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乳水免費喝】2(1 / 2)

皎月很肯定自己被盯上,就像上一輩子被慕白盯著。每天就是戰戰兢兢的做任務、練體能,過一陣子聽到男主出任務的資訊,才有松口氣的時……

她早就被男主給盯上?圖啥啊?皎月抖得更勤了。

獨處時,她眼神淡淡看向窗外的藍天白雲,總覺得自己忘記許多事情,穿到第叄本書,就像理所當然一樣的接受所有。自己總是能完美與白月光融合,就像是當自己一樣──

與其思考無法改變的事情,不如去想該怎么讓日子過舒服些。而無心的短暫停頓,讓躲藏在黑暗的男人誤會她很憂愁寂寞。

「酥酥,有任務了!」

隔日,她整理圖書館的任務被擱置,被調去治療男主──白厭安,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白厭安卧室位於宿舍最深處,最豪華最大間,他不喜歡陽光,厚重的窗簾遮住一扇扇落地窗。他今日受傷是被暗算,不算太嚴重,但精神上有些不穩,強大的異能者陷入瘋狂可能會引發災難──

皎月站在門口深呼吸吐氣,握著房門鑰匙抖抖,還是打開門。和書本中所描述一樣,光從門口淡淡探入,屋里彷彿無邊界的黑讓人畏懼,有些冷。

「進來。」有些沙啞的嗓音從床上傳來,十分熟悉,和慕白很像……

皎月把門關上,屋里就真的只剩黑,憑著印象伸手左右試探前進,「長官?」

大手唐突握住皎月手腕,順勢地將她帶入懷中,「噓,睡覺。」

不是啊,她是來治療不是來當娃娃的。皎月臉被迫貼著鋼鐵胸膛,手糾結的嘗試挪動,現在的姿勢不太舒服。「很痛……」

他松些力氣,她趕緊將自己身體往下挪些,十分自然枕上白厭安的手臂,另一隻手將棉被拉好,空調真的太冷。調整姿勢她也沒其他路選,放飛自我的陷入沉睡。

大不了等藍悉念快出現她再跑路吧。

要說皎月的缺點有很多,外貿協會、貪吃、懶惰、隨便……健忘。每到一個世界,記憶只會提醒一次,隨著時間就有可能如夢一樣慢慢消逝,避免被當妖怪,她也不敢一一抄寫。

她早忘記男主在一次精神受傷後,獲得了精神控制。

暗黑掩蔽白厭安絲毫不疲憊的眼神,有趣,從第一次見面就感到熟悉,到後面確認自己渴望佔有她。軟綿綿的,淡淡奶香,個性慫又若,不就是生來給他豢養的嗎。

才一過一天,她的職位直接被調到白厭安身邊,他的專屬治療官。連寢室都搬過去睡一起,講好聽是第一時間安撫情緒,實際上就是養成計畫。

把最弱小放置在最強身邊,高官群都表示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