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眼 χγuzнaiшu6.Ⅽòм(1 / 2)

駱少斌的腳步像是踩在了何依蕊心尖上,每一步都令她心跳加速!

本以為自己把這段往事遺忘了,直到此刻才知,自己從沒忘過。

他緩緩而來,入了座,跟曾經一樣,書本都沒拿出來,而是閉上眼睛趴在了書桌上。

駱少斌不是個好學生,學習對他而言就是一種懲罰。

何依蕊眼角余光留意著他,嘴角不由上翹,心想:這家伙依舊是老樣子……

駱少斌的行為在班級上引起不小騷動,徐老師跟曾經一樣,什么都沒說,默認了他這種行為!

主要是駱家一般人得罪不起,別說是徐老師,就算是校長在駱少斌面前也要恭恭敬敬。

徐老師講課聲音吵到了他,駱少斌皺著眉,臉上呈現出少許的不耐煩之意,閉著眼睛從兜里拿出耳塞,片刻間,他面部恢復如常。

下課鈴響起,駱少斌依舊在睡覺,何依蕊坐的位置挨著牆,他不起來,她出不去。

何依蕊目光在他臉上,伸手拉拉他衣角。

駱少斌睜開眼眸,目光直勾勾望著她。

何依蕊清清嗓子:「麻煩讓讓,我要出去。」

駱少斌哦了一聲,可他卻沒有移動。

何依蕊看著他,駱少斌又閉上了眼睛。

「駱少斌?」

「女人真麻煩。」

駱少斌語氣滿是不耐煩嘀咕一句,不情不願坐在椅子上,往前挪挪椅子,依舊沒有要起身的意思。

他椅子離後面書桌距離太窄,雖然何依蕊很瘦,可還是出不去。

何依蕊再次拉拉他衣角:「我出不去。」

駱少斌目光落在她白嫩手指上,不知怎么想的,居然起身了。

曾經也發生了此事,但是駱少斌卻沒有起身,間接導致何依蕊尿了褲子,羞憤的哭著回了家。

如今只是換了一種方式,果然如自己所想的一樣,沒再發生令自己出糗難看的事情。

何依蕊離開座位,居高臨下望著他後腦勺:「謝謝!」

駱少斌慢慢抬起頭,望著她遠去的背影目光有些呆滯。

自己的行為她不但沒有生氣,反而還是謝謝自己?

這是什么操作?

何依蕊解過手回來,駱少斌依舊趴在桌子上閉目養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