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癲花(高H)(1 / 2)

景昔 禪心(靖姨) 680 字 2023-06-14

但今夜,他好像失控了。

許是因他入得太深,忘乎所以,又或是因著毒發,他已神志不清,無論何種,都無法阻擋他入侵那深處密地。

在失去理智重重一擊之下,花心終是敞了口,大半個莖頭探進胞宮之中,與那禁忌之地親吻廝磨。

他不再抽動,只頂著深處宮口,不斷盤磨下腹,感受花口之處的緊裹,也不忘極力擷取深處蜜源。

景昔卻失了力趴在石榻上,雙腿顫抖不已,她看到肚子被頂起一處豐丘,害怕到不敢喘息,花穴也因緊張而瘋狂痙攣。

葉雲詹被絞得魂不附體,大手剛一撫上那白皙臀部,便聽她顫顫巍巍抽泣出聲。

「師父,肚子壞了,怎么辦?」

她已不知自己在說何話,只擔心這幅身子壞了,便再也無法給他解毒。

葉雲詹緩了息俯身貼著她,大手撫上她緊綳小腹,閉眸啞聲:「沒壞,是我在這里。」

說著指尖輕輕按壓那處凸起,一瞬間,兩人皆是悶哼出聲。

葉雲詹挺直了身子,大手握住那纖細腰身,不顧她低泣喚聲,瘋也似撞向蓬勃欲根。

幾番急進急出,癲狂搗弄,終是在她一聲尖利呻吟溢出,抖動著窄臀,將那濃稠陽精射進花宮深處。

這次交合時刻猶為漫長,且兩人皆是累極痛極,他俯身環著她微微喘息,卻聽她低泣著急聲。

「師父,快出去,我,我想出恭。」

半軟的陽物將一退出,景昔還未來得及下榻,便哆嗦著雙腿尿了出來。

她怕極,也迥極了,她看那嫡仙一樣師父已恢復往日清明,疲憊依在榻上調息,而她卻泄在了師父榻上,玷污了那輪清風皓月。

景昔哆嗦著雙腿,里里外外翻找褻褲,今日師父很是不同,上來便脫了她褻褲,往日都是輕輕扒開,方便陽物進入便可。

她看那褻褲壓在師父身下,手一伸,便要去拽,卻被他擒住了小手。

「泄完再穿。」

景昔還未反應過來,便覺花穴之中多了一指,正是按在腔壁凸起軟肉上撫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