

她意猶未盡的舔舐慕白的手指,男人成熟的喉結若有似無的吞嚥。

說起來白月光的身體被作者寫得很逆天,雖說打架經驗不多,也沒有認真修練,修為還是蹭蹭的上飆,連吃下火靈果都是睡一覺就完美融合。

「謝謝師尊!徒兒……」皎月昏昏欲睡,現在的體溫對別人來說有些燙過頭,而她則是舒服地想睡覺。

慕白伸手將她公主抱上他的床,不給拒絕空間,因為他也跟著躺上床,完全阻擋出去的路。皎月想睡得放棄掙扎,沾床就睡。

夢里,她就躺在熟悉的冰棺材里,是慕白特地准備,皎月動彈不得,直覺地認為此時的她已經是死屍。是夢還是刻意讓她體驗一回屍交?

慕白對「她」輕手輕腳抱在懷里,不像是對待爐鼎的態度,他每一次交換都是與她雙修,沒有人知道,連皎月本人都不知曉。

因此想回避死亡結局不能只依靠慕白,皎月打算加強修練,她資質不差,與慕白雙修有多重好處──她真的很不喜歡身上偶爾的燥熱感。

「師尊!」皎月醒來大口喘氣,緊抓著被單,該死的男人!

慕白熟練地撐在皎月身上,而此時兩人已經深深連接一起,不管皎月被撐得難受,死命擺動他老腰,契合度讓皎月很快進入狀況。

蜜穴喜孜孜的噗噗響,歡快地吐水好讓慕白脹起青筋的棒子進入輕松。

「師尊……太脹……」跟小奶貓一樣嗚哼哼,皎月眼眶泛紅,眼中還是如此純粹如炎夏的溪水。

慕白自認為自己就是禽獸,與徒弟雙修還如此喜悅──他將皎月翻過身大開雙腿翹高屁股,他真心不介意當隻禽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