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畫篇)十二、燃情【h】(1 / 2)

從小船上下來,知畫小臉飛紅,容色比手里那兩支荷花還嬌艷。湖心一游,令永琪心曠神怡,嘴角銜著笑,還拉著知畫愉快地剝了個蓮子吃。

日落西山,日頭漸漸的沒有那么毒了。

兩人相攜回景陽宮,走到回廊處,卻看到老佛爺身邊的太監站在門口。

小燕子出宮,老佛爺肯定是收到消息了。

永琪臉色微凝,在想該用什么樣的方法過關。抬腳准備往宮門口走時,知畫拉住了他的手,小聲說:永琪,外面的天色真好,我們再逛一會兒吧。

永琪抬眼,天色漸暗,眼看著就要入夜了。

她低聲說:容知畫任性一回吧,就當咱們還沒回景陽宮,沒見到任何人。

永琪驚訝的看了知畫一眼,一直以為她是最守規矩的,想不到也回有如此叛逆的時候。

他覺得知畫就像是一張畫,每一次掀開欣賞,都有不一樣的感受。

永琪自己也好久沒有那么叛逆了,這一次,他解放自己,將那些規矩體統全都拋之腦後,不再管老佛爺,不再理會他身為皇子的責任。

他和知畫並肩走著,漫無目的,心里卻格外輕松。

御花園北角有一個浮星樓,是宮里賞月觀星的最佳去處。樓上四處通透掛滿了輕紗,賞景觀星時風吹紗動,別有一番情趣。

夜深了,月亮被厚雲遮住的面孔,可星星卻綴滿了天空。

知畫雙手交叉抵在嘴邊,看著夜景驚艷不已,好美啊,永琪,我從沒見過這么璀璨的星空。

是啊,好美,我在宮中這么多年,浮星樓也來過多次,很少見到這樣美的夜空。

知畫柔聲說:今夜,就讓我們忘掉那些不開心的一切好不好。

好,有這么好的景色怎么還能被煩心事困擾呢。

知畫撲哧一下笑出聲,看來永琪你要謝謝我了,如果不是我,你哪里能欣賞到這樣美麗的景象。

她仰起頭,笑著看他,今日知畫可以算是永琪的小福星了吧,下午的滿園荷花,晚上的耀眼星辰,都是難得一見的景象。

永琪忍俊不禁,抬手作揖,是,知畫小福星,今日有你可真是永琪之福。

兩人對視,雙雙低笑。

為了方便主子們觀星賞月,樓內家具齊全還常備了茶點。

知畫沏了壺茶,舉手間行雲流水,氣質高華,永琪又了解到一個知畫的小技能。

永琪小抿一口茶,非常有興趣地問她,知畫,你連沏茶都會?你還會什么?

知畫神秘兮兮的說:我才不說呢,知畫可是個寶,得要永琪一點一點地發現。

永琪低笑,確實。

知畫和小燕子是完全不一樣的人。她聰明睿智,有大家閨秀的優雅和賢淑,也有小女人的靈動和嬌媚。

年少時,他也曾幻想過會娶什么樣的女子,就算明知自己婚事做不得主,他也想過。

情投意合,畫眉舉案,心有靈犀,白頭偕老……一切美好的詞都是他對婚姻的幻想。

小燕子是他生命中的一個意外,如果沒有這個意外……

一絲馨香涌入鼻尖,永琪輕嗅,茶香?……好像有些不像。

下腹突然傳來一絲燥熱,永琪忽然明白了些什么,抬眼去看知畫,她白皙的臉上緋紅一片。

知畫……

永琪,難受……我難受……她哼了一聲,捏著衣領不住的喘息。

永琪自己也難受,他強壓著自己心底的躁動,趕緊在樓內四處找尋,終於在知畫身後的案幾上看到一個精致的小香爐,裊裊青煙。

他趕緊沖過去將手邊的茶水澆了下去,做完這一系列的事,他臉上已經染了濃重的情欲之色,額角有大顆汗珠滾落。

再回頭看看知畫,柔軟的衣服被她扯得皺巴巴的,白色的龍華被她扯掉,外衫最上面的兩顆扣子已經解開。她的目光迷離,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狀態。

永琪撲過去,將自己的衣服披在知畫身上,拿起茶盞遞到知畫的嘴邊,說:知畫快,快喝點水,很快就好了,不要怕。

永琪……她什么都聽不進去,心中像是有團火在灼燒著她,她毫不猶豫地撲進了永琪的懷里,啃咬他的雙唇,親吻他的皮膚,兩只手不聽使喚地、倉促地去解開他的衣服。

她渾身上下像是著了火一樣,灼燒得她難受至極,而此時唯一能給她救贖的就是眼前這個人。

啪嗒一聲瓷器碎裂聲響起,青花茶杯摔在地上,茶水四濺。

同時,知畫扯開了永琪的衣襟,露出大片古銅色皮膚,情欲占據了知畫整個腦海,只想向眼前的人索求。

伸出小舌碰上那嫣紅一點,永琪悶哼一聲,雙臂摟住了她的腰,想按住知畫,卻不經意被知畫推倒,兩人雙雙倒在了地上。

發絲交纏,氣息交織,知畫埋在永琪胸口又是吻又是咬,生澀得沒有一點章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