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師尊缺爐鼎】3 ρò⑱Ъ.Ⅽòⅿ(1 / 2)

結果男主沉迷白月光的肉體,兩人沒日沒夜雙修,一度讓其他修仙者以為慕白跑去度劫失敗。而女主還在被叄p輪姦變強的路上。

慕白的師尊也該出場。

但皎月日等夜等,只等到中間慕白離開兩個時辰,雖身上帶著淡淡血味,昏睡的皎月淚都哭乾了,肉穴還水源充沛。

砲灰白月光變成砲灰師尊,那兩個時辰他將他那些不堪入目的師門半屠。被抓去當爐鼎的放他們自生自滅,慕白早就看透「正派」的嘴臉。

與其處理那些狗屁鳥事,不如回去和小奶貓溫存。他本就判她數十年,修先不是為了成仙,而是想與她百年千年同床度。

他愛她的全部,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連睡著時都不想放過她。

兩人忘我雙修,女主少了男主的威能,走得路更加坎坷,幾乎所有丑的老得不好的都交歡過。男二這才有機會上位,自稱最強──

「打開。」真正最強的慕白正讓皎月站在河旁大石上,要求她打開大腿自慰。「師尊……讓我下去好不好?」她跪坐在石頭上欲哭無淚。

她就只是想休息幾天,就不該期待慕白所說的「可以」!

後期慕白發明許多玩法,他找來鏡子,時不時就要考驗皎月的羞恥心,被操yushuwuh.om(yushuwuh)

十幾年還是不適應直視自己騷氣十足的身體。

她大腿內側被刻上草寫的慕白兩字,而慕白自己也給自己刻皎月。胸從原先的a被硬揉成b,甚至特地找來奶草靈,只要定時服用就會產出母乳。

她時常能看見鏡子里與慕白交合處,以及不斷因高潮而噴出的乳水,他不喝,只熱衷榨乳。

想求休息?得辦一連串的羞恥行為才能換到片刻安寧。上一回是要她帶著項圈,握著拳朝他喵喵叫,還有得趴在床上搖屁股向他求歡──

她的菊花也沒逃過慕白毒手。

他似乎在沒人的地方玩膩,重出隱山後,其實力震驚全修仙界,女主好幾次暗示男主與她一起「成仙」。

他赴約修仙界百年一度的交流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