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桑毒(微H)(1 / 2)

景昔 禪心(靖姨) 712 字 2023-06-14

房內水霧繚繞,景昔躺在竹椅中,看少年撩袖去試浴桶中水溫,微微皺眉:「師兄,你熱了幾次水。」

「兩次。」

其實是四次,不然這房中怎會成了煙境,沐彥不說,是怕她生迥。

但其實她與他,已無需這般見外,就如同現在,她躺著竹椅上,任他褪下衣衫,赤身裸體抱進浴桶之中。

這幅身子,他早已目睹過數遍,甚至比她自己更是熟悉那構造。

沐彥褪了外袍,卷起袖口拿桶中木瓢撩了浴水為她潔發:「熱嗎?」

景昔沉在桶中緩緩搖頭,片刻,又微微點頭。

這浴水葯香濃郁,且已泛出了墨綠色,升騰熱氣夾雜著葯息,熏得她雙眼生淚。

「出來吧。」

他將她長發裹好,雙臂伸進水中抱她。

「不再泡一會兒嗎?」景昔伸手抹去眼上水霧問聲。

以往師兄都要她多泡幾刻這葯水,今日她才坐入不到一炷香時刻,便要她出水。

且看這葯水顏色,也知他定熱了數次,如此匆匆了事,豈不是可惜了那些個草葯。

沐彥未說話,只將她抱出浴桶放在榻上,卷了棉絨從上至下擦拭她的身子:「今日你神色不濟,再泡下去恐是會暈厥。」

說著起身取出木箱中膏葯,指尖剜出一抹,探向下體。

修長指尖將將碰上穴口,景昔便皺了眉,朱唇緊咬,卻是默不作聲。

「疼了,便出聲。」

沐彥將指尖葯膏抹在穴口以做濕潤,而後又剜出一抹,緩緩探進花穴之中。

一如既往的濕熱緊致,卻又與往日不同,指尖剛一碰上腔壁,便引起陣陣痙攣抽搐,這般敏感,應是承歡過度所致。

他將手指抽出,望著指尖上涔涔血絲,眉宇微皺:「撕裂了,師父行了幾次?」

景昔自也看到他指尖血跡,勾了頭低聲:「一次。」

「一次?」沐彥將指尖血絲捻去,半趴在榻上將她雙腿打開,俯身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