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少斌的承諾:我寧願負天下人,也絕不會負(1 / 2)

駱少斌的出現驅散了何依蕊心中恐懼,站在門口好一會兩人才進屋。

何依蕊房間少女系風格,粉粉嫩嫩,娃娃好多個。

駱少斌這是第一次進女孩子房間,環顧一遍,目光看向了何依蕊。

「你很喜歡娃娃?」

何依蕊望著那些娃娃:「以前很喜歡,隨著年齡增長,它們都成了擺設。」

好多舊物之所以沒有丟棄,一多半是因為情懷。

駱少斌哦了一聲,何依蕊拍拍床:「坐吧!!」

「可以嗎?」

何依蕊望著他:「難道你准備一直站著?」

駱少斌這一刻表現的像是毛頭小子,撓了撓頭,坐到了床邊。

何依蕊能看出來,他有些緊張,不由覺得他好笑。

房間靜悄悄的,窗外依舊電閃雷鳴。

何依蕊望著他完美側顏:「外面雨下的很大吧?」

駱少斌背對著她:「雨下的不小。」

何依蕊輕輕嗓子,咬咬唇,猶豫一番:「你過來。」

駱少斌很聽話,上了床,何依蕊拍拍自己身旁睡覺位置:「躺下。」

他哦了一聲,躺在床上。

何依蕊在他躺好以後,也躺下了去,兩人中間隔了能有半米距離。

駱少斌:「邀請個男人上床,你就不害怕嗎?」

害怕?

何依蕊想說:跟你該發生的不該發生的都發生過了,有什么可害怕的?

想是這么想,話卻不能這樣說。

何依蕊望著他,生出逗弄他的心思。

「你算那門子男人?頂天算是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