Ⅹ⋎ǔsℎǔωǔ.ⅭⅭ (知畫篇)十四、欺騙(1 / 2)

吃完了粥,兩人相繼去沐浴,換上清爽的衣服,一齊躺在床榻上,十指緊握。

知畫的腦袋靠在永琪的肩上,一會兒蹭蹭他的肩膀,一會兒蹭蹭他的臉,像只小貓一樣在他身邊作亂。

知畫的一縷發絲落在永琪肩頭,永琪用另一只手把玩著烏黑的長發,猶豫了一會兒才說:「知畫,我明日去接小燕子回來。」

知畫的動作頓了頓,過了一會兒,才低低的「嗯」了一聲。

察覺到她情緒上的低落,永琪無可奈何,「知畫,對不起。」

知畫伸手,去揉開他緊皺的眉心,「不要說對不起。筠亭,你沒有錯,你和姐姐是患難夫妻,你們情深意長,而知畫只是一廂情願的愛你,是知畫貪心了。」

永琪閉了閉眼,將她摟得更緊。

知畫輕輕拍了拍他的背,「筠亭,把姐姐接回來吧。」

「毀了你的畫是小燕子的不對,我會讓她道歉的。」

知畫笑容淺淺,「沒關系,畫就是一個物件,毀了便毀了,不要為了物件傷了姐姐的心。現在想想,我畫的並不是那么好,下次再畫更好的給筠亭看,好不好?」xusuen.cδ(xyushuwen)

「……嗯。」永琪聲音微澀,在她額頭淺淺落下一吻。

第二天,永琪早起醒來上朝,身邊的人還在睡,看著她恬靜的睡顏,永琪眉目舒展。

他躡手躡腳地下床更衣,還不讓任何人驚動知畫。這份心意,景陽宮的宮人們看在眼里,知畫這邊伺候的人喜氣洋洋,小燕子房里伺候的幾個奴才臉色就有些不好了。

等永琪一走,知畫也起身了,叫來珍兒翠兒洗漱梳妝,用完早膳以後帶著丫鬟一塊兒去荷花池采集露水,再折了些蓮葉蓮蓬。

回景陽宮就一頭扎進小廚房,做了許多小點心,然後拎著食盒去慈寧宮。

老佛爺昨日在景陽宮沒等到他們,心里肯定有氣。

「老佛爺,知畫來給老佛爺請罪了,老佛爺別生氣。」知畫把小點心交給晴兒,說:「這些都是知畫親手做的,請老佛爺先嘗一嘗,若老佛爺覺得不好吃,知畫認罰。」

晴兒也在一旁附和,「老佛爺,您看知畫一大早就來請罪,還親手做了這么多好吃的來哄您開心,您就別氣了,好不好?」

老佛爺昨日去景陽宮,誰知小燕子,永琪,知畫叄個人都不在,她老人家憋了好大的氣,今早的早膳都沒用多少。

晴兒將食盒中的茶點一一拿出來,知畫介紹說:「老佛爺,這是晨露茶,是用今晨新采集的荷葉上的露水泡的,您嘗一嘗好不好?」

「這是荷花酥,老佛爺嘗嘗,里面還有一股荷花的香味呢。還有荷葉糕,都是知畫今早去荷花池采集的新鮮荷花,荷葉做的,老佛爺就賞臉嘗一嘗好不好?」

老佛爺聽她嬌聲軟語,又肯花時間花心思給她做這些小點心,心里的氣確實消了一大半,到底那些氣也不是沖著她發的。

品嘗了晨露茶,荷花酥,荷葉糕,老佛爺笑著說:「知畫呀,你可真是心靈手巧。當初南巡的時候你做的那些點心我還記得呢,真是色香味俱全。」

老佛爺朝晴兒招招手,「晴兒你也嘗嘗,味道很是不錯。」

知畫欣喜的說:「真的好吃嗎?其實荷花酥和荷葉糕知畫也是第一次做,糊里糊塗摸索著做的,老佛爺真覺著好?沒騙知畫吧。」

「哀家怎么會騙你呢,晴兒,你說是不是啊?」

晴兒吃完也笑著說:「清甜不膩,口齒留香,確實好吃呢。老佛爺,晴兒這回可是又讓知畫給比下去了。」

「晴格格說的這是哪里話?老佛爺和晴格格喜歡,知畫就開心。」知畫又說:「食盒的最底層還有蓮子湯,清熱解暑,老佛爺和晴格格也替知畫嘗嘗味道吧。」

蓮子湯清香可口,老佛爺極喜歡,一碗都吃了個干凈。

晴兒松了口氣,老佛爺被哄得消氣了,肯定也不會太過責難小燕子和永琪。

可是老佛爺喝完湯,若有所思的說,「蓮子,連子。多子多孫,子孫滿堂。」她笑眯眯的,「知畫,你什么時候才能讓我抱上你和永琪的孩子?」

知畫沏茶的手一抖,茶水險些灑出來,她強自鎮定,拿出最端庄的笑容回說:「老佛爺,子女是講究緣分的,或許是知畫同孩子的緣分還沒到呢。」

晴兒也在一旁幫襯,「是啊老佛爺,知畫還這樣年輕,成親不過幾個月,孩子的事兒急不得。」

老佛爺卻從知畫莫名的失誤和閃爍的言辭中觀察出了端倪,當即沉下了臉,對晴兒說:「晴兒,你出去,我有話要單獨問問知畫。」

晴兒有些不解,老佛爺要和知畫說什么?還要特意避開她。

不過老佛爺的話不敢違,晴兒依言退至門口,沒一會兒就聽見里面老佛爺在喊,「傳太醫,傳張太醫來!」語氣中明顯帶著蓬勃的怒氣。

晴兒眼皮一跳,這位張太醫最擅長婦產千金一科,這個時候請他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以老佛爺的口氣,總不可能是喜事,但絕對是大事。

她剛想叫人去請,里頭老佛爺又喊:「不要傳太醫了,去敬事房叫兩個嬤嬤來。」

敬事房的嬤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