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要變天了(1 / 2)

寧安公主 竹山 1248 字 2023-06-22

安寧和李榮楓上了馬車。

安寧上一次見李榮楓還是五年前,皇帝壽宴時他回來過一次。如今李榮楓已經二十有叄,相比較小時候的頑劣,現在顯得更加成熟起來。

安寧扯扯他的衣角,那料子頗是粗劣,磨得指尖都有些刺癢。她抿了抿嘴角,試探地問道:「六哥哥,你過得好嗎?」

安寧有給過李榮楓寄信,李榮楓回寄的都是一些京城沒有的小玩意,卻從沒有回過信。

李榮楓生得更像母親婉妃,婉妃生性和善,他也長了一雙明亮的眼睛,叫人直生親近之意。他低下頭,摸著食指上的玉戒,那是安寧送給他的生誕禮物。

「……安寧。」李榮楓出聲。

安寧應了一聲:「怎么了?」

「我這次回來,恐怕不再回封地了。」李榮楓抬起頭,「我要留京了。」

安寧心下一動,表面卻做出一副天真的欣喜模樣,說道:「真的嗎六哥哥?那太好了!」

李榮楓淡淡一笑,眸中意味不明,「是啊,太好了。」

「那六哥哥住在哪兒呢?」安寧眨眨眼睛,「不如住在我府上吧?」

李榮楓失笑,他拍了拍安寧的頭,打趣道:「一個要及笄的大姑娘了還在這兒胡說些什么,你的那些流言蜚語都傳到我那封地去了,還不收斂些?要不要嫁人了?」

安寧這時候倒不出聲了,她靠在坐墊上,扯著手帕。

李榮楓不用動腦也知道,她這是不開心了。

他收起玩笑的表情,認真地問:「怎么忽然不開心?……是因為及笄?」

安寧悶著,只搖搖頭。

「那是如何?」李榮楓有些摸不著頭腦,「莫不是因為嫁人?可聽聞父皇想留你幾年,並不願你嫁人的啊?」

安寧嘆了口氣:「不是父皇,是我。」

李榮楓皺起眉頭,口氣突然變得有些焦急:「……是你有心上人了?難不成那賀家小子還纏著你?」

安寧搖搖頭,她玩膩了手帕,便又玩起手上的鐲子,把它撥弄來撥弄去,那銀鐲帶著精致的鈴鐺,隨著安寧的擺弄不住發出聲響。

「六哥哥,你我多年情誼,我便也不瞞你。」安寧又把鐲子轉了一圈,「我打算讓沉家大公子和賀家幺子都做我的駙馬。」

鈴鐺的聲音戛然而止,安寧抬起頭,那雙眸子像浸了水的寶石,望向李榮楓時,他心都顫了一下。

小時候,他們第一次見面,她也是這樣望著他。

李榮楓心中復雜,千萬般話語涌到嘴邊,卻又盡數吞了回去。

安寧轉向一邊,撩起車簾,外邊人聲鼎沸,叫賣聲不絕於耳,她看了一會兒,又說道:「我知道這實在是驚世駭俗,六哥哥不能理解實屬情理之中,但只希望哥哥別做那攔路虎。你是知道我性格的,哥哥。」

「我認定的事,從沒人能阻止。」

車內實在安靜,與外面的熱鬧全然相反,一時間只能聽到兩人的呼吸聲。

李榮楓沉默半晌,終於開口,語氣頗有妥協的意味:「這么多年了,我的小安寧還是一點沒變。罷了罷了,我哪里勸得動你,旁的話我也不說,只一點要你記住。」

李榮楓去扯安寧的胳膊,將她拽回自己身邊,兩人目光交匯,這才繼續說道:「有什么事,別瞞著我,我永遠站在你這邊。」

安寧看著那雙眼睛,里面的擔憂和認真做不得假,她嘴角上揚,痛快回答:「是。」

安寧和李榮楓回府用了晚飯,李榮楓便走了。安寧累了一天,便早早洗漱完畢,回屋里歇息去了。