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時候駱少落荒而逃 χγuzнaiшu6.Ⅽòм(1 / 2)

在她掙扎下,雙腿被他分開,何依蕊羞的無地自容,嘴上一直喊著不要。

駱少斌目光直勾勾等她粉粉嫩嫩陰戶,胯下之物叫囂的厲害。

咋一看她的外陰像是個饅頭,陰阜上沒有幾個陰毛,陰毛少的可以忽略不計的地步,給人一種光滑無比的感覺。

陰蒂被刺激的晶瑩剔透鼓起,像個一顆珍珠,又像是一個肉芽!

大小陰唇發育的良好,陰道口被刺激的早已裂開了小嘴,正源源不斷流淌著花液。

他用指尖在肉穴口輕輕觸碰一下,手指肚沾上一層粘稠液體。

駱少斌雖然沒跟女人上過床,色情電影沒少看,對於女性生理結構並不陌生。

性感喉結不由自主上下滑動,吞咽水口聲從他嗓子眼兒里益出。

何依蕊感到了不適,想夾緊雙腿,因為他跪在她雙腿之間,導致她雙腿無法合攏。

駱少斌呼吸加重,氣喘吁吁把她壓在身下。

不停親吻她,刺激的何依蕊頻頻嬌吟。

見他遲遲沒有下一步行動,何依蕊摟住他脖子,雙腿盤在他腰間,微微抬起臀部,摩擦他下半身緩解自己生理需求。

駱少斌感覺自己快不行了,猛然坐了起來,慌慌張張離開。

何依蕊陰戶大開,坦露著乳房,頭發凌亂,媚眼如絲僵在了原地!

他怎么走了?

何依蕊微微抬起身,已看不見他的身影。

過了十多分鍾,駱少斌換身衣服頭發滴答水珠出現在何依蕊面前。

他抱住了她,語氣滿滿的歉意。

「對不起,剛才我太沖動了。」

駱少斌想肏她,奈何有言在先,要等期末考試成績出來的……

何依蕊覺得他是個死心眼,不過呢,變相證明他對於承諾的重視度。

不敢再胡來了,駱少斌親吻她額頭,把她緊緊摟在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