Ⅹ⋎ǔsℎǔωǔ.ⅭⅭ (知畫篇)八、愛惜【微h】(1 / 2)

珍兒回到新房門口,里頭的聲音愈來愈大。她眼皮子顫了顫,恨不得自己什么都聽不到。

床上的兩道人影交迭,衣衫被蹭得全是褶痕。知畫精致的鎖骨處已經布滿青青紅紅的斑點。

小燕子常年練武,肌膚雖緊致,卻比不上知畫身嬌體軟,一身白皙的皮膚滑嫩得不可思議。

知畫躺在永琪身下癱軟如水,永琪雙手撫上胸口,隔著肚兜也能感受到的綿軟。

柔軟地觸覺讓永琪一怔,除了小燕子外,他再也沒有和哪個女子這樣親密過。

察覺到永琪的猶豫,知畫纏著永琪的脖頸將他勾至眼前,兩目對視,知畫的睫毛顫了顫,微微張開櫻唇,在永琪滑動的喉結下輕輕一咬。

永琪眸色一暗,低頭親了親她水潤的嘴唇,趁著知畫雙目迷離沉溺其中時,單手伸入她的後頸,扯開纏繞在脖間的細帶。

白玉的綿軟上櫻紅一點,永琪輕揉細舔著她的胸口,又香又軟,欲罷不能。

知畫嚶嚀一聲,小臉緋紅,她挺了挺小腰,一雙玉臂摸到永琪的衣領,白色的褻衣緩緩褪去,露出男人精壯的上身,她猶豫了一下,又摸索著解開他的褻褲。

柔若無骨的手在他身上四處點火,永琪一口咬在嬌軟的脖頸上,手下也摸索到知畫的褻褲,身子微微一用力,兩條白色的褻褲紛飛,交纏著落在到地上。xusuen.cδ(xyushuwen)

女子的美好全部展露在他面前,永琪突然想起了昨夜那個夢,將軍和夫人水乳交融,就算是個夢也讓他感覺到極致的歡愉。

永琪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指去觸碰那處的粉嫩,輕輕一碰就濕漉漉一片。

知畫嬌吟一聲,永琪心念一動,手指更往里探了探,知畫難受地小聲嬌哼,感覺體內流出了什么,粉臀輕輕搖擺。

「永琪,疼。」

永琪抽出手指,剛想將自己的腫脹埋進去體驗夢中同等的歡愉,卻看到自己手指上染上的點點血絲。

他皺了皺眉頭想到什么又有點不敢置信,然後壓著她的唇咬了又咬,半天才沙啞著嗓子說:「知畫,你來了月事。」

「啊?」知畫自己也懵懵的,突然小腹傳來熟悉的刺痛,她才反應過來。

永琪緩了緩,從知畫身上起來,褪去了情潮,他才發現知畫的皮膚又白又嫩,輕輕一碰就布滿了痕跡,脖頸上,鎖骨上,胸口密密麻麻一片,都是他留下的痕跡,永琪頓時面紅耳赤。

知畫來了月事,圓房的事沒辦法再繼續下去了。

從床底下撈起褻褲給自己擦身,知畫渾身癱軟,連手指都不想動,就躺著可憐巴巴的看著他,沒辦法,擦身這件事就只能由永琪代勞,然後再從衣櫃里拿新的褻衣給她穿上。

給女子穿衣這種事,永琪從來沒干過,他是阿哥,哪里輪得到他伺候別人,就算是小燕子,這種事也有明月彩霞來做。

但在眼前這個嬌軟的女子身上,他一次又一次打破自己的底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