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求娶(1 / 2)

寧安公主 竹山 1441 字 2023-06-22

沉南丘沒有說話,安寧也沒有說話。

園子里偶爾飛過幾只蝴蝶,落在花上,短暫停留後又飛走了。

過了許久,安寧嘆了口氣。

沉南丘和賀章不同,賀章和她性子相仿,頗是頑劣,年齡又小,就算粗魯些搪塞過去,也沒甚么關系。

但安寧從小便把沉南丘當做「體弱但可依靠的兄長」對待,她是萬萬做不到對他吼的。

「南丘哥哥。」

安寧喝了口水,清清嗓子,盡量把聲音放得柔和一些:「我已經打聽到了,父皇近兩年並沒有想為我挑選駙馬之意,就算有,我身為天子之女,自然也明白這種事的意義所在……我不希望南丘哥哥為了我犧牲自己的後半生,我也做不成一位賢良的好夫人。我希望你能夠幸福,你明白嗎?」

沉南丘抬眼:「我明白。」

他微微向安寧湊近了些,草葯的清苦香氣也跟著飄了過來。

沉南丘說道:「可是,你怎么知道,我的幸福不會是你呢?」

安寧啞然,她如何不知道這句話蘊含的情意,可她卻怎么也不能接受。

安寧不再去看沉南丘,她望向園中南邊的芍葯:「我不是良人。」

答案已然揭曉。

沉南丘的睫毛顫了顫,他苦笑了一聲:「……如此,我便知道了。」

「我身子不適,今日便陪安安到這里。」沉南丘咳嗽了幾聲,起身欲走,又說道:「安安,若是真的有那一天,我希望你會選擇我。」

「……即便,不幸福也沒關系。」

沉南丘被小廝攙扶著離開了,而安寧卻再也沒看過他一眼。

諾大的園中霎時變得安靜,半晌,只輕輕落下一聲嘆息。

那天的詩會安寧等了許久,沒等到沉南書,只好先離開。

第二天,安寧還在用早膳,沉南書便風風火火地闖進來。

「安寧!安寧!」

安寧粥還沒喝到半碗,聽見她喊便急匆匆地放下,用懷清遞過來的手帕擦了擦嘴,應聲道:「姐姐,我在這兒呢!」

沉南書大步走進來,一屁股坐在安寧身旁,不知是跑過的緣故,她臉頰微紅:「安寧,我要嫁人了。」

「什么?」安寧嚇得筷子都掉在地上。

「我......我......」

沉南書性格豪爽,安寧頭一次見她如此扭捏的模樣。

安寧鎮定了一下,她拉著沉南書的手,頗有些擔憂地問:「姐姐這話從何說來?莫不是師父……」

詩會不過是昨日的事,這短短一個晚上,沉南書便要嫁人,這萬萬不合常理。

「不……不是……」沉南書吞吞吐吐,這才交代了來龍去脈。

原來昨日的詩會並不太平,安寧進門沒多久,鄭榮榮便趕到了。

沉南書深知鄭家和安寧的關系,這詩會帖子本並沒有遞到鄭榮榮手上。

可鄭榮榮是個爭強好勝的性子,這詩會邀請了大半個京圈貴女們,死對頭安寧又在,她哪里會甘心在家中吃茶看曲。鄭家畢竟出了個皇後,皇後又頗為疼惜這個嫡出的侄女,滿京城除了皇室們,便是鄭榮榮最尊貴,她仗著自己的身份,沒帖子倒也來了。

沉南書這幾年來多在軍中,沒想到鄭榮榮會如此做,沒了防備,只能任憑她在這詩會里大肆囂張,聽她不是嫌棄這茶水不好吃,便是嫌棄這果子太甜膩,話中暗諷沉南書只會看兵書,哪里懂得作詩押韻,偏要附庸風雅辦這詩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